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684|回复: 0
收起左侧

坐怀不乱(6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1 22:4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萧吾非吾 于 2013-10-1 22:47 编辑

坐怀不乱(6首)         
              萧吾非吾
   


《末日 最后来上一次》
时间来不及了
我得代表人类
把男女间的那事
最后来上一次
我得让血脉之根
以史无前例的平静
进入生命之门
或许只有这样
我们才有可能
把生命
引到光明的地方去

此刻  我为什么
不使用纯粹的口语
又为什么
我的眼角有些湿润
是因为
我突然对男女的性器
充满敬畏和感恩


   《在车上我耗时长达20余分钟》
车到石桐树街上
上来一女的
坐在过道的左边
坐在右边的我
眼睛原本倾斜的角度
刚好可以
看见她的臀
而看不出
丝毫故意的痕迹

以56岁的高龄
面对肉体的臀
抑或文字的臀
除了臀本身
我耗时
长达20余分钟
硬是看不出
任何别的意义


   《心灵的窗户》
庭院中的孩子
有五六个  他们
把信乐团的《死了也要爱》
和花儿乐队的《化蝶飞》
翻唱成儿歌
而在庭院的另一角
公鸡懒得转拐
干脆把脚下的路
走到母鸡的背上
孩子在恋爱吗
公鸡瞎了眼吗
这心灵的窗户怎么啦
我赶紧把眼睛关上

但我刚关上眼睛
天就刷地一下全黑了
我又不得不看着
那些成年男女
又开始在性与爱之间
掀起一场
全民健身运动


   《坐怀不乱》
年轻的时侯
没有什么不可以
可在三十岁生日的那天
我竟然对老婆说
如果有一天老了
有些事
大约是不可以的

现在 我正行走在
过去所说的“有一天”
我已学会随便说话
随便呼吸吐纳
散漫在生活之中
而目光 也学会
在诗歌里面
坐怀不乱
只偶尔于无意间
掠过乳峰


   《夏日的风中》
在太阳下面
她们不是故意的

到底是裙子
撩起的风
还是风
撩起的裙子
近来眼力下滑
我没看清

我只看见
美丽就亮在
让人仰视的高度
那地儿你就是踮足
也难轻易触摸
而且 还有可能
会让你差点叫出声来
——这生命痒啊
这生活爽啊

啊这几日热得真象夏天
啊过几日就不再是夏天
啊我不知道
该怎样抒情啊
但对美丽的热爱
一如对自己的坚持
须得拿出一生


   《动眼不动手》

气温升高了
城市在减衣
城市的减衣运动
点到玉腿为止

于是 便有一条玉腿
在大街上晃动
(备注:一条玉腿
在代表
无数条玉腿的情况下
是可以
在大街上晃动的)

君子上下而跟着
动眼不动手
而且君子的眼
只在你不留神时
轻轻地
动那么一下


诗后语:
    早些时候,当有人对玉上烟、子衣的性诗展开争论时,我曾在事外想过:关于诗涉性爱,只要不是出于引人注目的策略,通过诗歌去触摸比文化比观念更深的生命原在,没有什么不可以。要考虑的是应该怎样导向智性和高蹈。支持或反对均应去执。         
    有感于人类从任由性器在胯间招摇过市到学会穿裤子这一过程之漫长/之艰辛,多少得些启示,以为从赤裸到遮掩便是由兽向人的不断趋近,因此不宜将性器公然亮在诗生活中。我只想在文字中偶尔(只是偶尔)触及生命中的性意识,并充分顾及到诗的受众己被文化因子侵入骨血的客观存在,不至于让诗写堕入恶俗。比如“血脉之根”、比如“生命之门”,即是我对男女性器的庄严命名。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6-4 04:01 , Processed in 0.035475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