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918|回复: 1
收起左侧

无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29 23:5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伤

一生不过百年,
谈何沧桑?
幸与不幸都是
难言的光环。
纵有心怀佛相的人,
微风中,
荡漾的人,
把消音器悄悄挂到耳边。
我的心也在停止。
每首诗都是伪造的信件,
穿越两个月亮,
最终,变成黄昏芳香的罂粟。
我已醉得说不出话,
却依然嗅到它——
无伤的夜,
白茫茫雾霭,
一条消失的河流。

柴门

替我关上柴门
已是最后一个时辰
再深的梦
也不能将我安慰
告诉我镜子是用来飞的
要穿越人世的叵测
洗净低矮的花纹
对待幻觉
像对待一个爱你的人
要请她原谅
用来隐没的围墙
用来遗忘的伤

月布

年龄,年龄是我的底线。
去年破灭的,
一部分将会回来。
蒙着月布的脸,
在窗外飘荡,欲言又止。
那丝线,
一头在眼里,
一头在虚幻的雾中。
晚风将小区吹得发凉,
我下楼买烟,
母亲在红木沙发上
看电视,我的门钥匙,
遗落在电脑桌前。
想起明天,
明天,是我的生日。
母亲,我想忘了这世界,
要这世界,也忘了我。
发表于 2013-11-11 17:2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似轻又重。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6-3 04:09 , Processed in 0.03619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