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997|回复: 0
收起左侧

苗红年2012年诗歌自选(15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3 22: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苗红年2012年诗歌自选(15首)

《壁虎》

我真想把它们贴上去,成为一件疑似的凶器
或当作这堵墙的节外生枝

牢固地,让荡漾的夜色变得无比生猛

《失身》

手,和手中的玩偶
伸出指甲,涂上植物的颜色。种出蜜来
这唯美的爱戴,我确信象征也可以结出果实

穿过针眼的情注定会被缝补到
那段裂痕的往生

你的手好烫。不是所有的冰块都能用来退烧
远去的身影是个擦拭不净的错别字
在她的练习题里。时隐时现

《去了》

去了。风,倒影水里的人
狂野的北斗七星在墨池打捞深陷的光芒
摘下整院的柿子后
这个秋天。远离的事物都静静入土

只有我和身旁的灯塔。潜伏在夜里
齐身的梦里,我们捧着哑谜
答案只属于明天早醒的人

月的投影把母亲的发簪挪到一边

《被侵蚀的词与句》



餐桌上,陌生女子送来含颔一笑
一下子,把我遣送到焦虑的囚牢

毛骨间滑行的俏皮
何为。馈赠如此廉价
何必



面对狂风凶悍的折枝
我无能为力,如面对她们的嚎啕大哭
递上纸巾,只不过是想擦掉
那颗挂在眼睫,尚未渗透记忆的

泪痕



儿子叫我用“只是”造句

我已经表达的太多,“只是”你有只防范的耳朵
失聪多年的木耳。在水里
松动了萎缩多年的阴暗面



山楂树下,守园的少女借绿荫安睡
阳光像一大把碎玻璃从她甜美的面颊划过

直到梦见了那颗红着诱人的果子
被路人顺手摘走。



烟雨深入。没有人家
那会有什么呢

一只燕子嗖地穿越而过
迷津如一坛正在泄气的酒酝

《黎 明》

黎明的脸屈从于老鼠的细胡
黎明的嘴刚刚涂上一层胭红
黎明的草帽挂在群星的胆囊
它一边哼着一边去投井捞月

这是适合鸡鸣狗盗的好时辰
有人把修改一夜的辞章扔下
有人在墓地里想转过身躺着
它蹑手蹑脚只怕惊醒这窗纸

那里画着梅像别在帽子的徽
那里坐着的人脸上没有表情
它带上头盔把几坨雀屎运走

《废城》

这无垠非常适合绘制
你把一生当作备忘,存放在小岛朝南的岙口
空闲之时。找来几根断枝在沙难上写些什么
等待西北风把经年积蓄的沉沦带回春天
就这样,你成了季末腐烂的支架

恒远,对于你来说
就是伴随这座岛屿安静地呆着
还有剩余的无望。还有几只鸥鸟和遍野的水仙
它们像一杯杯烈酒在替寂寥醍醐灌顶
用远的更远的距离来为远方的朋友封存燃烧的潮音
节日里,他们的短信像一个只只漂流瓶漂到你的手上
你总喜欢用掐指来估算这些在远处走失的脚躅

把眼前的不平等视作对手的盟约
或是俯瞰邻邦辽阔疆域的垛口
你曾捧起一把海水当作慈母的乳汁
吸吮它含垢忍辱的苦涩与笑声
读着秒针走失,你有了新的企图
把对江山的爱放在视野之外,把对草芥的怜悯
插在云鬓之间

大地不再是褊袒罪孽的收容所
所有的河流都已放虎归山
一支支溃败之旅,在它们到达时
你已经提前放闸,谁告诉这里就是世界的余生
是抵制夜色屠城的最后堤防

黄昏还在你宽畅的裸背上做俯卧撑
你呈现出的无畏与主观
是今夜公映的记录大片,是往昔美好时光的叠加
“我又是什么,药品合成的添加剂
只有副作用和引人入口的蜜甜,想像成月光的阴郁
不容易驱散,在复发中加重别人的
疼痛”。有许多神奇的人
高尚的人。安静的人。它们只不过比你多拥有了一个梦境
让自己放在乐曲的中央,你的中央
是无数次被倾倒的混浊,而你却保持至尊的清纯

出水的不是芙蓉,我们在一起游离
时间才是相知的共容
水的欢愉,你让我改变了对轻浮的看法
水里的黑鲷,从我身旁轻盈游过。它冷眼旁观
打量着这位闯入者滑稽的肥胖体型

《万物尽然》

最复杂的声音来自渺小的身体
这是午后的一段,在空中飞翔

鸟消失后。它展示出的歌声是朵轻云
带着致命的眷恋把我们引向世俗的高处

将会掀起暴风骤雨。将会是一次平局
它不断地扩散想把宽畅的天庭填平

这是真的,万物尽然
它确实从自己的内心整理出许多空间

奇怪的是,自从它斩草除根后
我的身体没有了沉重的负担

这样的结义有些奇妙。但又似乎没有着落
星星的闪耀是必然的。我只配与泥土一起腐败

《一幅旧画》

不需要替光阴作摹本。也无须眼神来拆解
就这样满目疮痍,让盗贼有扑空的感觉
刚转手的瓷正在走向它的垂暮之年
月色霸占前哨,迂回间
轻轻地把整个世界搞垮

盲目的事物都有一种致命的幻想
你折断指甲
让这无休止的延伸永远无法抵达
心的那一头

心不要慌啊,用阴暗面作纸
随手画那缺失的部分,让来者恨之入骨

《沙》

这是一次抱紧风云的路过,在野兽的趾缝间
它孤立成峰。正把藏匿在地下的种子弹劾出局

草木间的环肥燕瘦,都是它蒙难的十字架

《天赋》

仇恨是一种天赋。歌声里的快乐被层层剥夺
到后来,只剩下一座座群峰和峡谷
有更血性的秃鹫,在此结巢
风露出马脚。团聚是它们为孤独设置的障碍

其实岁月早已超出了它们的怒视之域
我也是其中一员,与流星保持同样陨落的姿态
爱火呵,请自己熄灭吧
此刻,我正为自己沮丧的厚度担忧
不要给我伺图报复的机会
别在新旧的仇恨里痴迷于那些娇纵的脸色
离凶器远一些,离笔尖近一些
让冒犯的输墨管愈渐充沛,并时刻保持传导的劲力
我只想在二者之间选择出逃的方向
像那棵拔地而起的茎干
面对未来,开出鲜艳的毒团

作为知情者,我确实不得安宁
我把自愈当作人生的悔过,像水滴在平静的桌面上干涸直至消失
只有现场是我留给你们的纪念

《使命》

我只配与失踪的人对话
切斯拉夫•米沃什或是保罗•策兰
他们的失踪是因为看不惯这充满偏见的社会
而我,就是这个偏见社会的偏见者
写反讽的诗,唱走调的歌
“时代过去了,那人还在倾注”

或者服从光的使命。去照亮泥土里倔强的种子
铲平埋葬我的一切,让我无处可躲
这样,就会像这棵摇晃的树
让那颗尚未泯灭的良心用斑驳陆离的阴影来呈现

我等待着,与失踪的人对话
我要告诉顾城扮演过的角色
现在还空缺着。他的童话世界里有一排绯红的婴孩
替他活着,天空逐渐弯曲
真理像一群亡灵流落江湖。

作为伪君子,我似乎不缺什么
但同时遇到这些道貌岸然的人的时候,我恨自己
为什么没有他们那样坦荡地把爱输得尽光

《风也不是拐骗者》

春天从来不会告知她来去的地址
只有用手去触摸那些模糊潮湿的形体
此处。她从我的身旁走散
嫩芽撩人。雾等着收拢迷情
多余的会被带走:那些收养过的恩情和戏耍
一个人的愁,不是心头的山水。不是落在眼睑温润的假设

风吹奏,风也不是拐骗者
它只是夏天受遣的殡殓者
它只是吹走了那些隐名埋姓的关照
吹走了纵横交错的前途
仿佛远古的城楼,飞蛾把灯罩上疑惑的影子俘获

梦多出一双捏紧的手指。它要的薄礼
私藏在我的枕下
总是拿来一面镜框。给我怀想
空白的肖像,谁在里面自在地板着脸
把沉睡与闪烁过的挂上去,把时光里的痛像星星一样嵌入
多年,好多年。无数年
需要用划伤过手的钉子,钉在
你早已被泪水掏空的双瞳里

风吹奏,风也不是拐骗者
每个事态,在你到来之前都插满鲜艳夺目的幌子

《雨》

鸟,腾空的榫。它一飞
支撑乌云的大梁就瞬时垮掉

天空,戳破的塑料袋护不住倾巢而去的力量
万物缠着湿绷带。把阵脚挪得更高

二袖挥出几处沼泽
速成的泥浆里开出三只叫蟾蜍的花儿
  
淋漓迷上冷抒情,班师返朝的队伍里
一群植物们举着勺子领回属于自己的汤水

倾慕者蒙在被里。闭目塞听
隔窗的日子,安逸。如停电的插座

《曙光》

天亮了,昨天已被一只裂缝的药罐贮存
像用过的参片。自身的能量不能渗透到今日的病灶

但苦涩的感觉仍然十分地道
西方的天空有张阴沉的脸皮,读史能解惑
喝茶也一样。喝着喝着。眼神清澈
当我用它接纳曙光
感觉到神正用开败的花儿给我戴高帽子

庇佑不知何物。它是世袭的
它有发达的根须
种菜的农民掘松泥土发现下面世界的蓬勃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30 16:28 , Processed in 0.035018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