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357|回复: 0
收起左侧

[新诗] 真相:拯救与再生(实验准诗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13 19: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真相:拯救与再生(实验准诗剧)
                                             
                                      河西不归云

人物:豹子(包括三重身份,即豹子、列豹牌汽车、青年“豹子 ”)
      诗人(包括多重身份,即稻草人、罟者、豹子)
      迎亲或送嫁的队伍(或者是举行典礼或仪式的队伍,包括多重身份,即迎亲或送嫁者、送葬者、赶尸者……)
过场人物:鼠豸虫蛇、鸱鸮、夜莺等

                    第一幕      

                    第一场
        一
一匹攀岩的豹子
在作最后一次冲刺
他斑斓的背脊
在夕照(晨曦?)中格外灿烂
  
一个远近闻名的硕鼠
要把他的小公主嫁给远近闻名的蛇王
同纲不同属
居然也联姻
是不是破天荒头一遭

都是爬行动物
有什么不可以
瞧鼠精们正嘁嘁喳喳议论纷纷好不热闹
  
豹子以为自己够专心致志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仍没能完成登顶
不可避免一些与己无关的事情或场景干扰
也许正是目击(当然不是参与)了这些鼠豸们的典礼或闹剧
这一次他又险些功亏一篑
  
他的前肢已经跃上峰顶
后肢却突然被什么东西卡住或咬了一口
(鼠豸?虫蛇?
这本该是苍鹰凯旋君临世界的地方
却让这些宵小龙盘虎踞领尽风骚!)
他真恨不得把鼠豸们的巢穴一举粉碎
殊未知自己的胜利恰巧借助了鼠豸之门
他的整个脚掌几乎要封住整个洞口
让那些神气活现不亦乐乎的鼠豸们也感到窒息
他奋力一跃
山洞被踩踏得土崩瓦解
连那些潜伏的鸱鸮与夜莺也为他捏一把汗
而一些鼠豸则纷纷逃窜
  
豹子终于登顶

绝胜在高处
观止止步时
无限风光在险峰
风光无限身已限
  
这上登非天下临无地的所在
并没有什么风光啊
况且自己的攀岩从来就不是为了什么风光
自己灿烂的生命不就是一种风光
那还奢求别的什么风光呢
  
昂首看天天更高
俯首观地地犹迥
豹子这才发现
自己已没有回头路
自己已无法下山
不仅仅因为腿已经受伤
或许还已经中蛇豸之毒
自己真的时日无多
他甚至想在那峭崖上敲断自己受伤的腿呢
  
正在他举棋不定犹豫不决之时
俯瞰下界
但见一条委蛇如蛇的茫茫大河
  
就在一山之背
或阴
或阳
竟是一生从未谋面的大河
  
自己只有舍身取义
或许还能重获新生
  
他正要来一个华丽转身
他突然闻到了一股久违的人味
豹子的攀岩并不是因为饥饿或寻求美味
但这人味还是让他无比地亢奋

于是他更坚定地
              投
              河
              而
              下
  
                  第二场     
  
      二
  
一条亘古不息的大河义无反顾地奔流向前
浑浊的河面上浮荡着一层更加浑浊的迷雾
迷雾中若隐若现一只皲裂的巨掌
巨掌上写满神奇诡秘不知所云的图案或文字   
  
一个人已经跟踪大河及其浮沉物
很久很久了
他就是逡巡大河的稻草人
也是垂钓千年的罟者
  
白鳍豚
千年巨龟
古代残碑
  
不  明  漂  浮  物
稻草人把大河的漂浮物这样命名
  
稻草人已没有嘴
或者已不能言说
他只能在心中嘀咕或呼喊
他总是喃喃有词

        三

生命的峰巅
壮烈风景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这一刻  稻草人
为前方上空灿烂的霞彩惊呆了陶醉了
他尚未知道
那是一匹豹子的斑斓的背脊
或者是豹子华丽转身时
反衬或倒映在空中的背影
  
他甚至不知道
有那么一刻
或许在同一瞬间
他曾经与那匹豹子对视着
枯槁的躯壳
也要被豹子炯炯有神的耽耽虎视点燃而焚烧殆尽
  
        四

而大河的另一侧
稻草人的对岸
豹子登顶的同一侧
有一行人
却与这一切失之交臂
他们迤迤逦逦时走时停
正往相反的方向赶路
但闻锣鼓铿锵唢呐咿呀笙箫齐奏铙钹喧阗

稻草人依稀看见和听见
这一行若隐若现的怪诞行踪
按照当地民俗
迎娶或送葬都不应在黄昏或早上这个辰光
那么他们是在
赶尸
怪不得有一股浓烈的尸臭扑鼻而来
他们本来就是行尸走肉吧
他的脑海里一个闪念
似乎还掠过一丝恐怖
但他被更多更重要的事物和场景纠缠和分神
乃至他竟然不知孰轻孰重
像大河之上的迷雾般纠结了

在悬崖之上
在群山之巅
豹子也闻到了一股久违的人味
他也闻到其中夹杂着尸臭之味
               第三场
        五

豹子
我也曾是一匹灿烂的豹子
我也曾是一匹猛烈的豹子
豹子
为什么不带上我呢
我一直在寻找生命的峰巅呢
豹子
豹子
豹子

稻草人在心里不停地呼喊着
豹子
豹子
豹子

只见
一匹灿烂的豹子
              从
            天
            而
            降
  
豹子直接掉入河心
  
豹子是会游泳的
但豹子并不擅长游泳
他的伤口还在流血
或许还已经中毒
他被滔滔的河流裹挟着
有如一条困兽
他左冲右突奋力泅泳
却离河岸越来越远

稻草人解下缠在腰间的稻草绳
往河面扔去
并示意豹子游向那绳子
可是豹子全然不解其意
毫不理会地往下游奔突
只见那稻草绳竟像蛇豸般游向豹子
豹子则似越发惊恐地躲避而去

稻草人奋不顾身地投入河中
久违水性的他却被河水冲荡而下
他正要面临没顶之灾
只见河面不明漂浮物自行漂过来
驮着稻草人向岸边游去

稻草人刚要上岸
发现自己竟然是骑在一匹豹子的背脊之上
但他毫无惧色
仿佛这豹子原本就是自己的座骑
豹子却驮上他飞奔而去
向那群举行典礼或仪式的队伍飞奔而去
向那群行尸走肉飞  奔  而  去

                    第四场
        六

迎亲或送葬的队伍
举行典礼或仪式的队伍
赶尸的队伍
或者  一群行尸走肉
在路上突然停下来

有人突然咋呼起来
有没有听见老虎在吼

这年头哪里还有老虎
老虎不是被我们赶尽杀绝了吗

怎么没有
动物园里总该还有吧

对  对  对

不是还有标本吗
标本也可以起死复生呢

克隆
克隆
克隆

听说这一带还有豹子

豹子

报纸

豹子不就是报纸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纸老虎就是不堪一击

不好
好像那边有人在喊救命

我们是不是过去看一看
兴许还能够拔刀相助助人家一臂之力啊

岂止是一臂之力
人心齐泰山移
瞧我们人多势众的
怕不把凶手给早吓跑了

这年头有的是要钱不要命的
这年头有的是不要命要钱的
一定是有人杀人放火了
还想给人救命
自己赶紧逃命吧


老虎

豹子
真的跑过来了
赶紧逃命吧

                   第三幕
                      第五场
      七            
宽阔的公路上
一群人在围观
一个行装古怪的人躺在马路中间
据说刚刚被撞死
肇事者已驾车逃逸
几个交警在认真地
拍照和丈量
摄影和拍照
采样有效或无效的证据和痕迹

死者的遗物被放在一边
一斗笠
一蓑衣
一网
一罟
一绳
一箫
一笔


           
                    第六场
       八
硕大无朋的彩电屏幕
播音员平静地报道

××台××社××日报道
今天在×××号公路上又发生一起交通事故
一个行装古怪的老人或中年人被一辆重型卡车撞倒
当场死亡
肇事者已驾车逃逸
据目击者称
有人已看清肇事车辆的车牌号码为
HX1965—202……
后面的数字没有看清
后面有几位数也不清楚
而且死者的身份尚不明确
在他的身上没有搜到任何有效证明
死者没有身份证
身上一文不名
死者身边的遗物有
一网
一罟
一箫
一绳  稻草绳
一斗笠
一蓑衣
还有一支古怪的巨笔
形如蛇豸
状如阳具
无商标
无品牌
上面却庄严标识着四个古篆字      
据书法家识读应为
马  良  神  笔

下面播出一则悬赏通告和一则招领启事  
请知情者直接到有关部门举报或告知家属

有关部门敬告公众
最近雾霾天气严重
请大家务必注意身体健康和出行安全
车祸猛于虎
生命不可再

        九

谁说生命不可再

我就是那个被撞死的人


你没死

他真像电视里报道的
车祸被害人


白日见鬼了

别自己唬自己了
别自己蒙自己了

我们红裤党人
一不信神
二不怕鬼
三不怕妖

我们红袖党人
一不怕苦
二不怕死
三不怕闹

给  我  从  实  招  来

        十
我先来举报一个真相
撞死稻草人的不是别人
是一个叫烈豹的青年
当时他驾驶的恰好是一部烈豹牌汽车
他撞死的不是别人
既是他的父亲
也是他的兄弟
既是他的前世
也是他的今生
也可以说
就是他  自  己

(这个举报者
正是稻草人本人)

什么
这个疯老头儿
颠三倒四了一大堆
也没听懂他说的什么鬼话

你还是趁早溜吧
闹不好
我们头儿来了
把你扔进派出所去

一群男女城管人员一轰而上

        十一           
我是来自首的
我就是撞死稻草人的肇事者
也就是说
我  是  凶  手

我杀死了我的父亲
我杀死了我的兄弟
我毁掉了我的前世
我毁掉了我的今生
我毁掉了我的未来

我  是  杀  死  自  己  的  凶  手

我解脱了
我释然了
我自由了
我超然了


语无伦次的
你就是那个肇事者
你被监禁了
还叫嚷什么自由
你被逮捕了

一群武装警察
正义凛然地跑上来
给叫豹子的青年带上了手铐

         十二

我是烈豹
我是罟者
我是稻草人
我是千古追梦人
我是千古伤心人
我自己监禁着自己
谁还能再监禁我呢
我自己解放了自己
还需要别人解放吗





(其实
稻草人身上
只有一根稻草绳
还有
一斗笠
一蓑衣
一网
一罟
一箫

但他的那支所谓的
马良神笔
早已不翼而飞
或者被抢掠而去
                 第四幕
     十三

大河的尽头
逝水之涯
大海之滨

豹子
稻草人(罟者)
诗人
三位一体

一体三位
长发如鬃
须髯飘飘
仰首看天
面朝大海
手之蹈之
足之舞之

稻草人的咏唱

大海啊
缘着你高傲的脊梁
我又回到了你自由的乐邦
你那磅礴的巨浪
可是我幸福的座骑和眠床
我要重新投入你温暖的怀抱
作一个无拘无束的元素或鱼儿
或者一个美妙而欢快的音符
继续谱写你壮美的交响和华章


豹子的咏唱

豹子
豹子
豹子
我也曾是一匹灿烂的豹子
我也曾是一匹猛烈的豹子
我也曾是一匹放浪形骸的豹子
我也曾是一匹无牵无挂的豹子
我也曾是一匹自由自在的豹子
豹子
豹子
豹子

如今我要回到我真正自由的梦乡里去

稻草人
豹子
罟者
齐声合唱

永别了  青春的废墟
永别了  苦难的家乡
永别了  幸福的创造
永别了  灿烂的悲伤
永别了  回忆的回忆
永别了  真理和强梁


                             2013.3.10.—3.13.  
    
△注:本诗剧拟收入我正在撰写的后现代背景史诗《超尘》。
    《超尘》约计一万余行,20万字。包括《出尘》(上)[《崇阿》(上)《逝水》(上)]、《返尘》《尘寰》、《出尘》(下)《崇阿》(下》《逝水》(下)《超尘》[《火雪》、《天启》]四部七卷
   在《超尘》一书中,我采用了多重主题、多重命运、多重人格的叙述手法。并计划使用多体裁的超文本。
  《真相:拯救与再生》(原名《拯救真不是可以生搬硬套入现实的戏剧,也不是合乎一般文学原理的诗剧。它既是我心血来潮的结晶,也是我酝酿已久的主题。其叙事方法则揣摩更久。
  《真相》一剧可以使用多媒体的表现手法来演绎这种可能同时同地发生不同故事和场景的叙事,也可以采用当代最新的3D布景仪,多视角同台演出。
    在该剧里,以及《超尘》一书里,我采用了主人公三位一体或一位三体的写法,跟以往的复调叙事手法并不一样,希望同仁们见仁见智,不吝指教和批评!
  
                                            河西苦雨
                                                2013.3.13.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7 05:22 , Processed in 0.03737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