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8527|回复: 34
收起左侧

丹妮斯•莱维托芙(6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23 21: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tonescott 于 2013-9-23 21:49 编辑

消逝-----丹妮斯•莱维托芙

那个精灵曾出没在水面之上
此刻走过深草:
所到之处,植物闪着银光。

来自四方的风息,正午的太阳,
这些都是精灵的不同形态,
借助光,我们见证微风,气息,光。

无数的杂草,俯身起立,默默地
念着和散那,当这个精灵
摇动他们然后亮闪闪地移动

一次次,在山地牧场之上
在某个春日,在针孔
空间和时间似一条丝绸滑过。

Passage-----by Denise Levertov

The spirit that walked upon the face of the waters
Walks the meadow of long grass:
Green shines to silver where the spirit passes.

Wind from the compass points, sun at meridian,
These are forms the spirit enters,
breath, ruach, light that is witness and by which we witness.

The grasses numberless, bowing and rising, silently
Cry hosanna as the spirit
moves them and moves burnishing

over and again upon mountain pastures
a day of spring, a needle’s eye
space and time are passing through like a swathe of silk.

*****hosanna和散那(赞美和崇敬上帝的呼喊声).


亚当的怨言-----丹妮斯•莱维托芙

有些人
无论你给予他们什么,
他们还想得到月亮。

给予面包,
盐,
鸡胸肉和鸡腿肉,
他们饥饿依旧。

给予婚床
和摇篮,
他们依然腾空双臂。

你给予他们土地,
他们脚下的那方土地,
他们依然奔向远方。

给予水:给他们挖最深的井,
可是那还不够深
难以从中喝到月亮。

Adam’s Complaint -----by Denise Levertov

Some people,
no matter what you give them,
still want the moon.

The bread,
the salt,
white meat and dark,
still hungry.

The marriage bed
and the cradle,
still empty arms.

You give them land,
their own earth under their feet,
still they take to the roads.

And water: dig them the deepest well,
still it’s not deep enough
to drink the moon from.


渴望明月-----丹妮斯•莱维托芙

不是明月。花
在水一方。

水波涌动,
拖拽着一整棵树,

一座谷仓,一座桥。花
在彼岸吟唱。

不是花,一只鸟啼叫
隐没在黑暗的树丛,音乐

在水波之上,营造一片寂静
从河面上褐色的褶皱。

明月。不,一个小伙子漫步
在树下。有一些灯笼

在叶丛之间。
温柔,智慧,快乐,

他的脸庞神采飞扬,
在彼岸我如特写般注视它。

小丑。铃铛的乐音响起来,
庄重地,一首悲歌,

河岸上,我随着曲子起舞。

Wanting The Moon-----by Denise Levertov

Not the moon. A flower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water.

The water sweeps past in flood,
dragging a whole tree by the hair,

a barn, a bridge. The flower
sings on the far bank.

Not a flower, a bird calling
hidden among the darkest trees, music

over the water, making a silence
out of the brown folds of the river's cloak.

The moon. No, a young man walking
under the trees. There are lanterns

among the leaves.
Tender, wise, merry,

his face is awake with its own light,
I see it across the water as if close up.

A jester. The music rings from his bells,
gravely, a tune of sorrow,

I dance to it on my riverbank.


致一条蛇-----丹妮斯•莱维托芙

青蛇,我把你悬绕在颈项
轻抚你冰冷脉动的喉咙
你朝我发出嘶嘶声,箭状的金鳞
闪着光,我感到了
双肩上你的重量,
你的低语有银子的冷淡
就响在我的耳边——

青蛇——我向我的同伴发誓
你肯定没有恶意!老实说
我没把握,也没奢望,只是渴望
抱着你,为了那份快乐,
它留下
一道长长的快乐的痕迹,叶子摆动
你渐渐消失于
草的图案和阴影里,我重新回到了
一个忧郁的早晨,微笑却恍惚。

To the Snake-----by Denise Levertov

Green Snake, when I hung you round my neck
and stroked your cold, pulsing throat
as you hissed to me, glinting
arrowy gold scales, and I felt
the weight of you on my shoulders,
and the whispering silver of your dryness
sounded close at my ears –

Green Snake--I swore to my companions that certainly
you were harmless! But truly
I had no certainty, and no hope, only desiring
to hold you, for that joy,
which left
a long wake of pleasure, as the leaves moved
and you faded into the pattern
of grass and shadows, and I returned
smiling and haunted, to a dark morning.


呼吸-----丹妮斯•莱维托芙

一份绝对的
耐心。
树木蹲站
在雾里
高高地。雾气
缓缓向山上
漂拂。
白色的
蜘蛛网,草木
倒伏,鹿子在那里
寻觅过苹果。
林子
从溪流
到雾气上的
山顶,飞鸟
不见踪迹。
多么绝对,只
剩下
快乐本身,一声呼吸
寂静而难以听见。

The Breathing-----by Denise Levertov

An absolute
patience.
Trees stand
up to their knees in
fog. The fog
slowly flows
uphill.
White
cobwebs, the grass
leaning where deer
have looked for apples.
The woods
from brook to where
the top of the hill looks
over the fog, send up
not one bird.
So absolute, it is
no other than
happiness itself, a breathing
too quiet to hear.


侵扰-----丹妮斯•莱维托芙

在我砍掉双手
并长出新手之后

旧手从前所渴望得到的东西
出现了,要求被轻轻晃动。

我那被挖出的双眼
枯死了,新的已经长成

我从前为之哭泣的东西
出现了,要求得到怜悯。

Intrusion-----by Denise Levertov

After I had cut off my hands
and grown new ones

something my former hands had longed for
came and asked to be rocked.

After my plucked out eyes
had withered, and new ones grown

something my former eyes had wept for
came asking to be pitied.
发表于 2013-9-24 09: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

莱维尔托芙 / 阿九译

那曾在水面上运行的灵
正走过没膝的草场:
那灵所到之处,绿草就发出银光。

那自四面到临的风,天顶的太阳,
是这灵所进入的形体,
气息。圣灵。光,它的见证亦使我们见证。

无以计数的草,绵延拜倒起身,
默念着和散那,当这灵
在闪亮的运行中将它们触动

一次,又一次,在山坡的草场,
在一个春日,一个针眼里,
时间和空间像一根丝带穿越。
 楼主| 发表于 2013-9-24 11: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常客 发表于 2013-9-24 09:23
穿越

莱维尔托芙 / 阿九译

您觉得阿九对这首诗歌的翻译很到位?
发表于 2013-9-24 12: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stonescott 发表于 2013-9-24 11:55
您觉得阿九对这首诗歌的翻译很到位?

他翻译得还可以,您翻译得也很好。但有一处似乎理解错了。burnish的宾语应该a day of spring。学习!
发表于 2013-9-24 14: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九 于 2013-9-24 14:30 编辑

我是阿九,谢谢你的帖子和问题。我2001年左右翻译了这首诗。你的帖子让我们正好可以交流一下。我的译文是否到位?我觉得基本上是到位的。当然,如果我再译一遍,会有新的思考。事实上,我多次想重译此诗,但每一次都觉得,我第一次译的时候被圣灵充满,那种珍贵的瞬间超越了我译大部分诗时冷静的遣词造句。

现在我们看看具体的语句:

[1]  先看题目:Passage这个题目的意思在最后两行有暗示:passing through a needle’s eye(穿过针眼),而“针眼”是圣经中的重要隐喻,在《圣经》马太、马可和路加三部福音书里都有“富人进天国比骆驼穿针眼还难”的命题。而犹太教故事里更有这样的说法:神说,只要你在心里给我开一个针眼让我进来,我就必为你敞开大门让你连同你的骆驼也能进来得到永生。因此,本诗里“针眼”隐喻的核心意义就是“穿过,穿越”。你译作“消逝”,我认为不到位。

[2] 第一行。我们来看看这首诗的大语境:这是一首很属灵的诗,其中有一些词汇直接来自《圣经》。“运行”一词来自《创世纪》1章2节。我读了你的译文,第一感就是你也许没有读过《圣经》。比如,你将spirit(圣灵、上帝的灵)译作“精灵”,一首属灵的诗在你的译文里就变成了童话。“出没”一词更加强了这种印象。

[3] 第四行。Ruach在希伯来语里就是“灵、圣灵”或者说“宇宙之灵”的意思,也就是第一行里说的那个运行在水面的Ruach Elohim(神的灵)。如果译成“风息”,我想是不到位的。

[4] These are forms the spirit enters, / breath, ruach, light that is witness and by which we witness.
如果以散文方式翻译,这句的意思是:“圣灵以这样的一些形体显现:[人的]生息、[宇宙万物之]灵、还有作为见证的光,而我们也因着光而见证了这一切。”

[5]  move一词,显然不是机械地“移动”事物,而是“打动”和触及其灵魂。所以,我选择用“触动”。

[6] space and time are passing through like a swathe of silk. 这里,我的理解正如第[1]条里说过的,时空的穿越是世界与神的双向敞开和接受:受造之物只要向造物主敞开针眼一样大的心扉,神就会让受造之物毫无障碍地进入天国。注意,passing through(穿越、穿过)和单单一个passing(消逝、去了、死了)的意思区别很大。这里的穿越是一种得胜和重生。



 楼主| 发表于 2013-9-24 15: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常客和阿九!
1. 事实上,我很欣赏阿九的译文,所以才认识了Denise Levertov,找来英文诗歌来牛刀小试。
2. 我个人觉得这首诗的关键点之一在“These are forms the spirit enters, /breath, ruach, light that is witness and by which we witness."
3. 我不懂希伯来语,spirit处理为“灵”,太虚。
4. 对这首英文诗,我的理解真的没有阿九兄如此深刻,这只是书写自然的诗,很美。

发表于 2013-9-24 16: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阿九的帖子,受教了。继续讨论。

【1】“消逝”的确有些不恰当。可供选择的词还有“经过”,“穿过”,保留愿意。至于“穿越”式的功德圆满,那得看人的造化了。
诗中有:Green shines to silver where the spirit passes.
【2】spirit, 灵,圣灵。曾在水域上行走的圣灵。圣经有一句话,大意是The Spirit of God moved upon the face of the waters.
【3】ruach字典里的解释是breath, wind, spirit, mind. 气息+圣灵。汉语里没有相应的表达。
而且中国基督徒心中的圣灵跟西方基督徒的圣灵是一码事吗?不知道。
我更倾向于ruach跟breath是一回事。The ruach of God is in my nostrils.
【4】These are forms the spirit enters, / breath, ruach, light that is witness and by which we witness.
forms应该指的是前面的Wind from the compass points, sun at meridian。
breath, ruach, light这里有些费解。我基本同意阿九兄的处理,也就是翻译时在breath, ruach后面用句号。因为只有witness是见证,用眼睛看得见。但我不确定这样理解的正确性。
气息,圣灵和光见证了上帝的存在,而通过气息,圣灵和光,我们也见证了上帝的存在。
是不是这样呢?不知道。
【5】大意是,时间空间穿过针眼,就好比线穿过针眼一样。

疑问:
burnish的宾语是不是a day of spring?

谢谢!
发表于 2013-9-24 18: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同仁好。
关于莱维托芙的这首诗,我个人认为阿九翻译的很到位。事实上,在看到阿九的翻译之前,我翻译了大概五十多首她的诗歌(不包括这首“passage”),并且阅读了她的一些评论和资料,以及她和威廉姆斯的通信,也非常喜欢她的诗歌,但直到看见阿九的翻译,我才意识到我自己对她的翻译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她的诗歌中的宗教氛围。我注意了她诗歌的形而上学意味和抒情意味,却将她翻译得过于世俗化了。
由于一些个人的原因,我一直抗拒读《圣经》,不大能进入那种宗教语境,这个缺憾也就这样留下了。暂时也不打算修订这些翻译。

附上我当时为《绿风》杂志写的译介,供大家参考:

  丹尼斯 莱维托芙的译介
  
  倪志娟
  
  丹妮斯 莱维托芙(Denise Levertov),1923年出生于英国埃塞克斯郡的伊尔福。她的母亲是威尔士人,喜爱文学;她的父亲是信仰哈西德教的犹太人,后来改信基督教,在莱维托芙出生之前定居英国,并成为英国国教会的牧师。莱维托芙从小受到极好的家庭教育,五岁时立志成为一名作家,十七岁时在《诗季刊》上发表了她的第一首诗。1946年,她的第一本诗集《重影》出版,被评论为“新浪漫派”诗人之一。1947年,莱维托芙与美国作家米切尔 古德曼结婚,一年后移民美国。1956 年,莱维托芙夫加入美国国籍,成为美国公民。同年,她出版了到美国后的第一本诗集《此时此地》,这本书使她成为美国先锋派中的一个重要诗人。
  在美国期间,莱维托芙接触到大量现代主义诗人,包括爱默生、梭罗、庞德、威廉姆 卡洛斯 威廉姆斯等诗人,后来与黑山派诗人交往密切,尤其受到其中的罗伯特 克瑞里(Robert Creeley)和罗伯特 邓肯(Robert Duncan)等诗人的影响。莱维托芙承认自己所受到的这种影响,但她拒绝接受任何一个流派。她始终以开放的姿态学习各种诗歌表达形式,致力于寻找自己的声音。1960年代,她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许多评论家也认为,莱维托芙在1960年代的诗歌代表了她的主要成就。
  政治题材在莱维托芙的作品中占有极重的份量。这一部分诗歌一方面表现个人对社会的积极干预,她相信通过个人的想象和个体经验的表达,可以促使社会的变革;另一方面表现战争和暴力所带来的苦难。莱维托芙政治题材的诗歌注重直接的描写和尖锐思考,但她注重用优美的语言和细腻的情感来做一种平衡,试图同时呈现语言之美与人类暴力的丑陋。她的诗歌追求一种对话似的交流氛围,具有强烈的亲和力,无论是对战争的思考还是对其他政治事件的抨击,都渗透着一种东方式的慈悲情怀。她本人也积极介入现实,从1960年代开始,她参与了反越战以及后来的反海湾战争的政治运动,并积极参与环保运动和反核武器运动。担任《国家》杂志的诗歌编辑期间,她以杂志为阵地,支持当时的各种反战运动和女性主义运动。
  莱维托芙的诗歌结合了视觉神秘主义和对日常生活的关注。她强调诗歌与外在世界的完整联系,注重表现客体事物的稳定特性,对客体进行细致的描写。同时,她又强调视觉投射,以视觉为灯光、为放大镜,极力使客体世界显示出其神秘的一面。她于1951年开始与威廉姆斯通信,这种通信对她产生了深远影响。她对客观世界的重视,其实也受到威廉姆斯“只要物,不要理念”这一诗歌宗旨的影响,但是莱维托芙利用自己的视觉观察和梦幻色彩对这一宗旨做了修正。
  经过多年的政治运动实践和诗歌表达,莱维托芙最终得出的结论却是:美、诗歌和政治无法合一。于是她逐渐转向了宗教,最终成为一名罗马天主教徒。事实上,因为家庭缘故,莱维托芙很小就接受了宗教的影响,她从父亲那里了解了犹太教和基督教。她坚信,她的出生和家族渊源与她的写作具有内在的深刻联系。黑山派诗人推崇的神秘主义,爱默生和梭罗的超验主义都与她从小受到的宗教影响产生一种内在的呼应。在她后期的诗歌中,宗教更是成为一个重要主题。
  在她涉及宗教题材的诗歌中,有一个非常关键的主题是表达个人的精神提升之旅。她早期的宗教诗歌弥漫着一种渴望、追寻和空虚的情绪,致力于探求生命的意义,而后期的宗教诗歌则开始深入对灵魂与真理的理解。这正是她本人的精神历程。
  此外,婚姻与爱情也是莱维托芙的一个重要诗歌主题。1975年和丈夫离婚之后,她仍会经常回到这个主题,不过她从不以自白的方式袒露自己的情感隐秘。
  莱维托芙在生命的后半期投身于教育事业,先后任教布兰代斯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塔夫茨大学和华盛顿大学,从1982年到1993年,她在斯坦福大学任教,在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市度过了生命的最后阶段,1997年12月,因淋巴瘤综合症去世,享年七十四岁。
  作为诗人、政治活动家、教师和评论家,莱维托芙经历了丰富的一生。她始终追求作为个体、作为诗人与社会人之间的平衡,也从未回避自己的社会责任。她创作了包含独特视角、多元文化传统和道德使命感的诗歌,为她选择为终身归宿的国度——美国作出了其特有的贡献。
 楼主| 发表于 2013-9-24 19:4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tonescott 于 2013-9-24 20:15 编辑

认真拜读了各位的留言,受益匪浅。
 楼主| 发表于 2013-9-24 20: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常客 发表于 2013-9-24 16:01
学习阿九的帖子,受教了。继续讨论。

【1】“消逝”的确有些不恰当。可供选择的词还有“经过”,“穿过” ...

burnish的宾语应该a day of spring,个人觉得这种提法不可取,动词与宾语的跨度太大;此外这里的burnishing应该理解为主语补语比较恰当,但是在翻译时处理为状语。
发表于 2013-9-25 04:29: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tonescott 发表于 2013-9-24 19:44
认真拜读了各位的留言,受益匪浅。

为什么删掉那些评论性的文字呢?我觉得挺好的啊。
评论就是评论。
翻译是严谨的,评论是自由的。这是个论坛啊。
说实话,我翻译不了你那么好,直到看到阿九兄的。但我不得不说,你的译本也很优秀。打动我的,是你的严谨,绝少游戏的笔墨。深草,我就想不出这个词儿。这个深草就比阿九的好。你的翻译个别之处只是表达上的偏差,但我懂你的意思。比如消逝,我完全领会你当时的考虑。再如灵,我也承认它的局限性,比如this spirit,就不好处理,这个灵?这个圣灵?可是在基督徒看来,没有这个或者那个,只有一个神。
再说我的问题。我觉得优秀的文本经得起推敲,这首也不例外。按照你的解释,我无法理解语法的完整性和正确性。
另外,compass points, meridian, 我觉得在意译中失去了很多。
发表于 2013-9-25 04:40: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你关于翻译的方法的问题。我的看法是先是理解正确,然后再动笔翻译。这是废话,没错。但恕我直言,在这个论坛里,我们从来不缺少什么翻译,我们缺少的是切实的理解。对理解的准确性和完整性的追求,有时会让人甚至放弃翻译的尝试。因为毕竟,我们不能为翻译而翻译。
 楼主| 发表于 2013-9-25 07:5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tonescott 于 2013-9-25 08:51 编辑
常客 发表于 2013-9-25 04:29
为什么删掉那些评论性的文字呢?我觉得挺好的啊。
评论就是评论。
翻译是严谨的,评论是自由的。这是个论 ...


删除那些评论性的文字,觉得可能会伤害到有些人(伤人并不是我的本意,还是厚道些吧)。文字摆放在那里,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感受,这些你我都明白的。
标题passage与pass 有关联,passage----process of passing 过; 经过,例如: the passage of time 时间的推移.
 楼主| 发表于 2013-9-25 07: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常客 发表于 2013-9-25 04:40
还有你关于翻译的方法的问题。我的看法是先是理解正确,然后再动笔翻译。这是废话,没错。但恕我直言,在这 ...

所以,有时候,当我们读到一首英文诗,却读到了好几首截然不同的翻译版本,差别之大,大到无形
发表于 2013-9-25 08:50:25 | 显示全部楼层
stonescott 发表于 2013-9-25 07:50
删除那些评论性的文字,觉得可能会伤害到有些人(伤人并不是我的本意,还是厚道写吧)。文字摆放在那里, ...

说得有道理。
 楼主| 发表于 2013-9-25 09: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常客 发表于 2013-9-25 04:29
为什么删掉那些评论性的文字呢?我觉得挺好的啊。
评论就是评论。
翻译是严谨的,评论是自由的。这是个论 ...

“另外,compass points, meridian, 我觉得在意译中失去了很多。”

作者借助了天文、地理方面的科技词汇来诠释生活中的现象,确实很难让这些词汇进入诗歌,所以就必须领会它们的意思,然后用汉语诗歌的语言传达出来。翻译需要严谨,也需要灵活和自由。你说呢?
发表于 2013-9-25 14: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九 于 2013-9-25 14:22 编辑

谢谢More君美言。你译的莱维尔托芙令人印象深刻。我也曾译了十来首,而且有趣的是,我们各自译的诗很少有重合。

这首Passage的标点很随便,所以出现不少歧义。最后一行 space and time are passing through like a swathe of silk. 主语谓语都有,可以单独成句。那么它前面某个位置必然有个句号来终止前面一句。它前面的部分当然也可能是一些状语,但这些状语总得有个开头。由此可见,作者肯定是在哪里漏了一个句号,在burnishing后面某处。这才造成了断句的不确定性。至于逗号,省略得更多。当然,作者也许另有企图,即为了表现一种自由、飘逸、无碍飞行的状态。

常客君问,burnishing 的宾语是不是a day of spring。虽然距离较远,但确实有这种可能。甚至,这里的burnishing可以有好两个宾语:春日、针眼,也就是说,burnishing + (状语1: over and again)+ (状语2: upon mountain pastures) + (宾语1: a day of spring) + (宾语2: a needle's eye)。莱维尔托夫在枚举事物时,最后二者间一般不用and连接。当然,最终得看作者自己会怎么去念这几行,在哪里断句。

中间这一节:
Wind from the compass points, sun at meridian,
These are forms the spirit enters,
breath, ruach, light that is witness and by which we witness.
的标点和句法也很混乱。所以,几乎不能指望读者会有一致的理解。作者看起来处于迷狂状态。这在她的诗里是很少见的。
发表于 2013-9-25 17: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阿九兄。

我想a day of spring和a needle’s eye是同位语吧。而a needle's eye则是passing through的宾语。这是对结构的基本理解。
the needle's eye让人马上联想起阿九兄的那个注明的典故。但似乎这里的说教意味不太强,不如Matthew里的说教强——富人想去上帝之国,比骆驼穿过针孔都难。

阿九兄的第二例。从语感来看,forms似乎就是前面的wind from the compass points, sun at meridian. 既然是形式,就是具体的东西。
breath, ruach, light that is witness and by which we witness. 句法稍微有些乱,但意思是很清楚的。我认为breath, ruach, light是一体的,所以中间没有用and, 后面用的是is (witness). which指的也是breath, ruach, light.
发表于 2013-9-25 17: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stonescott 发表于 2013-9-25 09:01
“另外,compass points, meridian, 我觉得在意译中失去了很多。”

作者借助了天文、地理方面的科技词汇 ...

有道理,谢谢!

但我还是建议直译,原因是更接近于原意。compass point: Any of 32 horizontal directions indicated on the card of a compass. 罗盘上的经点。有的翻译成了罗经点。

来自罗经点的风,子午线上的太阳。
发表于 2013-9-26 11: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非常喜欢翻译论坛这种温暖的交流氛围,现在论坛模式确实衰落很多了,幸好还有诸君在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3 09:06 , Processed in 0.05378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