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938|回复: 0
收起左侧

[新诗] 我是一个修树工,还是一个刽子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30 21: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一个修树工,还是一个刽子手
去年写过一个题目怪怪的诗篇
《我像个暴徒剥光真理的外衣》
一不小心到了本命年
我真的变成了一个暴徒
我真的成了一个专剥“外衣”的家伙
其实我只是一家内衣厂的割草修树工
高考落榜后我曾想过学理发
没想到快到知命之年倒给大地理发来了
只有两个下属的班长像个大师傅
也许因为姓凌总是盛气凌人
好在我并没费多少工夫就得了割草机的道儿
没想到香港草刚剃过就一片枯焦
那些阿姨还让我帮她们代装好作肥料
我笑问道你们就不怕田地里遍布杂草
她们说这种草不像别的草一样爱生
没有老根是长不出来的
原来这像极了我们本地铁线草的东西是如此脆弱
脆弱的东西却成了陪衬和点缀人们生活的景物
割草没让我怎么为难
修树却让我犯了难
前几天我拿了剪子
去修那些球形树倒无所谓
那些脆嫩的枝叶咔嚓咔嚓一碰即落
它们似乎本来就是天生应该被修理的东西
今天终于让我去修那些桉树了
这些桉树的顶部全部被切断过
桉树的主干光溜溜的
接地的半人高的一截被油过白漆
就像穿了丝袜的女人格外性感
我知道桉树有个动听的名字叫尤加利
却所以总是让我联想起那些金发狐眉的尤物
连那些下班后去饭堂吃午饭的女工们也盯着它们看来看去
好像拿这些被我修过的桉树跟自己媲美
主管和班长吩咐我
要把树上多余的老枝除去
还得把那些腿毛似的嫰椹儿拔掉
我满口答应照办不误
以为是多么简单的事情
这桉树枝却比香港草还要脆弱
一碰就断吱呀落地
而当我一把一把地去撕扯那些“腿毛”时
突然悲从中来
想起小时候肢解青蛙和蚱蜢螳螂们的场景
我这个天性孤僻和古怪的家伙
为了排遣忧郁常常嘴衔草叶儿仰天出神
还常拿一些无辜的小生命解闷
原来我是一个天生的罪人
难怪命运要惩罚我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人生最大的不幸
莫过于心如大树参天
却只能像爬虫一样地踽踽独行
可我现在又来杀青了
而且是在这样的暮春谷雨时节
我不是在作糟践生命的勾当吗
我哪里是修树工
简直就是刽子手
我正在给这些桉树施以凌迟之刑
这时车间里有个少妇探出头来看我修树的工作
非常惊讶地问道
你这是在干什么呀
人家长得好好地
你却不让人家长
真是惨不忍睹啊
真是暴殄天物啊
我很惊讶她竟用了这样残忍的两个成语
禁不住更伤心起来
气急败坏地说
你懂啥
它们并不是有用之材
它们现在是景观树景观树
我这是在为它们整容哪
你看它们被砍了头仍然活得好好的
说明它们生命力够强
或者说是天生的溅货
哦它们被砍去的并不是头啊
它们的头还在地下埋着
想必滋润着呢
可这看起来真不是人干的活儿
尤其不是像我这样的好人干的活儿
我煞有介事地叫起来
不敢了不干了不干了不敢了
这时主管刚好打这儿经过
奇怪地问我
怎么不干啦
不干明天就别来啦
我越发悲愤起来
不不不
有本事说不现在就撩摊
主管竟当起真来
我继续不管不顾地说
不不不
直到主管有些莫名其妙和不以为然地过去
我才对着尤加利树伤心地唱起歌来
就像对着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一样
连续几个星期形单影只的工作让我寂寞难耐
常常情不自禁独个儿自言自语自唱自诺
尤加利
尤佳丽
January
Julyer
一月的朱丽叶
现在不是阳历一月
已是阴历三月
谷雨暮春时节
三月里的小雨
淅沥沥沥沥沥
淅沥沥沥下个不停
多年以前就熟悉的
潘美辰的歌更时常萦绕于心
这些年来我习惯冷漠
不要问我为什么
这些年来我学会迁就
不要问我为什么
我继续拼命地撕扯树干上的枝儿
你冷不冷
要不要我给你温暖的天
你疼不疼
要不要我给你不受伤的心
心里又奇怪地暗诵起《诗经》里的那个名篇来
款款伐檀兮
置之河之干兮
河水清且涟漪
不稼不穑
何取禾三百亿兮
彼君子兮
不素餐兮
……
                       2013.4.23.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7-25 05:01 , Processed in 0.03444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