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50|回复: 0
收起左侧

路易斯.格鲁克--夏日花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22 15: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几周前我发现了我母亲的一张照片
坐在太阳下,她的脸洋溢着成就和胜利。
太阳照耀。狗们
睡在她的脚下,时间也睡着了
平静凝固在所有的照片中

我拭掉我妈妈脸上的灰尘
的确,灰尘覆盖了一切东西;我意为
这种挥之不去的怀旧的情愫保护了所有童年的遗迹。
背景中,各种公园里的家什,树木和灌木丛。

太阳在天空中缓慢地移动,影子拉长变暗。
我除掉的灰尘越多,这些影子变得越大。
夏天来了。孩子们
靠在玫瑰边,他们的影子
和玫瑰的花影连成一片。

我想到了一个词,涉及
这种变迁和改变,这些抹除
现在是明显的--

似乎,飞快底消失了。
它是失明是黑暗,是危险,是混乱吗?

夏天来了,然后秋天。叶子变了。
孩子们在青铜色和赭色的混合中是亮点。
                                                         2

当我从这些事件中有点缓过劲来时
我替换了这照片
我在一本古老的平装本书的书页见发现它,
这本书的许多章节在空白处作注,有时用单词
可是更经常滴是用猛烈疑问词和感叹词
意思是“我同意”或者“我不确定,迷惑--”

墨水褪色了。这儿和那儿我不能讲出
读者想起来什么
可是通过向擦除的污点,我能意识到
强调,好像眼泪掉下来了。

我抱住书一会儿。
是《魂断威尼斯》(用翻译):
若是我在页面上作记,正如弗洛伊德认为的,
没有什么事是意外。

因而这小照片
被在此藏起来,正如过去埋葬在未来里
在空白处,有两个词,
用一个箭头链接。“不育”和,沿着页面而下,“忘却”

对他来说似乎是苍白而又可爱的
召唤出对他微笑的那里,招手示意...“

                                                         3


花园多安静啊:
没有微风摇动山茱萸。
夏天来了。

多安静啊
现在人生胜利了。

粗糙的悬铃木的柱粱
支撑着一动不动的
树叶架。

下面是草坪
青葱,闪亮--

中天上,
傲慢的神


情况是,他说。它们是,它们没有改变
响应没有改变

多么静寂啊,舞台
和观众;似乎
呼吸干扰。

他一定非常近,
草没有影子。

多么安静啊,多么沉默啊
像庞培城的一个下午

                                                         4


碧翠丝带着孩子去了西德赫斯特的公园
太阳照耀。飞机
在头顶来来回回滴经过,安宁,因为战争结束了。

那是她想象的世界:
真真假假不重要。

优美闪光的
精神饱满的,那是这个世界。灰尘
没有在事物的表面上爆发

飞机来来回回,驶往
罗马和巴黎--你不能到达那里
除非你飞过公园。一切
一定都过去了,没有什么停留--

孩子们举起手,靠近
嗅着玫瑰
他们五岁或者七岁


无限,无限--
那是她对时间的感觉


她坐在长凳上,有点被橡树林隐藏。
远处,害怕走进或者离开:
它制造的声音,从火车站来。

天空是粉红橘黄的,比较老旧的颜色,因为白日结束了。

没有风。夏日
在绿草上投下橡树形状的阴影。
            Afterwords编后记

阅读我刚才写的东西,现在我认为
我陡然停下来,以便我的故事似乎
有点扭曲了,终结了。因为的确,措不及防
而且在一种不自然的雾中的那种,
喷洒在阶段中允许为困难设置变化


我为什么停下来呢?某些直觉
辨别出来一个形状,我心中的艺术家
干预交通瘫痪,似乎是?

一个形状。或者命运,正如诗人们说的,
在那些几小时长的时间里凭直觉知道

我一定曾经如此想过
可是我不喜欢这个措辞
那似乎是我的一个拐杖,一个阶段
或许,心灵的青少年期--

它,仍然是我自己经常使用的词
频繁滴解释我的失败
命运,定数,它的设计和警告
现在似乎对我来说很简单
局部对称,转喻
浩瀚的紊乱中的小玩意

混乱是我看见的
我的笔冻结了--我不能画出它


黑暗,沉默:那就是感觉


我们此时管它叫什么呢?
”幻想危机“符合,我认为
横阻在我父母面前的树,


可是无论他们被迫到哪里
向前进入障碍,
我退隐或者逃窜--

雾蒙住了我的舞台(我的人生)
人物来来去去,变换着服装
我手拿笔从这边移动到拿笔
远离画布
一边一边,像风挡刮水器

确定无疑这是沙漠,黑暗的夜。
(现实中,伦敦拥挤的街道,
游客挥舞着彩色的地图)

一个人说出一个词:
离开意识流
伟大的形式

我深呼吸了一口。它走向我
吸着气的人
不是我故事里的人,他的孩子样的手
放胆地运用着蜡笔

我曾经是那个人吗?一个孩子
而且一位探险者,路突然清晰了,
植被部分对给他

除此之外,视觉里不再有屏幕,升起
康德可能体验过的寂寞
在他到桥的路上--
(我们分享一个生日)

外面,节日的街道
被穿起,在一月下旬,有疲惫的圣诞节的灯
一位女人靠在爱人的肩膀上
用她不饱满的女高音唱着雅克.布雷尔--


喝彩!门被关了。
现在没有什么逃掉,没有什么进入--

我没有动。我感觉到沙漠
前面延伸,延伸(现在似乎)
向八方延伸,我讲话时在变化。

那么我不断滴
和茫然面对面,
那个升华的继子
.
后来知道,
它一直即使我的主题又是我的媒介

我的双胞胎会说什么呢,
如果让我的思想到达他们?


或许他们可能说了
在我的例子中,没有障碍(因为讨论的原因)
那之后我会提到
宗教,公墓
信仰的问题在此被回答

雾清除了。空空的画布
转向里面靠着墙

小猫死了(歌继续)

我要从死中复活,精神要求
太阳说是
沙漠回答
你的声音是撒在风中的沙
举报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3 19:29 , Processed in 0.029432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