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472|回复: 1
收起左侧

读凯特琳的《墨水》和肖开愚的《一次抵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4 22: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丛文 于 2013-9-4 22:28 编辑

    对于《墨水》这首诗,它的隐秘、晦涩,它对意义的某种抵制让我产生了一种好奇心。这首诗也自然让我想起肖开愚一首名为《一次抵制》的诗。

    我们能否透过斑驳的墨迹来窥视诗行里某些真切的意蕴呢?人类用墨水书写的历史已经持续了数千年,它一层层累积下来的黑(purest black)遮蔽了多少真实。在《墨水》里,诗人开篇说“我的心脏是一只紫红的茄子/它栖息在黑暗的深处”,心脏所在的位置导致了它的晦涩。但是,我们知道,或者说我们愿意认为心脏是生命的某种源泉或本真的东西。虽然像梦,但它“可以握在手中”,可以感知到它的“那样博动”,它的“光滑,温暖,嘀嘀咕咕”。的确,我们不能奢望直取真实或者自我意义的核心。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血液的脉动,去研习它的种种症候,去了知它的真实自我的丝丝痕迹。美国诗人亨利﹒科尔(Henri Cole)在一次访谈中就说过,“也许,对于真实的追问和对于自我的追问是一回事。一首抒情诗,就是对其中某次有关人性为何(what it is to be human)的追问过程所测得的核磁共振图谱(MRI)。”

    我们继续“往深处看,深到你能看见/在我的血液里,有石灰、刺蕊草和纯黑墨水/划出的带状条纹的痕迹”,这些痕迹的图谱显示出某个人或者族类的心灵史。生活、自然和文明(分别对应于石灰、刺蕊草和纯黑墨水)都在它上面烙下了印痕,这就是诗人通过举喻向我们提供的关于真实和自我的初步图谱,这也是一幅关于人类历史和现实的真实图画。然而,诗人所追寻的还远不止于此。

   "如果你看得再深一些/当太阳正好从那个角度照射到我/我变得完全透明”。真有一个恰倒好处角度,会使我们或者意义的核心变为一个完全的透明物,能显现出自身吗?或许这种领悟需要艰难的旅程和几番周折,在《一次抵制》里,诗人也表达了寻求这种角度的艰辛。本来有 “更好的冒充”、“一些忍耐”但似乎总是跟不上节奏,于是又“经过提速”,但是“我来得早了”,甚至“还是不够匹配你的依然先进,依然突兀,/甚至决断,反而纵容了我的加倍的迟钝”,我们似乎始终处在不能匹配,不能对位的尴尬境地。那个我们所欲达到的契合、匹配的终结究竟在哪里?在《墨水》里,诗人描述了这样的契合,“我的躯壳和它可包容的一切,消失殆尽”,这是一种自我消融和否定,也是一种自我超越式的大彻大悟。我们应为之欣喜呢?还是应该为之感到失落呢?难道这空无痕迹的白纸竟是我们不断追寻的那张终极的图谱吗?这的确是我们透过层层墨迹的遮盖,最终所能看到的真相本身。恰如肖开愚在《一次抵制》里说的,在大地上,剥开“几个省份”的“寂寞的果皮”,而最后“这果核般的地点也是从车窗扔下,/像草率、误解、易于忽略的装置”,这颗我们期盼的终结的“果核”,这个历经多个省份而达到的终点站,难道真的仅仅是草率、误解、易于忽略的一个装置吗?这便是意义的真实核心吗?

    即便如此,这对于空无之境的彻悟也只有那么一瞬,那是我们“无法握住”的一瞬。“心一跳,我倏尔又变成坚实的整体/这时,我的思想不再透明”。存在只有在它被我们凝视所关注的那个瞬间被意识,它的意义瞬间闪现,倏尔又陷入它无名的混沌里。这是墨迹的召唤,也是集体无意识的某种强烈的诱惑所致。

    一种在零度边界状态的写作,无异于在刀锋上的行走。生产这样一个临界的文本几乎是不可能的,需要在有意和无意之间锤炼走钢丝的高超技艺。阅读这样的临界文本,需要极其特别的角度,而这个唯一的角度还得仰仗上天的恩赐:“当太阳正好从那个角度照射到我”。这种难以企求的一瞬灵光,是否意味着诗人对灵感说的重温呢?

    肖开愚有自己不同的诗学阐释。他说,“我知道,一切意外都源于各就各位,/任何周密,任何疏漏,都是匠心越轨,/不过,操纵不如窥视,局部依靠阻止”。只是在他这里,外力的影响被减弱了,他不相信有某种上天的操纵,除了精心布阵,“匠心越轨”,还需要局部的阻止来进行必要的抵制。这种抵制也许类似于巴尔特意义上的抵制,也许还有诗艺层次上的节制。

    这两首诗都使用了多级含蓄意指的生成机制(ERC)RC,层层叠加,使得诗歌意义的单位似乎向着文本整体的尺度靠近,意义的方程式包含了过多的函数转换式。比如,《墨水》的作者借用色谱学来喻示诗学的、生命的意义时,说“心脏是一只紫红的茄子”,在色谱学里紫色是可以经由红色(血液)、白色(石灰)和黑色(墨水)调和出来的,正是这些元素在诗人的心灵史中留下了烙印,而使心成其为紫色。绕了这么大的圈子,诗人在晦涩和透明两极状态之间,似乎偏好于紫色,或许这些并非出于诗人自身的选择,而是某种现实压力所致。肖开愚呢,诗的开头说道“果皮”,而临近尾声才提到了“果核”,通过整个事象对意义真实性予以揭露。还有对于匹配、契合之难达成的比拟也是绕了不小的圈子,什么“忍耐”、“提速”、“先进”、“迟钝”等等。

    诗意可以通透灵气,也可以繁杂、斑驳,甚至可以是神秘和晦涩的。一首诗可以通过极其隐秘的路径来求取意外的契合和惊喜。不过这种曲径通幽,主要应该是表达层面的,而不应该属于文本的表述层。《墨水》虽也晦涩,但是它的每个细节在表述层上都是可以通约的。只是,简单的阅读很难捕捉这首诗的深层意蕴,很难求取超越其文本表述层外的言外之意(增值的诗意价值)。在诗意单位的尺度上,可以通过一个意象对子,也可以通过一系列的意象群,甚至在文本的整体尺寸上的隐喻来实现诗的趣旨。但是,在《一次抵制》里,诗人写到“因为必须的未来是公式挥泪”,我不认为“公式挥泪”是我们“必须的未来”。我觉得这样的措词,也许是因追求“依然”的“突兀”之刃,而终未能在刀锋上把持得住而坠入悬崖里。单就从表述层上看,能指断裂了,当能指本身的书写被武断地割裂时,它的符号功能就必然在破碎的能指中夭折,它还怎么能去实施有效的抵制呢?对于语言或者被它挟持的文化意识,要进行任何有效的抵制,都必然是在语言和文化意识的边界上来实现的。

2006-10-15

【今天再读《抵制》一诗,似有新的看法,所以特地将该文搜索出来,以便补充一点看法,就是对“未来是公式挥泪”的读解,其“公式”,似谐音“共识”,联系该诗,既是对于未来知音的期待,也暗示这将是未来诗学的共识。/2013-9-4】


发表于 2015-12-29 18: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晓芸 于 2015-12-29 19:27 编辑


墨水


凯特琳-斯蒂夫

我的心脏是一只紫红的茄子
它栖息在黑暗的深处
就像可以握在手中的一个梦,那样博动,
光滑,温暖,嘀嘀咕咕
往深处看,深到你能看见
在我的血液里,有石灰、刺蕊草和纯黑墨水
划出的带状条纹的痕迹。
如果你看得再深一些
当太阳正好从那个角度照射到我
我变得完全透明
我的躯壳和它可包容的一切,消失殆尽
在那一时刻
即使你无法握住我
我会握住你
心一跳,我倏尔又变成坚实的整体
这时,我的思想不再透明
我的回忆只留下那一缕缕细碎的歌声
轻抚着我的双耳,萦绕在我的脑际。

2006-10-14 丛文译



Ink

My heart is a purple eggplant
It sits deep and dark
Pulsating like a dream you can hold in your hand
Smooth, warm, and whispering
Look deep enough and you can see
My blood is streaked with ribbons of lime and patchouli
And the purest black ink
And if you look even deeper
When the sun hits me in just the right way
I am completely transparent
And devoid of all that is tangible and able to be contained
For that moment
Even if you can't hold me
I can hold you
A heartbeat later I am whole and solid
My thoughts now opaque
Already the memory is only wisps of song
Kissing my ears and encircling my head



一次抵制

/肖开愚

当几个车站扮演了几个省份,
大地好像寂寞的果皮,某种酝酿,
你经过更好的冒充,一些忍耐,
迎接的仅仅是英俊的假设。

经过提速,我来得早了,
还是不够匹配你的依然先进,依然突兀,
甚至决断,反而纵容了我的加倍的迟钝。

这果核般的地点也是从车窗扔下,
像草率、误解、易于忽略的装置,
不够酸楚,但可以期待。
因为必须的未来是公式挥泪。

我知道,一切意外都源于各就各位,
任何周密,任何疏漏,都是匠心越轨,
不过,操纵不如窥视,局部依靠阻止。


二〇〇五,十一月十八日,车过山东的时候



by:Caitlin Steeves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7 11:05 , Processed in 0.037459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