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0606|回复: 41
收起左侧

X.J.肯尼迪诗选译(投稿《诗生活年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3 23:0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周旋久 于 2012-12-9 23:37 编辑

无声的手机

在机场的候机室,手机主人
手机不响时一副失意神态,
无水转动的磨石,自矜身份,
他们恼火了,坐立不安起来。
囚犯看着牢房的空墙发傻,
指头在无语的手机上乱按。
总得有个他们能拨的号码
好向我们表明他们不孤单。

Silent Cell Phones

In airport waiting rooms, owners of cell phones
Look wistful when their phones lie silent, millstones
That no stream turns. Mindful of their high stations,
They squirm and fidget their exasperations,
Prisoners staring at a blank cell wall,
Their fingers idle on each speechless phone.
There ought to be a number they could call
To demonstrate to us they’re not alone.


储藏室

你不在家的时候
我松鼠一样储起
一堆琐碎的消息
还没剥壳,我保留

等你回来告诉你
同时由于我没有
你在家来听我说
便积得越来越多。

再过些日子我会
度过这裂痕收到
你的厚礼:你接受
爆橡果作为心意。

Storehouse

Whenever you’re away
I squirrel up a heap
Of unimportant news
That, still unshelled, I keep

To tell when you return
And meanwhile, since I lack
A listener in you,
Keep adding to the stack.

In days now I’ll receive
From living through our rift
Your rich gift: that you’d take
Cracked acorns for a gift.


三十年后旧友重逢

拿掉面具。我知道是你。
那些皱纹、凹陷的嘴角
和眼袋也不能掩藏
我过去熟悉的坏笑。

这是你我之间的万圣节,
仿佛有意把对方惊吓,
我们面对面,隔着
一口假牙,一头白发。

Meeting a Friend Again After Thirty Years

Take off that mask. I know it’s you.
Those wrinkles, sunken chin,
And goggled eyes can’t quite disguise
Your wry familiar grin.

This is our mutual Halloween.
As though we mean to scare,
We face each other through a screen
Of fake teeth, whitened hair.


脱离了星宿

今天我们的星宿
显示凶险的星象:
人人各自长忧愁,
抛掉所有的希望。

一腔热血却不服。
我们选择了狂喜,
从此脱离了星宿
很是乐意活下去。

Out of Tune with the Stars

Our stars today foretell
A baleful horoscope:
In separate glooms to dwell,
Abandoning all hope,

But blood in us demurs.
We opt for ecstasy,
Out of tune with the stars
And well content to be.


后序

去吧,懒散的书。只管去。
五十年来你脚穿袜子在屋子里晃荡
巴结一面镜子
排演你的脸。为什么
你不找份工作呢?

唱给在乎
文字和韵律结合的人听。
唱吧,但不要刻意
不知所云。

唱在松手的情侣
捧书夜读的时候,
余烬在壁炉中难受。
然后被丢开,你唱着
砰然着陆。

Envoi

Go, slothful book. Just go.
Fifty years slopping around the house in your sock-feet
Sucking up to a looking-glass
Rehearsing your face. Why
Don’t you get a job?

Sing for one who will care
When words with a rhythm align.
Sing, but not contrive
Clear sense to rob.

Sing in the loosening hands
Of lovers who read late
While embers anguish underneath a grate.
Sing as your weight, abandoned then,
Crash-lands.



诗人简介:X.J.肯尼迪(X. J. Kennedy)1929年生于新泽西州,先后就学于哥伦比亚大学、巴黎索邦大学、密歇根大学,写诗的同时,也致力于儿童文学创作及翻译,并编有多部文学选集和教材,《诗歌指南》(An Introduction to Poetry)尤其影响深远,目前已更新至第13版。肯尼迪是为数不多的仍然坚持格律诗创作并且获得较高声誉的当代美国诗人,以幽默机智的轻松诗著称。这里翻译的几首诗选自2007年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出版的In a Prominent Bar in Secaucus: New and Selected Poems, 1955-2007一书。有关肯尼迪及其作品的更多信息可以访问其主页http://xjanddorothymkennedy.com/.

译者简介:周旋久,本名黄金山,广东潮汕人,职校教师,现居广州。译过《无所谈,无所不谈——贝洛克随笔》一书,曾获梁实秋文学奖、台大文学翻译奖、青年文学奖等翻译奖项。
发表于 2012-12-6 13: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mmyleea 于 2012-12-6 13:42 编辑

周兄好译!
 楼主| 发表于 2012-12-7 20: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tommyleea 发表于 2012-12-6 13:40
周兄好译!

自觉大多译得不好,多谢Tommy兄鼓励!
发表于 2013-1-4 16: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才十年的光阴,周兄俨然已成了文学奖的常胜军。
发表于 2013-1-4 20: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家己人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00:04:47 | 显示全部楼层
jb910 发表于 2013-1-4 16:27
没想到才十年的光阴,周兄俨然已成了文学奖的常胜军。

这几年弟真的是各种翻译比赛的常客。不避“士女之丑行”,汇报一下我得过的翻译奖,可能很多同好不知道世上居然有这么多翻译比赛呢:

2012年 台湾第25届梁实秋文学奖翻译类译文组 首奖
2012年 香港第39届青年文学奖翻译文学公开组 冠军
2012年 台湾第2届台大文学翻译奖社会人士组 首奖
2011年 台湾第24届梁实秋文学奖翻译类译诗组 首奖
2011年 上海第8届CASIO杯翻译竞赛 英语组 三等奖
2010年 台湾第23届梁实秋文学奖翻译类译诗组 评审奖
2010年 第22届韩素音青年翻译奖 优秀奖
2010年 北京首届《英语世界》杯翻译比赛 三等奖
2009年 上海第6届CASIO杯翻译竞赛 英语组 优胜奖
2008年 台湾第21届梁实秋文学奖翻译类译诗组 评审团奖
2008年 上海第5届CASIO杯翻译竞赛 英语组 三等奖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00: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文熙 发表于 2013-1-4 20:06
原来是家己人

老乡见老乡,两眼{:4_96:}
发表于 2013-1-5 11: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RE: X.J.肯尼迪诗选译(投稿《诗生活年选》)

周旋久 发表于 2013-1-5 00:10
老乡见老乡,两眼

我觉得应该是“老乡见老乡,背后来几枪”
发表于 2013-1-6 10: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旋久 发表于 2013-1-5 00:04
这几年弟真的是各种翻译比赛的常客。不避“士女之丑行”,汇报一下我得过的翻译奖,可能很多同好不知道世 ...

刮目相看噢。
祝贺!
发表于 2013-1-8 22: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兄猴塞利!看后还有个感想:唯独Casio似乎不咋待见你哦。:)
发表于 2013-1-9 02: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年后旧友相逢》
Your wry familiar grin中的wry似乎与后面的鬼节暗中呼应,因为wry是非正常的面貌,很鬼。
所以似乎应该翻译出来。

Envoi 似乎是要给什么送行似的,送给什么:书? the one who care when words align with a rhythm? the lovers who read late?

唱给在乎
文字和韵律结合的人听。---我和你的理解一致”要唱给懂(诗歌)的人听“,但觉得这两行没有充分传达出”唱给那个当词与节奏合拍时才在乎的人听“这层意思。
 楼主| 发表于 2013-1-10 15: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tommyleea 发表于 2013-1-8 22:40
周兄猴塞利!看后还有个感想:唯独Casio似乎不咋待见你哦。:)

"Casio"给了三个奖,也算恩宠有加了吧,不过作为奖品的Casio相机真的很差劲。:)
 楼主| 发表于 2013-1-10 16: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旋久 于 2013-1-12 23:32 编辑
得一忘二 发表于 2013-1-9 02:18
《三十年后旧友相逢》
Your wry familiar grin中的wry似乎与后面的鬼节暗中呼应,因为wry是非正常的面貌, ...


得兄太狠了,专挑我自己觉得译得还可以的下手。:)
wry字用来形容表情似乎常带俏皮意味,坏笑也可以有表情很“鬼”的暗示。
Envoi/envoy有词典译为“结尾诗节”“跋”。“结尾诗节”不合适,因为这里是压卷的一首诗;跋似乎没见过用诗体写的,所以不取。想过用“乱”或“乱曰”,像《文心雕龙》那样,是结尾起总结补充作用的诗,但太文了,也不取。“后序”作为文体名,不知有没有纯用诗体写成的,但“诗后序”很常见,,如文天祥《〈指南录〉后序》,又有“序诗”之类,所以选择它。查了词典,才知道envoi正如得兄所说,有送行的含义,从诗开头看来,这里应该是送书。正好“序/赠序”也是用来送行的,著名的如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韩愈《送李愿归盘谷序》等,不过这是事后诸葛亮的强词夺理哈。
the one who care when words align with a rhythm这句我自己也觉得译文不到位,容我再想想。when似乎也不宜太突出,比如I like when you give me advice这样的句子,我想还是译成“我喜欢你给我提建议”自然一点。
发表于 2013-1-12 11: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b910 于 2013-1-12 21:46 编辑

看来,梁实秋文学奖丰厚些,扣掉来回机票与食宿,剩下的铜板,周兄还可在巷子口买碗面温肚皮,由是观之,译诗也者,自娱娱友,足矣,真当本业,走出眼前尺寸之地,四顾茫然,妻离仔散之日不远矣,然者何其怪哉,区区如此的圈子,竟还有那么多的大傻,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 22: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旋久 于 2013-1-12 23:05 编辑
jb910 发表于 2013-1-12 11:02
看来,梁实秋文学奖丰厚些,扣掉来回机票与食宿,剩下的铜板,周兄还可在巷子口买碗面温肚皮,由是观之,译 ...


兄说的何尝不是,译诗消磨心志,所以弟至今三十出头,孑然一身,不敢有室家之思啊,呵呵。

想起颜元叔氏一篇妙文《英诗误我》,贴个音频,博兄一粲:
《英诗误我》朗读版
颜元叔尚且如此,我辈更无地自容矣。
发表于 2013-1-12 23: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X.J.肯尼迪诗选译(投稿《诗生活年选》)

周旋久 发表于 2013-1-12 22:51
兄说的何尝不是,译诗消磨心志,所以弟至今三十出头,孑然一身,不敢有室家之思啊,呵呵。

想起颜元叔氏 ...

既然你都知道英诗无边,那就回头吧,回头是岸了。
发表于 2013-1-12 23: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b910 于 2013-1-12 23:58 编辑

颜先生几天前谢世了,你知道吗?

我差不多就是看他的散文长大的,很多年前听过他的课,当时只见他陷在椅子里自顾自念着书,不见妙语如珠与神采飞扬,也不理学生,很是乏味,为稻梁谋而犯了职业倦怠症,我想,就是那样子吧,《英诗误我》貌似嬉谑,内里流淌着的其实是深沉的悲哀,译诗是条人迹罕至的路,空谷足音之感,让人悠然神往,但拿来当本业,到暮年,很难不像颜先生那样子。
发表于 2013-1-13 00: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RE: X.J.肯尼迪诗选译(投稿《诗生活年选》)

jb910 发表于 2013-1-12 23:47
颜先生几天前谢世了,你知道吗?

我差不多就是看他的散文长大的,很多年前听过他的课,当时只见他陷在椅子 ...

可敬、可叹、可悲
 楼主| 发表于 2013-1-13 00: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jb910 发表于 2013-1-12 23:47
颜先生几天前谢世了,你知道吗?

我差不多就是看他的散文长大的,很多年前听过他的课,当时只见他陷在椅子 ...

您这一说,我上网搜了一下,原来2012年12月26日就去世了,1933年生人,享年80岁,高寿而终,庶几无憾了吧。颜先生那样子,我辈——还是说我吧,呵呵,——已经不敢指望得其万一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13 00:4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文熙 发表于 2013-1-12 23:38
既然你都知道英诗无边,那就回头吧,回头是岸了。

这话只宜对颜先生说,不过他已经走了。至于我,还没资格说什么回头是岸的话。这就像要我说“我要把范冰冰甩了!”这不是很可笑嘛。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7 23:41 , Processed in 0.054016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