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549|回复: 15
收起左侧

Emily Dickinson《有那么一倾天光》译诗-兼怀Dasha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19 22: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jb910 于 2013-1-6 15:17 编辑

译者小记 :
  日前望著Dasha横空潇洒而去,黯然中翻阅诗生活旧帖,犹如在碑林墓山里独行,只有回忆,没有回应,偶然瞥见此诗,恻恻然有了新的感动,仿佛又见到了昔日上窜下跳,活奔乱舞,一起讨论此诗的 Inandout(已殁),Dasha(已殁),潘灵剑,画皮,阿九諸友,悲愤再三不觉译完。
  其中,[郁抑]一词,袭自画皮,令我心醉神驰的[一倾天光] 一词,来自潘灵剑,而更大的砥砺,源于Dasha,不敢掠美,谨此说明。

[有那么一倾天光]译诗-兼怀Dasha     Tr. JB

有那么一倾天光,
冬日过午——
郁抑,重如
大教堂的音符—

讓我们神傷——
却找不到疤,
只是内心里不一樣
有意思的,就在這——

没人能說清——一些也好——
它是封印般的绝望——
無上的苦楚
来自虛空,落在我們——

它來时,四野听著——
影影綽綽——都屏住氣——
它散去,往返变化
如死神的脸色——


258               by Emily Dickinson

There’s a certain slant of light,
Winter Afternoons –
That oppresses, like the Heft
Of Cathedral Tunes –      

Heavenly Hurt, it gives us –
We can find no scar,
But internal difference,
Where the Meanings, are –

None may teach it – Any –
‘Tis the Seal Despair –
An imperial affliction
Sent us of the Air –

When it comes, the Landscape listens –
Shadows – hold their breath –
When it goes, ‘tis like the Distance
On the look of Death –
发表于 2012-12-20 01:5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虚坻 于 2012-12-24 12:30 编辑

前些日子也萌发了翻译此诗给Dasha的意念。多谢。
我翻译的时候,感觉on the look of the death比较难以发挥。因为如果过于抽象得翻译的话,
就会差池千里。

译记
在鹤见住的久了,发觉很多不起眼的寺庙,都是散在于居民区。更奇妙的是,圣经谈到“光”,
但观大大小小的寺庙无不如此。总持寺的坐月修禅,光永寺的永缘之光。再说,冬至,必行
一阳来复之礼。

穿过本町街道,一段小路后面,藏着大圣寺,寺前一块小石碑,墙角一块石匾,各自刻着四个
字:照干一阳。这几年每次经过,都会琢磨它的意思。它的中文渊源。斗胆借此一用,作为第
一句的开场。艾米莉何尝不如是,万物都是光的连接体。承恩于光,又是它的载体。



258

总有照干一阳,
冬日午后-
圣堂的礼拜一般
让人心如铅沉-

无上的伤痛,各自受用-
外表完好的我们,
除了内心的加减,
何处是意义的,所在-

无人可解-其意几何-
它是烙着封印的绝望-
唯我的哀伤
让我们沉浸其中-

它躯身而至,山水低眉-
影子-屏息-
它抽身去时,如瞻遗容
恍然隔世



P.S.:多休息。睡眠真的很重要。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0 20: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b910 于 2012-12-20 20:40 编辑

上午看了一下又增减一二字,我的理解大致就是那样了,其实,最后两句并不难译,问题出在翻译时,一旦套上Distance为”距离”的字义枷锁,去上下理解,自然会放不开,觉得难译。

此帖80次点击,真是”影影绰绰,都屏住气了”,虽就虚坻一人相伴烧诗祭天,Dasha,您也算不孤寂了,不過,我累了!
发表于 2012-12-21 00: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虚坻 于 2012-12-21 00:04 编辑

我的体会哦,可能我自己比较想表达出那种不能够再交流的感觉吧。
感觉艾米莉在说, none can teach it的时候,仿佛是在反对节哀顺变,亦或是对所谓的大彻大悟有抵抗。
any, 更接近“多少”吧。 再后来,我发觉要翻译这样的诗歌,首先是什么都不参考。只参考个人的经历来翻。
然后,第二步是把几个世界里翻译的这首诗歌做对比,会有一篇很好的文章。

不过,相对来说,我比以前更能够接受死亡了。
最后一句倒真的有横空而去的感觉。
发表于 2012-12-21 10: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九领二兄圣诞礼物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1 15: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b910 于 2012-12-21 19:02 编辑

两位,听听这"横空潇洒而去"的音乐,順祝 圣诞快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D65gI3Hbdk

Dasha
听了还行吧,我这儿有七片,都烧了给您, 圣诞快乐!
1.jpg
发表于 2012-12-22 13:48:34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翻完了。送给大家。也多谢两位好意好礼。

Youtube上有阅读,尚可一听。圣诞快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hSNSLhvVqs
发表于 2012-12-23 02:5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描摹观音法像的时候,一笔一划、点墨敷彩,心亦会随之圆善温润。那么,直面这样一首诗,所有的斟酌与锤炼,或许就是另一种奠念和冥想。

258

冬日午后,
有一束斜阳——
垂压,似凝重的
琴声回响教堂——

隐隐圣伤——
找不到疤痕,
内心却有异样,
即意涵之所在——

无人宣讲——丝毫——
封存的无望——
这从天而降的
苦痛以及哀伤——

它来时,四野谛听——
风影——屏息——
它去时,直若死神
脸上的邈茫——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3 08:3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b910 于 2012-12-23 12:09 编辑

虚坻さんの理解は非常に感謝しています。あなたの翻訳は、非常に日本古来のスタイルは、非常にユニークな感心する。

汤兄说得好,也译得好,若Dasha有如那么一倾天光,那汤兄便是晞微清澈的冬日曙光了,近观远眺,宿夜凝垢的耳目不觉一醒,看来,我的”昃光”( 午后阳光也),摆在结尾很是唐突,还是改回”它”。
发表于 2012-12-23 12: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旋久 于 2012-12-23 12:54 编辑

258

有一种斜照的日光,
冬天的下午 —
压迫人,就像高亢的
大教堂乐曲 —      

把天之伤给了我们 —
找不到伤痕,
但内里发生的变化,
是真义所存 —

没有人能传授 — 丝毫 —
是印玺绝望 —
是至高无上的折磨
从空中下传。

来的时候,四野谛听 —
阴影 — 屏住气 —
去的时候,就像死亡
脸上的疏离 —

心香一瓣,上闻于天。
发表于 2012-12-23 19: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虚坻 于 2012-12-24 11:46 编辑

原来jb兄日文也很熟络!真的好有意思,日语和港式粤语里头总感觉残留着有更多的古意。

估计假期到了,大家或许会放松来玩了。
我是夜猫子型的,所以也提醒大家跟我一样,注意休息。估计认真的Dasha每日的休息时间肯定很少。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5 19: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b910 于 2012-12-25 19:18 编辑

这十来天,我大抵把豆瓣,微博,网上读书园地,诗生活,天涯,玛雅咖啡相关的帖子逐一看完了,能存念的就擱到硬碟深處,不能留住的只能无言,如下的曲子悠扬深远,送给这阵子隔空相伴的楼上诸位,也给Dasha,如渠多年前所云 : 「就这样我们活着,总在别离中。」
Gregorian - Brothers in Arm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DsCfIVJDG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5vib8obek
发表于 2013-9-6 13: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发表于 2013-9-6 15: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dasha已经走了吗?如果不是看到这个帖子,我还不知道。
多少生命都消散这空气里啊。人就像草木一样,春华秋实。自然规律无人可以抗拒。可是老天为什么没有勇气毁灭整个世界呢?
天若有情天亦老。而造物主是无情的,借着我们的新陈代谢,所以万古长青。

这里的distance,大家误会了。Distance这里是distant的名词。Distant: remote in manner. 冷漠,无动于衷。
发表于 2013-9-6 15: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slant, 让人联想到 '/', 倾斜着的光线。

oppress,压迫着。

like the heft of cathedral tunes:犹如大教堂曲的凝重

heavenly hurt: 上天的伤害

'Tis the Seal Despair: 它是封缄一般的绝望

An imperial affliction sent us of Air: 苍穹赐予我们的庄严的苦痛
发表于 2013-9-6 19:26: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Tis the Seal Despair
Seal, Despair 是同位语.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9 10:27 , Processed in 0.05144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