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662|回复: 0
收起左侧

《花鸟》外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21 16: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花鸟》



败阵的花,在午后小鸟冲出壁钟时屈从了身姿。
花啊,花啊花啊,鸟叫唤了三声,遗老已无发辫,
失去悲伤和情困,它把昨天辜负,又辜负
了今天的一半。午后是午后的邮差,倦怠的花
在阳台小凳上送来书信,羞惭无处凭吊,
脱帽在幽暗年代,鸟,在人马深处,神情讶然。



城市嘈杂和淡漠的人际关系辅助了自由心灵。
居家沙龙多么让人沮丧,微风走近,又远去,
极度凝望,不确定疑问直叫鸟一条道啼到黑,
落草快意里有披头散发的嘘唏。花萼上有一滴
水珠来历不明,它风来勘破,飘摇了神灵,
它哭后展颜,万物景象的崩飞,如一池萍碎。



槐蓝言白 于2012年9月26日



《真相》



一张纸,一只笔,就算有过交流,也终归要
相互抛弃。现实是一个篮子,理想口音生僻地
活在它周围,一只秋千的浪漫来自于镣铐、芳心
和闹春风。这都是真相,豪情的温馨,迟暮的
伦理,撒谎的人有摇摇荡荡的牙疼,口语是语言的
豆腐,不言真相的鼻子越来越长,衷肠已无从知悉。



“不,右倾的思想我用左手写,左倾的用右手写,
而我自己完全是在中间的。”撒谎的人不熬夜,
爱吃青菜,唤来一只鹈鹕打通了壬督二脉,保存了
自己。只是娥眉外面有一张结霜的脸,脸上面具
是一把铜号融化铸成。小鹿有梅花蹄,双颊生香,
暗辉浮动,它惊诧于这好天气里何来嘹亮的冰冷。



槐蓝言白 于2012年9月26日



《命运》


他几乎就淡然了,疮毒和菌落,是念念有词的
易生物,音乐响起时,阳光躲得过作曲家的幽暗,
躲不过三千尺的黑发空垂。黑中幽灵,任意出现在
测湿器的度量中,幻灯机喀嚓喀嚓,瞻顾的痕迹
不断显影,一纸相谈中尽是象形图画,他们吵架,
又或者不吵架,坏性子的风一生没离开好性子的大地。



口腹自役,菜肴谨慎,执着的手在青春之后反复环抱。
一个稻草人占用的立锥之地,跟一个真人一样多,
人真渺小。一块玉,一根骨头,一颗小螺丝壳,
庇佑的坠子会从胸前放大到天空,他一发微博,
他们就说他中奖了,漏船载酒里总有刺向他的
剑花一朵,如果他长时间沉默,世界里的他,是零。


槐蓝言白 于2012年9月26日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2-28 10:49 , Processed in 0.03491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