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029|回复: 4
收起左侧

重新整理了一下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22 02: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扎西 于 2013-3-1 04:18 编辑

阳光

你很难想象:这片阳光
经历过北京上空、四川、苏州,
东北的大部分平原、日本、美国,
抚摸过太平洋的冷空气,
落在你身上。不带有任何色彩、纷争、
宗教仪式,不独特,不戴面具,
无论你是什么人、什么状态,
落在你身上,就像喜欢你。
它还会落在你的亲人、
陌生人身上,就像喜欢他们。
又一次,它落在你身上,
用广阔无边的空旷。


关于地理的挽歌

几乎每首诗都是挽歌。
在你将一段时光变成文字之前,
辛波斯卡在小星星底下道歉,
弗罗斯特在含笑的山谷里,
我找到自己的辽宁,
很快又会失去。它在我的梦里移动。
你需要自己的地理和风暴,翅膀和坚硬的支架。
空气不停驱赶你,寻找另一片嘴唇,
直到有一个新人——
在这首关于地理的挽歌里,
向日葵仰起脸庞;昆虫向你证明:
风中还有另一个地理。当黑夜降临时,
它像篮子,装着流水和过去。


平安夜


今年我也不能回家。那里,
一个老头会陷入孤单。他盘算一生,
到底犯了什么错,要在晚年受到惩罚。
我买了车票,讨厌拥挤的行程;
你如何挪动自己,向鬼卒买交通?
我们在三地,虽然不远,
却不能接近彼此;只能寻找
一个新的容器,把家装在里面。
它不再由墙或者房间构成,
没有电话、门牌号码,只有爱恨
这条细长的丝带,牵扯着
一个异样的自己。仿佛我们共同
完成了一件作品,一部谦卑的小说。
偶尔会有一个脸孔狭长的读者,
为我们命名——哦,妈妈,
今天是平安夜,你不要过早入睡,
你要躲避寒冷。现在你已经知道,
你的哥哥、姐姐、姐夫都在与你做伴,
那是另一个家。如同为了平衡,
时间将它收去的一切又重新归还给我们。
因为单纯的死亡无趣又无聊,
它需要当你哭泣时一切都变得可笑。


失明才能看清的国度

在失明才能看清的国度,
小步跑的到来者,不要试图
从我的迷人的微笑中
进入完美的语言世界。
那过于僻静。黄昏已经降临,
最后一抹霞光,使灵魂产生警惕。
梦是沉重的外衣。石头唱出的
甜蜜的歌声,穿过城市的穹顶。
蚂蚁爬行在黑色的桥梁上,
看到无限的永恒。惟有这样的
跋涉者,对灾难和泪水一无所知。
在腐烂的木船旁,蜘蛛送来的
安全带上,蝉抖动翅膀。
在没有阴影的舞蹈课里,
想想感官带来的欺骗。
玻璃上流淌的灰尘,是它的
自画像。那门令人遗憾的锁着。
在失明才能看清的国度,
大地静谧,奥秘比比皆是。
与你在微风中步行的语言,
向你描述,你的双唇在
留声机上的嘟哝声。


这时光中

这时光中有惊喜、感叹、大声嘟囔。
这时光中可谈吐、堕落、游戏。
这时光中有爱,有你,有这首诗证明的
我们的消逝。


春天

早春的湿润气息,阳光中的暖玉色,
皮肤白皙的妇人,弯曲的日子,
向风展示了冬天全部的收藏,
又被另一阵风带走,飞向多雨的森林。
你知道什么在那里等待:亲爱的,你正在变美。
在蔚蓝的天空下,比任何人所知的更美。


想象一个早晨

阳光如此诱人,像摆放在
桌子上的一小块和平。
鸟鸣恢复了清脆,在瓦砾中
也能看见它们在觅食。像我们需要
一个房间、沙发、书架和
花瓶中的自然之美,当几种颜色、
不同形状的花朵簇拥着,像一个大脑
在安静地沉思中确立它的雄心勃勃,
驱赶着冷漠、战争和灾难现场的恐惧;
它更像淑女,在消耗中快速地失去自己的
古典景色,无法支撑阴郁的艺术,
水分像云一样流失。也是在光线中,
你看见尘埃在律动,在一个房间大的范围,
像一张挂毯的毛边。之后是风,
使这些立即溃散。


对你的思念在减少

对你的思念在减少,
可有些不情愿。我也愿意快乐地
想起你。我的生命都给了酒、
滑稽的腔调。我的往事像细雨,
正落在窗外的街道上。
我今天想起父亲,
每一段婚姻里,都有一个有罪的人。
然而所有的血肉之躯,
都是灰尘所化,经受雨露阳光,
活在每一片容忍罪恶的土地上。


子夜

一天过去了。嘈杂的声音和
蜘蛛一样的意志都收起翅膀,
世界又恢复了它本来的面目:
安静、幽蓝、神秘。失眠的人
在计算一天的得失。寒冷
仍在持续。远处的郊外
隐藏着很多虚幻的人。谁被想念,
谁就会真实,并且拥有完美的身体。
感觉一种最亲密的行为,
我也在捏造一个小小的肉体——
她从云层后走出,清晰了,
高跟鞋踩着地板,只能无限接近。


当我回忆

当我拥抱我的绝望时,
我摸着他的手,他的脚,他冰冷的
尸体一样的感情,他在人世没有希望。
——我像父亲拥抱他,而他不再相信。


回乡

我很失望,倚靠在
剥落的墙壁上,
感受不到任何信息。

时间停止了。在那些建筑物、
摆放着各种物品的房间里,
属于我的记忆被抹掉,
它们合伙,把我排斥在外。

没有什么永恒,只是窗外的树
比我们长久,修剪后,
显得新鲜。从前未出现过的
几片叶子,迎着风。

拜祭你时,我鞠着躬。
突然想到以后将以
这种礼仪和你交流,顿时黯然。

每年一次,我默念着。
尽管不情愿,
我也是这个规则的守护者,
直到不能再来。


向日葵

带给我希望吧,虽然
我更喜欢你的爱。
在所有和文学有关的女性中,
你是唯一的向日葵,唯一的伴随雨珠
倾斜而下的阴影。你不觉得吗?
每一天,你都跟着我的情绪转动
到每一时刻。你会说:“谁是
谁的阴影呢?”可其实
你看不见我啊。我的自问自答,
我的轻松自大,想你时的颤栗。
我后悔不是你。虽然仅仅在思想中
我这样抗议;我想你的时候就是
把头转向你的方向,即使是扭曲。


友谊

没有什么能纪念友谊。
它没有形状,没有位置,
没有声音,还能听到你;
没有眼睛,还能看到你;
没有心灵,却为你担心。
它在高空,如空气在胸腔。
它有记忆,与爱情相似。
它没有遗忘,只是减少、增加。
像阴郁之物、光与影的图案:
有时沉默,有时雀起。


我看到坦宁的眼睛

在给朋友的信中,你讲到那些泪水
从粗糙的表面流下来,
“坦宁在里面哭泣。上帝收回了他所有的作品,
只留下坦宁。你看,这美丽、忧伤的眼睛。”
你说着说着就开始流泪。
你面对过很多顽固的石头、树根,
最后都把它们变成狭长的贾戈梅蒂。
“无论头像还是全身像,一定要凹凸不平,
要尖细。”这次你只想要双浑圆的眼睛。
你工作到深夜,小心、仔细,
很怕这种挖掘,伤害坦宁。
“她不愿意出来怎么办?她还想
再看这个世界吗?”你最后一次清理:
她盯着天花板,在更远地方流泪。


读曼德尔施塔姆随笔选

当我翻开那一页,看到两张照片,
年轻的曼德尔施塔姆和
年老的曼德尔施塔姆。
是两个人,有一个在崩溃边缘,
将在流放中神秘死亡。
他在给科·伊·丘科夫斯基的信中说:
“你能借给我一点钱吗?”
谦卑得让人落泪。那么——
“好吧,让我们试着转动,
这吱呀作响的巨轮......”
作为诗人的曼德尔施塔姆又
回到那热情的、自由的位置,
还没有写那首干掉自己的诗。
在彼得褒的浓荫里,在
阿赫玛托娃的公寓里的长椅上,
“喜欢资产阶级情调,欧洲式的舒适,
不仅在肉体上而且在情感上也依恋它。”
在还没有遇到斯大林之前,
分析但丁的《神曲》和达尔文的
文学风格,这一切把他送上极端——
高贵的傲慢的诗人品质——有一个对手。
当我翻开那一页,曼德尔施塔姆在写信:
“想想呀:为什么她要走?生活
还有什么指望?我不能服从另一次
流放刑期,我不能。”


写给朋友的诗体信

诗,就是用自己的语言讲话。
有别于大众的、时髦的、新闻体的。
可能晦涩、寒酸、让人耻笑。
因为你怀旧,提起父辈的慈祥,
用原子油笔画在手腕上的手表。
可能这些已不重要,或在他们的
生命中已不重要。影响过你的
未必影响过他们。可能你使用他们
的语言才能赢得共鸣。如果这样,
我们就不是在写自己的诗。我们
做过的所有事情,就是为了“敲打开
冻在柴剁上的那些圆木”,取出它
结冰的卟卟声。想想那片树林,
纤弱的太阳从你身上穿过,
鸟儿飞起,青蛙跳跃;想想傍晚时
凝聚的阴冷;心被湿润的树皮包裹,
你的身体挺拔、繁茂;想想你手腕
上的指针滴答,那样活生生的快乐,
就是诗,自己说话。

注:“敲打开冻在柴剁上的那些圆木”周琰译 吉尔伯特诗句。


雪中

我试图从雪中找到
孤立的理由。
这条街上什么也没有。
除了虚弱的风声像一个孩子。
除了神秘的篝火点燃了啜泣。
沈阳,我已经老了,无家可归。
在长椅上丢下我的梦
和母亲的照片。
我平静地接受你黎明前的照看。
如果你需要一个雪人,我会奉献;
并感谢你仁慈的双手触摸。


沈阳

又一场雨。是雪要来了。
多么熟悉的雪啊。去年,
给了他很多诗。向外望。
雨珠打在雨珠上。那么急切,
汇成河流。他作为幸存者,
孤立的一滴,感觉到失落。
只有一两个人知道,他
内心的风暴,多么纯洁。


赞美诗

没有比语言更宽广的事物——
比之坚韧或弱小,更适于孤寂生长。
如同雨露阳光,空气或自我,
扎加耶夫斯基的小侏儒的爱,
没有颜色,像糖果一样甜蜜,
像穷人的衣服,害怕熟人,
像停摆的钟,毫不介意
音乐怎样闪烁,我们怎样离开,
而离开的也许回来过。
它总在组装一个奇怪的梦。
用我们的智力,设计一个让人
无法摆脱的骗局,告诉你
一个人也是世界,往昔
不是由时间促成,而是一小片
一小片地示意。用宽松的白日梦,
类似的哑剧,创造了
另一个你。而他全部的期望,
像一朵花或一块石头,
只是沉默。


当美妙的时光不再降临 '

当美妙的时光不再降临,
爱情变成回忆;梦境里
海鸥的鸣叫,掠过空海滩1,
常常打动你——我想到恋爱时,
每一个眼神都是一段美妙时光。
随着时间的到来,
我,作为风俗中小小的一员,
没有荣誉、智慧,曾经在
情人的目光中喝着美酒。
因为爱而说过的话又要再说一遍,
这次是因为喜欢、任性和饥渴。
在窗前总会有恰当的阳光
让人想起往事。那些已不再。
慢慢变厚的尘土,覆盖在书架上。
我不记得是在谁的诗中看到
这样的语言:天呀,她就是天堂,
新鲜得如同刚采摘的草莓2。

1、2:是他人诗句。


转轮

深夜醒来,想到你打来的电话,
迟疑的语气让人担心。

过去的一个又一个日子,像转轮,
又一次,我站在他面前:
在我已不是主角的忧患和快乐里,
他的脚步不受约束地离开。

像放飞的风筝,挂在远方不知名的树干上,
被风击碎。

尽管不情愿,浩瀚的世界,
总是给人小的感觉。
总是那几个人,在玻璃窗前留下眼神。

希望有一天,我能获得从容的赏赐。
那时,一个华发四下张望,
已届晚景。


语言

我忘记了最美的语言
就是对你的单纯的爱。
从每一天开始,到每一天结束。
没有比使用你
更明亮更欢乐的事情了。

要求读你的人等着我落下手指。
我忘记了你没有名字,
却给了所有人名字,一条河、一座桥、
一朵火花。给他们坎坷不平的命运
带去一封信。
我忘记我使用你时,
母亲就会回来,她没有死去。


经历了粗糙的自己

在写这首诗之前,我的痛苦
与你的相似:我经历了粗糙的自己。
后来,像经营一家烟草店,
许多明亮的盒子,整齐堆积在货架上,
松散的烟草饼碎片,粗烟丝,
明亮的弗吉尼亚烟叶,
都散放在明亮的的玻璃橱下面。
我的心突然点亮。
所有的感情都对应着笔尖,
反抗,和尖锐的情绪,
都像税官们简短交谈的顺便走访。
我接受了自己的拜访,
利用一个夜晚,恳求到这首诗。
随着它到来,整个人轻松了。
这首诗、这清澈而明亮的自我,
站起来招呼着你们——特别是你,
我久别的朋友,你没有
感到单纯的快乐吗?

诗中很多庞德的诗句。


同行者

现在,我的同行者,
你整个黯淡了,
也不愿倾听我的想法。

我不得不一直
独自在林间穿过,
做一个强烈地影子。

我知道,你在想起我。
即使在同一个凉亭,
你喘息着,拍着栏杆。

我们总在同一个地点争吵、分开,
又在同一个地点汇合。
我想到英雄,想到

我才四十岁,还能漂泊。
你是惟一使用我名字的人,
已经像遗物,在阳光下暴晒。

呼吸我的呼吸,
带上我的脚,
让我从我的身上离开。

我会怀念你的。


写于子夜

今天气温又降。月亮很白。
又一次,你在我身边徘徊,
我懂得你的意思。

你最近一次出门是在
一星期前,
恰好是雨后。我为呼吸
湿润,治疗内心,
带你出门。你在我身前身后小跑。
杨树的叶子落了,雨仍然
在树梢滴答。

我很少问你,一个
没有重量的世界,也下雨吗?
一个没有智力、声音和
语言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人首先想到的是存活,
这对你,可能不是问题。

你像故事,也像
作为象征的文艺复兴。
存在着,但是很陌生。文字的指向
都是人类的思维,
你很少回答我,让我不安,

也感觉危险。
人的身体影响人的灵魂,
却不能影响他的身影。
时间也不能。当我衰老,行动缓慢,
你仍然年轻。

那么,什么能影响你呢?
你不分辨尊严与懦弱,
不敬畏苦难,
只像一条狗,在我身边跑来跑去。

我想起一年前,
在汶川,死去的身影,
是否仍然活着,仍在追问
政府的职责?还是
那次地震成为阴影,
比血腥黑暗,笼罩着
我们的身影。

与山川的悲凉比较,
我个人的忧虑,
在时代中,是一滴油。

走吧,我们去街上,
作为诗人,我需要好身体。


挽歌,给小跳跳

诗是负担,不写为宜。
它会从容毁掉你。
当你看着自己是一个陌生人,每天
试图赢得她归来。
在黄昏中等待黄昏。步行在
一个美丽的苏州小镇,到
苏州的一个美丽小镇。
计划写一首诗,用太阳的平行光
重造一列早班火车。直到黑暗
涌进房间,才带着她回家。
想象韵脚怎样翘在草坪上,
像一盏灯。只有你记得
空气中著名的蓝雨衣1,莫奈拒绝手术2。
一方像丢失的岛屿,在唐山打太极拳。
在大厅里,SY说:我今天用中文和人说话。
悬浮杳无音信,挂在半空,
像错误的观念。
是谁教会我们写诗?再没有人
用那种语言说话。沈方仍然叫沈方,
在枯山水论坛游戏。李以亮在开心网偷菜,
在新浪玩微薄。江离和胡桑都已毕业,
甚至可以做我们的老师。
而只有你在回忆,在黄昏中等待黄昏。
因为回忆没有终点,
你总会找到自己这个陌生人。

1:一首外文歌。
2:李以亮翻译的莫奈诗选。
3:悬浮、SY,一方,早班火车各位老师之一,还有韦巍。SY有一天说:“我今天用中文和人说话。”很快乐的样子。一方说:“晚了,我去公园打太极拳。”


致鲁迅的诗体信

树人兄:孤独宜于作战。
今日之盛状,优于前朝,也已腐朽。
艺术史、赌博史、娼妓史、文祸史、汉奸史、
中国字体变迁史都已有人著手。
大众语问题已不是问题。
无声中国变身激情中国,教育当居首功。
兄之文章被请出讲堂,而优美散文,汗牛充栋,
排之即为国贼,可谓“美丽的良方”。
兄之子海婴近日辞世,兄可知否?
还有一些小事,如饮食、建筑、交通、环境、
法律,为保障正当舆论,不赘。

西,4,23


写给你的诗体信

有一次我经过沈阳的黄昏,
看到进入黑暗之前的建筑
和人脸上的冷漠。平静,有时急促,
不知道什么在失踪。我有
像落日一样简单的想法
但是说不出来。经过市府大街,
在广场上坐着,看人散步,
鸽子无声地飞着。我突然想到
诗的自由世界,就是怎样
像黄昏进入黑暗。
诗是违反人性的。




这个字令人不安。
像一个走丢的孩子,在远方受苦。
离你很近的地方,
你找不到它,就是远方。
让我们可怜那些找不到地址的人。

我要一个明亮的早晨,
通往时间的小径,
呼吸着你呼出的空气。
我常常想起你,
当我的手变成你的脚的图形,
一直延伸到心。


这部书

在你将这部书打开前,
我已经开始新的工作。每天,
写到黎明,刚好是
人们从睡梦中起身,步行在
通往万莲公园的路上。沿滂江街、
一个飞机发动机研究所,到
我们聊天的那片树林。我写到麻木,
不知该怎样安置这些字词;
一个漂亮的排列,犹如城市
在光辉灿烂中露出它的尖顶。
我经常想一整天。像错落有致的建筑。
当它像我期望的那样,
接着另一件工作。


孤立

雨下了一夜,如同胡扯的旧事,
考验你的耐心。我是无心的。
或者,我的心不是雨能触动的。
它的焦急,不是简单地胡扯
能说清的。如果雨特别一点,
机警地靠近我的念头,
我可能会分心。平静地分析
雨声,被雨淋湿的人和
雨淋不到的灵魂。我怀疑
雨是明白这一点的。在窗外
一直押着不同的韵。似乎提醒我:
你不是唯一的——我的确不是。
我是我的唯一——坚决地孤立。  


扭扭捏捏

一场寒冷,楼顶融化的冰
又在地面凝结。仿佛一个
反复变脸的小人,不贞洁,不团结,
只用自己的小聪明应付世界。
我小心走在上面,扭扭捏捏,
像鸭子。鸭子是贬义词,
可如果不说鸭子,我只能说企鹅。
人在很多时候,都用动物比喻,
好象我们自身,并不完善,
需要动物的特征。我在冰面上,
如同颤抖的女高音,
那不是飞,是本能的反应。


温顺

今夜,一场大雪,又将
我留在房间里。我只有安静。
面对大雨和大雪,我都会安静。
不是我缺少勇气,而是我知道
我不必急于生活。生活,
是不必急于实现的。我不想
做浑身是水的鸭子,也不想
做臃肿的装模做样的雪人。
除非是生活强加给我的。
不过,只要是强加给我的
我就接受,我不反抗,
反抗只能获得廉价的同情,
而接受,往往不会再有多余的困惑。
窗外的雪,将一切覆盖,
使一切变白,更白,我接受——
白色就是万物的底色。


见弘一法师像询问

在您的目光下写诗,您必定
会问我:你想写什么?
——我想写安静。
我虽然粗鲁和俗气,但想因为书写
变得聪颖。

聪颖并非你所愿。您叹气:
你的欲望太多。

我表示赞同:我像
苍老又无情的男人,
急于掌握所有的
财富和女人。

您用目光化解我的迫切。
不再说话,望着远山。
那里雄伟、沉静。您说:
它们要的不多。

我也望向远山。在葱郁、沉潜的
墨色中,白雾袅袅走近。

那是我们的妈妈。世人离开她,又会
回来看她。欲望
也是你心内的山。
你敏锐,勤于思考,但不能
征服山。

我再次望向您,您微笑着:
难道,欲望是坏东西?
爱和赚钱,并不矛盾。
善与恶,本应并存。

我更加疑惑,因此问:
我应该怎么做?
去登山。您回答。
从椅子中起身,向庙宇走去。

我紧追几步,才醒转,
原来是梦。但那声音犹在,
那目光,在黑暗中看我。

去登山。您语音坚实,迈着步子,在这
多梦的冷冬。


写于子夜

今天仍然寒冷,我写了
两首诗。关于文学,
我无法向你解释,它像广告。
已经毁坏的机器,轰鸣着,
绞着纸片。

文字无须负责。有责任的
是我们。我们害怕声音犯错,
就不出声。像消防员
怕惹火上身。

我们忘记职责,
是表达真实的声音。
现在,只对猫狗感兴趣,
衷情于隐私和女人。

我不想戴帽子,学
遗老遗少。文学能给我自由,
也束缚我。

你说到
写作中的西方倾向,
我不同意。
只要能真实传递,
又何必担忧。

中国文人的核心思想,是
学而优则仕。
它像毒瘤,无论走到哪,
我们都带着。

没有一个主子,我们
就不能活。很多诗人,
向组织靠拢。
我也想靠拢,并且,
成功了。组织——
多美好的词,与编织相似。

我知道这样说,辜负了
组织的期许。
小时的教育,我们学习辜负,
如同一座山,几乎把人压死。

我不想辜负生命。
它只有一次。诗歌,
当然,它让我荣耀,
自由我的心。


也许它知道

也许灵魂知道,
阳光怎样躲藏在
你的记忆里,
并最终变成一座豪宅的废墟,
婆娑的柳树的侧影。
也许它知道,
大海里鱼儿的集体舞,
和某种持续澎湃的寒冷。
我们一直在梦境里
建造城市,永久地
消费着快乐、死亡、神奇
或悲伤。这些现实之物,
借助科学之手,
强烈地进入我们的
生活之前,也许它知道,
那是什么?几个单词
或一种恶作剧。


平安夜

圣诞节到了,我不知道去哪里。
你也不知道。
地下没有圣诞节。有你也不会过。
我想起你时仍然是悲伤的。
想哭,又忍住了。你在我的眼泪边缘。
去年我写过纪念你的诗,
曾经烧给你。你能读出那种节奏和
腔调吗?妈妈,我今年好过一些,
钱够花了,失去了书写的兴趣。
我多想拥有你啊!把一切献给你。
我知道这是空话,但能带给我勇气,
让我挺起头在街上行走。
我知道我缺少什么。
即使灯火越来越明亮,
人们越来越欢欣——这是第二个年头,
我已经攒够了思念,写这首诗:
我是爱你的。妈妈,
今天是平安夜,你抬头看星空,
我想看着你的眼睛,
问声平安。
 楼主| 发表于 2013-2-26 08: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又重新修改了一下,看看我能弄出多少首。
发表于 2013-3-15 08: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真狠。
 楼主| 发表于 2013-3-18 05: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狠毛。我现在写的不好。
发表于 2013-8-26 17: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读了一遍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6-3 04:32 , Processed in 0.04666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