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198|回复: 0
收起左侧

《春上之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21 14:2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上之事》


1、悲惋的事

春分将来,倦意正爬上风尘。太复杂的
逻辑总将我摧眠,美学教室里我只浅睡于
山水眩晕。一台腰肌劳损的拖拉机正突突地
运送青春砖瓦,一个少女忧伤平静的脸
让我在旧历中流出泪,多么单纯的自我伤害,
我奉上泪珠苦头、轰鸣寺庙以及担忧的爱,
那些悲惋的担忧如此之软,她捧着我的脸,
泪水正在摇橹过桥,悄然滑向她冰凉指尖。

2、惆怅的事

一束光扫荡过雾霭。我面向傍晚的麦田
和油菜时就是面向波浪和安魂景象,还有
空空的单旋律。从空荡中退场是件多么
惆怅的事,被红牌罚下的球员和落叶之树,
离职的人和广袤山林中漂亮的小斧头。
也有不甘心,一只废弃水缸接下了雨水,
过阵子,孑孓将飞舞在缺陷中,有洁癖的人
腰疼着,看黄昏,恼火于一本乱扔的书。

3、虚构的事

如果时间能把大海填埋,更多新大陆
将层出不穷地被发现。单纯爱慕骑着小马
远道而来,旷世原野开满小花。我在虚构
花园陷入痴心妄想,只有脸浮出来
面对着天堂。很快,我就厌倦,我明白
必须丢掉大陆才能重获海洋,于是我看到
时间正缓慢浮起来,完美绸缎呼啦啦地
燃烧,夕阳在摇晃不定的海上徐徐落下。

4、税赋的事

税赋的堵截让我另存的房子成为国家废墟。
从这个废墟到那个废墟,我分别住了几年,
反正是写写东西,或是在寂静中随地晕睡。
我一点也不想算账,得与失,恨与厌倦,
大批的海外游子和高个子在政治与政策间
声嘶力竭,他们有闪光的勇气和大后方。
我只是看着她,漂亮女人剃了光头,还
隆了胸,这是何等性感,我都有点来不及了。

5、年份的事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难忘的年份,涛涛的
在1986,我的在1983。我没法把理由告诉你,
尽管涛涛说那一年他参军了,又同时恋爱。
现在我身体里所有的轻盈皆展翅而飞,留下的,
是问题的集中营,它们正绕膝而坐,绝食
或是斗争,春天的意见是越狱或以暴动溯回,
中间派们常插话,我的头发在屋顶听得很认真,
它一会儿三七或四六,一分儿螺旋或中分。

6、恍惚的事

见到牦牛时,我有些恨它的慢生活。
它的主人在祖国风情史上闻名遐迩 ,
揣着梦和刀子,小雨和甘草,兰芷斜插,
初春的谈话多么恍惚。暮云、行人、旧煤厂,
尺度是个界限,春风里,有思绪万千,
寺院在我心中,肉身是艳春楼,次第开放的
是安静与毛织内衣的想象,我在安抚春光时,
它的样子薄得象张明信,顺着石涧的水漂走。

7、漫不经心的事

我只是又在这窗边,回想一些漫不经心的事。
袜子不知何时滑向了鞋底,宽广大街,世界
透明,下滑的事是依次年月。那时的我与那时
混和在一起,逃不了,就象不得不碰的命运,
现在也是,草在瓦上随风飘摇,不爱不恨,
我在流水旁做着设计方面的营生,还有隐约的
腰椎疼痛,咳嗽,写平淡的诗,我一会躺着,
一会坐着,一会躺着,一会坐着,漫不经心。


8、歌声中的事

气流迎着飞行闯来时,我身边聚满了担忧之人。
然后是雨被摔碎的叫声,风还是呜呜地托举
或摇摆今生。我在故事中染发五次,烫一次,
洗一次吹一次,做仪表兄弟。故事是气流,
是失重波涛,在打不开的软盘里,机密们
开满蛊毒和霉花。它们被红绳悬挂于穿堂风中,
歌声无休止地飘荡,我窃取论点、出色答辩、吞药、
画美人鱼、躲过一场群架、为幽会买了床席梦思。

槐蓝言白  于2013年3月11日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6-4 03:48 , Processed in 0.039005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