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389|回复: 0
收起左侧

[新诗] 《年关将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6 16: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关将至》


这一天终到来,这一天也标志他
无功而返。假期,失眠的人正出现在
他人梦里,西风冷冽,未来的阴暗
降落在卦辞前。他须对自己有交待,
为何他迟迟难以面对词语和小理解?
他手中紧握的那支笔有弹性,摁一下,
就啪地弹一下,每一下象弹在心尖上,
辛苦和静寂,轰鸣的是微疼梦想,
海上花开在名誉里,明媚生机是时间,
新年是朴素的烟消云散,是相悖的光。


坏音符写在脸上。一个人穿过无数
延长音且终于休止后,命运未能给他
一个荡漾的好心情。沮丧与强起歌声
让可以流泪成为奢侈假象,嘎然而止的
是篇章,流沙向下,世事皆无回旋余地。
语塞的,许多事从来都未显焦急,只有
他心慌得不行,他伫立在阳台上如同
伫立在高翘的后甲板上,内心峭壁
叫飞鸟惊慌,年末的上衣,无辜荆条,
冷风是涌动残骸,他想起巴特农神庙。


那是一个内心拱顶带来的想法,飞鸟
绝唱,落日彤红,幽静,海涛喧响。
他需要这样的想像,身世感和作为感
要把他引至海边废墟,要让他失去能力,
或躲熟人,喝乱绪的酒,更多街区
在他心里徜徉时,天意焦虑,他吹不响
约好的口哨。他在写一封临别短信时,
雾恰好到来,象潜伏的先遗军,他觉得
人面桃花是十年前的事,篱笆上的抒情,
差不多了,他从人心的花名册里掉出来。


并持久地记住了心房轮廓。他在风中
抽烟,在路上停顿,姿势跟十年前一样。
十年前的河象一株倒下的植物,疯长,
或萎烂,平原与山谷,是河的同路人,
紊乱与疲倦漫过他身体时,村庄通上了
电流,一下子就塞满山坡,他净手,
准备吃晚饭并朗读文摘,暗哑校花不知道
自己总会闪身在文摘的思绪里,他们
没讲过话,他正在离开的路上,她望过来,
充满仪式,头发和未说的话象风沙一样。


年关将至。十年一梦。接下来,是去
上海,还是移民塞浦路斯?他驱车
奔向大海时,在心里再一次说出了自己
从前的名字。等待一列火车从前头滑过,
混乱悠长,触摸也悠长,上证指数
有了些松动,所有计策和愿景,都将随
他身体到达海边。他在等一次机会,等
篾笠上的花纹枯萎,等气流和烈酒,等
菠萝蜜转身,拆迁队的人,把白话刷在墙上,
现在,他等拼过老命的人在海边能喊出疼。


槐蓝言白 于2012年12月29日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7 05:40 , Processed in 0.03516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