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879|回复: 1
收起左侧

东荡子:这里很适合居住和写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16 08: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荡子:这里很适合居住和写作



  东荡子,本名吴波,1964年10月出生于湖南省沅江市东荡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文学院第三届签约作家。出版诗集有《王冠》、《不落下一粒尘埃》、《阿斯加》等。

  约访东荡子时,正值一个暖日,在五仙桥,画家、诗人、雕塑家,十余人围桌而坐。

  坚实的平头、军阀的面孔、斯大林式的胡子,几杯酒落肚,性情燃烧起来的东荡子声音高亢,仿佛要将空气砸出坑来。

  参军、退伍,教书、做生意,青海支边、复旦读书……

  仿佛一切,都是为了让东荡子保持一个漂泊的姿势,直到2005年落户增城。

  去当兵

  “我想反正读书就那个样子,不如当兵去好,对家里人说不读书了也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其实这个名字没有人家想象的那么复杂,它只是一个地名,是我出生的村子,那里就叫东荡子。”东荡子解释说,顺便又补充了一下东荡村的来历,“东荡子的子是一个后缀字,音轻读,没有特别意义。东荡子首先是一个俗名,又叫东荡洲,它们的历史一样久,沅江建市后,这个村子的俗名升级成行政名词,只是将后缀的子字丢了,叫东荡村。”

  东荡子说上高中时成绩不好,读了不到一年便当兵了。不过,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当兵,完全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

  当时,东荡子陪一个朋友到镇上去应征体检。没想到,朋友在第二关就被刷下来了。“我说,我去试试看。就这么随意一试,居然通关过了。我想反正读书就那个样子,不如当兵去好,对家里人说不读书了也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东荡子点燃一支烟,接着说道:“我记得在去部队的火车上,忽然害了眼疾,也就是红眼病,谁见了我都怪怪的,觉得很没面子,那一天正是我的18岁生日呢。”

  东荡子说自当兵以后,就很少有在家乡生活的感觉了,因为以后的日子充满了漂泊的风雨。

  印诗刊

  “为了填满版面,我一晚上写了23首诗,但又不好意思说是自己写的,就想了20个笔名”

  之后的几年,东荡子当过代课老师,帮人照相为生,卖过图书、冰棒,开过小店,当过秘书,编过书,甚至还跑去西北支边。

  1987年7月,刚进入炎热的夏天,东荡子突然觉得经营一家饭店很傻,因为他要做一个诗人。

  于是,东荡子卖掉摩托车,卖掉照相机,去县城租了一套老式商品房,木质结构的,墙上糊满了白纸,只有一个天窗,在里面住了近两年时间,中间去过鲁院,又去了复旦,但又都回到了这个房间。

  “我在诗歌路上的起步便是从这个房间开始。”东荡子说。在此期间,东荡子组织了一个诗社,并印发了《青年时报》。“说起来很有意思,”东荡子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为了填满版面,我一晚上写了23首诗,但又不好意思说是自己写的,就想了20个笔名。后来有一首入选了《绿风》,这是我公开发表的第一首诗。”

  去深圳

  “进了深圳的第一个晚上,当我与朋友怀着美好的期待在街头散步时,就被警察逮个正着”

  酒桌上,东荡子神采奕奕,很有东晋名士风度。

  第一次来广州,大约在1992年10月,东荡子和一个朋友想去深圳打工,便先来到了广州。

  “那个时候去深圳可没现在这么自由,要特别通行证,可是,我和朋友什么证件也没有,怎么办呢?”讲起往事东荡子笑起来。那时候,正是老兵退伍的季节,东荡子落脚的地方叫梅花园,一个老乡告诉他,搞到一张退伍证也许能过去。于是,他们拿着老乡搞来的假退伍证,真的很顺利地就进了深圳。

  然后,好运气并不总是有。“进了深圳的第一个晚上,当我与朋友怀着美好的期待在街头散步时,就被警察逮个正着。警察要求查看证件,我们把退伍证拿出来,巡警发现是假的,当场撕个粉碎,并且勒令我们明天就离开深圳。”

  “当时,我的心一下子也随着纸片碎了一地,赶紧回到旅店不敢出来。那天夜里,在蚊子的围攻下,我在一张烟纸上写下一段话,随手放进了牛仔裤口袋里;多年后,翻出来一看,自己都震惊了,那是一首很漂亮的诗啊。”

  驻广州

  “那时候没有手机,大家就像约定好了一样,每个周末从不缺席”

  对东荡子而言,真正体验广州则要从“太和楼”开始。

  1995年东荡子放弃深圳的高薪工作,来到广州,因为“女朋友在广州”。

  之后短短两年,留在东荡子和女友脑海里,最深刻的莫过于搬家,因为接连搬了七八次家。黄埔、小北、杨箕、林和、石牌,后来在太和,再后来又搬到梅花园。“不经意,就住了大半个广州。”

  在太和居住的时光,让东荡子颇为怀念。因为“当时在广州比较活跃的一些诗人,每个周末,都要来我家一聚,从不间断。”东荡子说这些的时显得很是兴奋,“尤其是世宾,骑摩托车从100公里外鹤山赶来,风雨无阻,聚在一起聊诗歌,谈理想,经常通宵达旦。”

  之后,这种沙龙式的聚会一直延续到东荡子迁居梅花园,那时每周末来的人更多了,诗人、歌手、记者、画家等,也因此认识了更多朋友。“那时候没有手机,大家就像约定好了一样,每个周末从不缺席。”

  每次聚会,东荡子少不了要拿出几道拿手菜:红烧肉、红烧猪蹄……然后对酒当歌,几多欢乐。

  这种漂泊直到2005年,随着东荡子将户口落入增城才算告一段落。“这里环境很好,适合居住和写作。我在增城的几年时间里写的东西比过去的加起来还要多。”也许是厌烦了漂泊,也许是很满意现在,言语间,东荡子洋溢着欣慰的笑容。

                          (2012年12月05日金羊网-新快报 曹洪梅)


发表于 2013-10-20 22: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或许天堂里有需要维修的栅栏~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8 11:45 , Processed in 0.03431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