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633|回复: 0
收起左侧

[新诗] 2012年作品16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9 14: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人


距离和毛玻璃提前分割了我们
梦的手术噪乱中
活生生的爱人似已消失
一具沾着血、泪渍和红外线的担架
兀自在夜空里发光



金色的纸人


一张纸,原本蓄满空白
金色的夕阳像一个老男人的谎言浸泡了它
那面就变成光滑的金纸


夕阳慢慢下沉,金色的光晕
由亮变淡
乃至另一面完全沉入黑暗


声音逐渐嘈杂
一把剪刀
经过了某种鼓励
在胆怯的抖动的金纸内穿梭
仿佛为了不让它覆灭
一个声音低吼
剪出一个逼真的人形




深夜的一滴


它是那么醒目
我在空旷的深夜之途遇见了它
它发出的看似平淡的光
如永恒的来自天国的邀约

它似乎有着某种神秘的使命
周围的景物在夜色的抚慰里安眠
它却拒绝了这种安眠和微风
液态的身体在巨大的岩石上张开

深邃的黑夜囚禁了一切通行
它却仿佛无所知
它匍匐在平庸坚硬的大地上等待一个逃经此地的游魂
它知道它一定会遇见它
并随时向落魄的它开口
以一滴水、一滴露或一滴泪的形状
轻述漫长的原委


下一分钟

多想隆重的迎接它
拥抱它
让以往的程式搁置
献出其中荣耀的花枝
甚至不惜弯腰

然而却总如此刻
孤夜愈浓
繁星渐远
而它依然不确切
像一缕苦候的妙音
躲在未来之界
总能感觉它的律动
雾中却无身影


抱守词

你用如云的歌子将我召唤
眉眼低垂亲如两小无猜
美为你探路轻叩紧闭的门扉
你赠予的花枝令人欢愉
几乎让我在暗夜重醒
睡中我开怀大笑
忘记了此生的苦旅与沉沉荣光
而这一切皆如泡影
喉管里只有生活
粗暴的灌予冰凉的琼浆
冷风来袭
永夜
只能抱紧独醉



清明词

你高贵,你是天上的鸟,你翱翔!
我卑微,我是地上的土,死了把你埋


高处的鲑鱼

它以坚定的游姿从辽阔的海中央
返身时,欢宴里的宿醉正在弥漫
鱼类在发光的珊瑚间挥霍着海神的恩宠

冰冷的途中,除躲开巨兽们泛滥的贪欲
它还需不断的从八百万滴海水中
辨认出来自出生地的那一滴

没有谁能轻视鲑鱼的偏执
生命中壮丽的诗篇在曲折的洄游中显现
爱与使命在放弃与追寻中交替回旋

当它九死一生,终于摆脱苦海的侵蚀
新的死亡又伏在清澈的溪流里——
它已无法从淡水中进食,除非换掉肠胃

前面更有站立的虎视的悬崖
磨尖的岩石与饥饿的猛禽也正在等它
它们拦截在高处,知道鲑鱼必经此地

......所有的鲑鱼仿佛就这样被天然吞噬
但高处的鲑鱼——从不消失
最高的一只,空空的尸体横在峭壁之上

挂在银亮的瀑布深处
身后,含着甜蜜之血的溪流裹着它的卵群奔腾而下


出尘的云

褴褛的真破空而来
蒙满尘垢的铜象踏入赤心
晨雾里,妥协的飞虫
蜕下残破的漏光的金衣
在奔淌不息的夜河边
辞别一位毒汁裹身的故交
摇摇长尾离去

出尘的云却在天边低垂
它从天上来,还是
它要上天去
草木间的万物无暇分辨
惟星光和山峦密切注视着
回返之门沉重如狱

哦人间本就是一门糊涂学?
日月交替之际
风中的暗影如滚动的头颅



春日乱书

索然无味的春日
我像一个王朝的弃子独自在乡间游荡
褴褛的集市上
春风猛吹散乱的云袖
一截枯木的野史令人唏嘘
哦谁亲近矮凳谁就得俯身于地
至如今
我倒没什么荣耀可以牵绊
养蜂人的名号已成为昔日美谈
风暴席卷了天空使我日益空旷
大雨浇透了我
空山更是日日在催
我像是即将告别熙攘的红尘
临别前将眷顾慷慨馈赠


乡野与集市中的事物揪我心肝
我首先辞别一直跟随的傲慢
频频低头与弯腰
头顶的云卷云舒无暇顾及
卷走蜂王的大风啊
似乎已永不能再让我关注
却有那将我从尘埃里认出的花粉
稚嫩的香气
让我惊讶和羞愧
有时
一缕如烟的花魂远胜于天下
刀剑般矗立的王林





挽歌


很久很久了
久得仿佛指甲长入了肉里
我不敢看那些诗
那些裹满了礁石、飓风和海啸的诗


一个又一个夏天曾迷失在那里
平静的海潮突然会在半夜涨起
那时,岸边盘旋着一只大鸟
张开的翅膀,阔及千里


哦……那些绝世的美啊
曾教摧残我们的世界拥有一颗
年轻的心
……暗夜里扑打路灯的雪花
也是那么轻盈
……火车的哐当声
更像一支甜蜜的进行曲


那时,我真的像一个小木匠
日夜想建造一个
最傻最美的世界



星球


你消失了那么久
难道不是为了长久的忘却
星空中的划痕
漂白的羽毛正在努力擦洗


我请了乌云来
是为掩盖你无缘故的消失
乌云请了雷电来
——是为压住你的回声
你或许不晓得——你的回声多么激烈啊
我宁愿被雷声击倒——
获得寂静和空虚
哦,乌云最终带来了飘泼大雨
还有霸道而悲悯的台风
它们吹透我的身体
浸泡我的肋骨
……我当然又痛又苦啊
而它们也几乎抹去了你
弥漫在天际、云中的身与影





愿景


清澈如水的诗篇
将在静谧的山巅复现
叮咚之音劈开死寂的松林

一颗被世事荡涤千回的赤心
在迟暮的恋人身边
依然放出琥珀晨露的光芒

威仪具足的上师
授我以四十四个赫色宝匣
匣身是莹润如玉的时光

匣中之物
令我惊讶而释然
它们先后劫掠过同一个赶路人

此刻,……它们蜷缩着——
绝望、痛苦、饥饿、孤独、恐惧
忧伤、贫穷、失败、仇恨、霉运……

许多诡异的路口
它们曾着凶悍的面具阻拦……
嗳,我以为翠绿的青春

……以为激昂的情志
早已消失、永不再复活
哈、、




附:
世界名画配诗

列维坦/画《白桦林》
黑骆驼/诗

白桦林
    ——回赠

醉倒的光溢出时间遗忘的形象
失控的水露滚入大地干裂的胸膛
你说,“凭我要你这样”
在梦中就是这样
拘谨使得树梢避开惊雷
又加深着密林的幽愁
怎能有此刻这样的通明

啊这些云外飞来的绿
一枝一叶闪着天庭的光芒
还要什么星星  什么月亮
一棵白桦陪伴着另一棵白桦
枝叶相扶  形影互照
还分什么白色的光
还分什么黑色的光




《林间小道》

霍贝玛/画
黑骆驼/诗

人间真有这样的小道么
是乡野孕育了这条小道
还是这条小道养活了
恬美的乡野
就连树林的舞姿
也是那般优美
教堂也踮起脚尖
茅屋也踮起脚尖


《盲女》

约翰.埃.密莱画  
黑骆驼/诗


谁言她看不见
暴风和雷电打开了天眼
雨水打湿她裹身的衣衫
也冲刷净心灵的尘土
现在黑暗已消失
绚丽的酒飘扬在空中
鸟鸣的琴键多么光滑
她和心爱的小儿子
坐在上帝赠予的饱满的金黄中
忘我地嗅着命运浓郁的花香






苏格拉底之死


起来,不要匍匐在地
这世界既没有神仙
也没有仁慈的统治者
黑暗只能囚禁我的生活
而它羞辱不了伟大的死亡
记住,要永远地苏醒
勇敢的接受真理的考验
在这阴森的牢狱
看我愉快地将这杯鸩酒畅饮
它只能毒杀久经磨难的肉体
而我自由的灵魂必定永生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7 05:42 , Processed in 0.03624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