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731|回复: 0
收起左侧

[投稿靠近] 奶奶谈起天上的生活(三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19 14:5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埂夫 于 2013-7-19 21:00 编辑


奶奶谈起天上的生活(三首)


穷人们在海边朗诵诗歌

一群穷人在海边朗诵诗歌
朗诵穷人们的诗歌
他们祖先朗诵过的诗歌
其它诗歌他们不会也不懂得朗诵
他们只懂得大海的节奏
大海的语言
朗诵着大海的诗歌
只有想要孩子时就在月光下朗诵情诗
当孩子长大了也要学朗诵
穷人们的诗歌只有穷人能听懂
只有大海能听懂
嗓门最大或者最出色的或许
有机会让龙哥带去当宫廷诗人
或者做名职业谱曲家
这群穷人啊在海边朗诵着诗歌
有时就下一场大雨
偶尔一只大雁飞进他们的音域里
有时卡在一个括号里或者
吊死在一个倒挂的问号上
然而穷人们继续朗诵着诗歌朗诵着
祖先朗诵过的诗歌要是累了
就用泪水滋润喉咙饿了就撒上网
舀一瓢海水来煮鱼
捞一把海草调味
要么捉几块小石头当佐餐




奶奶谈起天上的生活

七月上天的奶奶
昨晚突然打来电话
说小灵通到天上没了信号
申请部电话让中国电信的几名外线员
忙了几个月才接上来
奶奶说在天上过得可好了
出门脚踩一朵白云,不用燃油
唤一声风就来奶奶说
吃的也方便便宜
大蒜一斤七毛八
大米六毛多绿豆一块三
大白菜也就三毛三
反正没有买不到只有想不到的
奶奶啊天凉了多添些衣衫奶奶说
你们别费钱再给我
买什么名牌棉袄了
你们留着自己
要多保重自己。天上四季如春
不像地上。也没有自然灾害
奶奶说近来很多人为了逃避自然灾害
就移民上天去
每天要打着红旗去迎接他们
做个义务工作者乐处多多
奶奶哦没事时看看电视听听收音机
奶奶说呀她不孤独的
左邻右里可热闹了大头仔前天领着媳妇
去打结婚证顺路穿过车胎上来了
陈有财坐着美国飞机上去的还带了几斤澳洲牛排
李大爷的儿子也沿着工厂的烟囱
瞒着他爹逃上去玩了几天
后来被他爹揪下去的
奶奶说呀她不孤独的奶奶说呀
他们在天上过得可好了
爷爷进来催她吃饭去了
有空再给咱家里通电话




青春传


徐老的巴掌宽厚如同一块犁头铁
听说当时是耕田的
脾气暴烈像一头挣脱麻绳的公牛
扬手往讲台砸下时可见尘灰滚滚
大伙仿若面对枕头大小的惊堂木
只是左右没有赵龙赵虎王朝马汉
多了罗凯野鸡,塞尚半仙(外号)
半仙大半学期搞不懂黄金分割就搞了三两瓶
珠江啤,绿头苍蝇翁飞的几碟小菜
一支红梅,将徐老红笔下的鸭蛋化作烟圈
吹上了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夜空
也吹熄了大排档的灯泡
老板娘的眼睛。而罗凯的口袋总面朝太阳
干净得像是赤壁,常年不长青草
坏事情总降落在他的头顶
马力的漱口水像龙王打喷嚏
从天而降让其遭受一场奢侈的雨中箭步
“马力你ma的,老子割你JJ”
当时伙计们都在书中寻找黄金屋
而后来相信书里只有美女了,山鸡在学校图书馆
发掘出了《西欧人体艺术》
一段时间以长学论为辞,吃过晚饭就跑图书馆
抖着下巴磕,如饥似渴
有时来个四眼女同学在书架上翻阅平面构成
搞得他像贼一样不得已收起书本
绕道归位。谁也不相信艺术沙漠里虚无的颜如玉
提着橘子翻墙进入女生寝室,跟女同学套近乎认老乡
甚至在天台顶上活生生的狂吻和搂抱
动作夸张得像是要掐死对方。有伙人酒后夜游回来
吼不动守门的聋伯
就举起拳头雷打凹凸不平的
学校大门,准备吃主任赏赐的政治饭
罗凯每次薄醉后渴望拥有女友但女孩
都在那些乱麻般的情书里
找不着西走丢了或者走进了校周边的出租屋
他的大部分青春挥霍于被窝里
在画室中举起铅笔,面对维纳斯半眯起左眼
测量左右乳房的大小
距离的比例,臭骂山寨版不靠谱
并将科目奖奖给了市郊外
叫人迷茫激动的红灯区
由此跟徐老那伙老不死打得火热
稳坐上让伙计们羡慕的他的蓝奥拓
走大半辈子路,多少人还未坐过四个轮啊
殊不知此小四轮,经不起郊外土路的颠簸
时常死火,罗凯虎背熊腰的魁梧形象
像伏尔加河上的纤夫让读者泪如雨下
无可否认塞尚最具发现艺术的眼光
一副人力推拉车图赛过野鸡的清明上河图
荣获学生展的头号奖,罗凯的口水奖
他也渴望艺术生涯中遇上伯乐
实现他利用旷课时间走街串巷抓拍的美腿
来次火腿巡回展,轰炸下沉寂的艺术界
让咬定蛋是椭圆的保守派的嘴巴,通通吃黄莲去
此梦想带来的激动的余波,险些惊坏了上铺
月明星稀,半夜猫叫,小西爬起来
大解,一条腿刚跨入厕所——耳闻惊叫
“哇,又是一条好腿!”
双腿颤抖不己的小西进退不得
差些往马桶里钻,妈的真是闭眼说瞎话呀
小西对生活的态度就是保持沉默
沉默是金,极其崇拜罗丹
捏了一个赖床不起的思想者。
也时常在午夜抱着《西方艺术》去天台上独啃
啃一口呷一口啤酒,呷完啤酒
就往宿舍楼后的墓地里朝那些饿鬼扔空瓶
将印象派与野兽派每月分几次
用气泡送服治疗他的绝世孤独症
雷诺阿世界里的那些裸身女人
总摇着肥臀晃着丰乳,在他视线中游走
某个E罩杯的使他在火热中肾虚
常常尿频尿急尿不尽,跑他住所隔壁的
男女厕所,——他是第一个
拥有出租房的伙计,塞尚是第一个学电脑
买电脑的科技人才
为了大家的财产安全他不得不离开宿舍
跟小西共挤数平米的老平房
以鹤的姿态穿梭于小巷里的鸡群之中
入住那天伙计们于百忙之中赶来喝酒,
庆祝入宅大吉,几个伙计怕上火喝王老吉,彻夜反恐
夜半横竖一片,梦呓四起,呼噜如山崩
那场面似乎误入了校长置于校后方的养猪场
极具经济头脑的半仙当年一脚踩入校门
东南风三四级的夜晚
闻到了猪屎味就闻到了财富
动员大伙三更半夜扛猪卖,为回家看看凑些路费
这个自食其力的想法因为怎么抗
或者怕抗不动而搁置了三年啦
这年比三年前的冬天要清冷许多
许多声音渐渐地消失在校园里
让校周边的平房价位呈现直线飙升
正值牛市,罗凯和半仙都搬走了
塞尚和女友去了广州马力赶着去京城不知考什么鸟
埂夫成天在幼儿园美术本上画着苹果和梨
无聊时抓一把黄泥巴捏着牛和狗
给某人的小儿当家庭导师
罗凯在招牌店里忙些剪剪贴贴的活
小西想创业在校门口摆摊向新生
甩卖被他翻烂皮的美术书籍
想将这些取之于地摊的馒头还之于地摊
填充那些还空着腹的小师弟小师妹们
可恶的是零时给大伙说“午夜悄悄话”的
破收音机也被马力收走了
有时有的,偶尔也回校园兜兜
说是外面的饭不好吃还是食堂的猪肉块头大些
也讲讲外头的世界下着什么样的雨,刮着什么样的风
走着什么样的人都在干着些什么样的活
罗凯带来几个笑容腼腆的茂名小师妹
教她们怎么制作画框怎么装裱,装着师傅的神态
偶尔也灌溉立体主义或者抽象派
让他们频频点头而满脸茫然
学校发出通缉那天除远在他乡的,大伙都大摇大摆地来了
野鸡居然还弄了一辆二手摩托,拉着技校的一双高跟鞋
吭吭吭吭,拉着油门飞奔至礼堂大门前
取下黑眼镜朝英语老师打了个hi
女同学有的像奔追悼会来的。参加毕业展礼
也分享女教导主任年迈得子的喜悦
校长还没放话,瓜子声磕成一片
熙熙攘攘。徐老挥舞着他的犁头铁,语气严重氧气
意味深长地讲,说人啊!下地就踩在黄泥巴上
黄泥每分每秒在增高,增高的速度
快于人类长高的速度
念完小学黄泥到了小腿,大学毕业
已至大腿。(那么臀部就成为转折点呀)
人啊!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每一个人只有一次
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每当回忆往事的时候
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人啊!......
老啊啊啊叫得满场泪如雨下,狠不能时光倒流
给教授推车去,好将自身磨练成钢。
而一阵酒瓶倒地的声音后。那个燥热的夏夜后
走廊里操场上堆满了破碗破脸盆
破棉被,旧内裤,断头牙刷
油画棒开叉毛笔,黄痕斑斑的卫生纸
无数残缺的画作断手断脚的石膏像
也少不了一些、即将被送往天堂的皱巴巴的情书
人去楼空,那么多熟悉的面孔,一夜间消失了
几个瘦老头手持竹竿在那儿东捡西挑
吃着行为艺术里的剩饭


20130719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8-19 13:29 , Processed in 0.038586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