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132|回复: 9
收起左侧

[新诗] 粉墨登场(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18 19:4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粉墨登场(组诗)
              张成德



非法的临摹

一片宽敞
你手敲电脑,耳听P3,观看
“西园雅集”的地方

太湖石,鸡血石,田黄石,穿着无比瞌睡的浴衣
会见你
你身陷中的沙发,观看中的沙发
与一个悬空而来的笼子对峙着
美丽的绝句
无论是山水中的留影
还是明式官帽椅
飘来的雪花,电子天气
都是大江东去的赤壁

去往高处的台阶
告诉我要穿破多少只千层布底
我以脚步为拓印
去看万张图片剪枝内的梨花开

在此宁静的时刻
有什么可以接受,又有什么
不能接受
金钱、美女、石头,零乱的不毛之地
你看到的城市巨厦
它们是一航母的胖子
带着这类点心驶向另类海防线
此刻的你有着烈火一号的地对空
她有流星二号空对地
它们是地面开放的盆景
烟花的短信

让石头发出它的光
照亮一只猫的图案
你的誓言是一黑色画板
灯光制造猫身的画板
是骨灰盒内亮着的鬼吹灯
二个翠柏之间
你坐在它的中间
一本哲学的书让你活到老年

家庭,从空中垂到床前的灯泡
放射着一个人成长的睡眠

同志和春天,它们
永远是一对水的龙头、灯的开关
保持着永远的血液和循环
你有怎样的矛刺向我的秦

你委身一个睡床之时
把一个孤柳之躯
当作观象内的活字典

—孙行者大战红孩儿
现身于冰激凌的塔尖
西天问禅
你的手拿什么样草莓的形象
去叩春天的门、树上的请柬

我有小板凳
不入二十一世纪和你猫腻
这是闯将对你的宣言

在木屑满地
一棵剖开的树被改制成大地的十字架
你舒服地躺在上面,享受
不是受难的主
顶多是一个木匠身份

你成为不了龙袍蟒褂的主
西天升空的主
更不是一个东方的像章
你只不过是手抄本的心情
由无数吨冥币打造中的十字献身
不是脚手架或傍晚的景
顶多是星期八的随笔
巴洛克的拳头,它
高出城市的上空
在把你这浮云之上的蹦极者
拉到汽球的斜回归线

在此光头的时刻
一只猪被剔除了体毛
被另一样的猪所追赶
你所看到的是文字追赶文字的
肉身
陷落于一只集结号的花腔中
是英文求偶于A
还是汉字对立于B
这南征北战的闪击战
谁杂种谁好汉
谁发现了带有
纯角的脑袋

……骚扰期间拒绝理论
以免打搅下一代
却有声音传来一
“奶奶你听我说”
后奶奶找到了主义
后奶奶被供置于带格子的画框里面
后奶奶找到了“八个雅路”的轴心

一个小男孩以倒立的姿势声明
我是少林一指禅
专打你这类白骨精
一个小女子称
我才是老佛爷的继位人
送佛要送到西天

不要开枪是我
我才是你们要找的人

面对一片汪洋
有人抱起一个婴儿的啼哭
把尿撒向了它们

而我说都别动
我才是你们要收藏的明式家具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海灯法师、让子弹飞
冰山上的来客、铁道卫士
独立大队、鸡毛信
林家铺子、上甘岭、乌鸦和麻雀
你们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

此刻,无比宽敞明亮的地方
是瘦身人心中的红太阳

—你挥动一面小旗,口哨内的绕口令
调遣着悬空而下的天梯
让有想像欲的人都爬上去

你把钢钎插向舌头冒烟的炉具
却忘记自己不抵星火的智力
挑战火树银花不夜之天
你把汗水、泪水、洗脚水连同口水
都搭上,也回放不出
草船借箭的赤壁、甘露寺推进的赤壁
舌战群儒的羽扇纶巾
你的样子是华容道的样子
是天下第一英雄被火烧成战船的样子

战无不胜的修鞋主义
战无不胜的昆虫主义
战无不胜咖啡主义、可乐主义、躲躲猫主义、比基尼主义、伟哥主义
你们、你们别结,说万岁
或起立
你们都中了空城计


事件:行进中的影像

在一个绿色的草坪的时间
你累了,在成为三个女神的身份

你向往的泡泡糖的日子
已是铁线之上的手套、围裙、毛巾

在这白白的光阴,一只鸭子
游向了一个无头的白色瓷像
这浪子式的回头,它惊艳了
游园之痛,那么多
有种的憋尿中的人

生活是那么的挺拔连接着它的曲线
带着一个人指尖上的艰辛
你说的“曹操”真的到了
我在一个简陋的洗手间
听到的水声是尿液的流淌
不是血液的扩张

在此打眼,刻章,办证、发票、安装的时刻
我的牙膏式肉身
经历了太多的挤压,才有了
炊烟袅袅中的半秒

让一个雕像一生站在一本摊开的书上
是否真成为一个春秋式的人物
她被文字挟持的时间
太久了
她是否真的意识到这场根塑式热身

向前进,向前进
一只舞蹈的足尖
它还原了舞台自怜情结
这犹如从荆棘之丛突围的美丽
她的原产地是一只汽球的美丽

你没有见过的美丽,还有多少
你见过模特的大腿,倒立中的扮相
被一支步枪安装到膝关节之处
她又一次被谁射向了舞台之地
命运的安排至少三部曲
相拥的姿式成为女神
被人抚摸的头颅
成为安慰
另一类成为兔子的耳朵目光的下垂

把量身中的尺
当作一种碑贴去练习
多么地惊心,那个人
把一根树、年迈的树
安排成三种不锈钢式身份
多么地惊心,那身份
站着式趴下
你们这些不知高低的人,隐香阁内出入的人
站在自己蛋糕上,裸露一片海滩
你们幸福之时被美女们当成了箭

却不知走西口的沙尘是从一只嘴巴内吹出的
所有的老爷车队,也是从那里落地的
正享受着漫天的板砖松骨疏筋

你以为骑在大象之上的小女子
执一根木枪就是一场战争
你以为果子能击穿所有的大山
你只是行走的鸡毛掸子
美女的风衣肩上
地面拖动的大口袋
出入工业制造浇铸之地

你所讲述的“大春见义勇为”
是一种深山见太阳的果敢行动
是让一个美女告别一种被蹂躏的方式
石头、击碎红灯的地方

废弃的美丽
是让“白毛女子重新赎身”
给一个伤疤的眼睛
戴上一副变色镜
让一种鸡血使得她红光满面
让她秀发飘飘中露出洁白牙齿

纸船明烛照天烧
让她从既定的格子从内向外烧

七十年后的动车正追赶以前的背影
“大春”将一面旗帜挂在
喜字当门的家中

在你成为女神之前
你还要穿越一个由太湖石装置的洗手间
还要经历美女如云的台阶中秀场
一条狗多条狗,相伴美女的步伐向前进
向灯光向夜晚向嫦娥的丰乳肥臀

你的邯郸学步
是一个维纳斯手中的苹果
被虫狂咬过的苹果,引领在身边
她身后基座肖像
已是一个牛头马面的出现
出现在一条铁轨插向田野的沿线
出现轨道两侧二个打伞的人
永不相见

伴随一生“三鹿奶粉”
你可以把石头攥出水来
你的代价就是被鸡蛋敲打的代价
你的卡恩不住我们街区
你以小猪形象出现在超市
专挑垃圾食品

你们应该向所有B血型的人道歉
“93”来二两
戴避孕套不算弓虽女干

剪饼,果子,鸡蛋,多放香菜
它也是一种微神的词

抽空水库的设想是大众的心里反应
你想喝尿吗
此住户家里只有卫生纸

和天上动着的云比
地上的人多么地是雕塑和神经

派遗五组消防队员去救一只猫
的确太惊险

某些事情在旅馆房间做
某些石头在沙滩来表演

14岁那年我进了后宫
24岁那年我削发为尼
30岁那年我失去亲生女儿
32岁那年我成为大唐皇后
61岁我失去二儿子流放了三儿子囚禁了四儿子
66岁那年我登上女皇大位
82岁那年我准备一块无字碑

你不缺身体,不缺技术,缺的是什么


午夜的沙子

一双纤足安装了高跟时间
它的尖利底部是一个微型的发射塔尖
拖动着地面之上那人的时间

我驱动蒲公英的车轮,下一站地
就去会见我的牡丹
去看一只喇叭的宣讲人

城市,这巨大的烟囱
是一个男人的阳具,再把美色
的照片
悬挂于它的顶端
也让一只空中的蜘蛛
再次翻动了肉身
看一支老刀牌似香烟
灰尘如鸦的天

你是神,顶多是小神的看门人
充当阳具的土行孙
在此灰色的季节,惊心中的
断线秋千
有人扑向了另朵高处的云
有蛇一样花纹
被人穿在了大白之天
成为盛大演奏中的过敏源

它,托盘内龙虾和香槟
成为马甲日夜穿梭的舞台
她,亮相的酥胸带着水母的眼睛
他杯内的焰火,毁掉不只是一个夜晚
乳汁下滑内的风筝

喂喂喂,你的电话老是忙音
喂喂喂,你的网络站立了
黑客的另类脸
无论多么酷的人,今天
都不能将一个清晰的言辞
捎给此刻的时辰

除非企鹅再次探出水面
除非你以游园的姿势
拍照于另个舰板
除非所有坐禅的日子
有双牛角长出你头顶前

911号飞机它们突破了失乐园的上天
你的穿衣镜之间仍遭击着雷电
西方以肉体形式重返地面
却不抵你光头之上一把折开的
桃花扇

在此读秒的时刻
泰森再次被拳头击倒了擂台边
失去世界的半张脸
却让一只狸猫在鲤鱼的身上
唱出了翻身道睛好诗篇

你谴责狐狸的世界
却将它搂在怀里
一不小心它们炼成了丹

你在一个信号灯的线路上溜着旱冰
却忘了天下无贼
并不是讲给一个耳朵的提醒
高尔夫的球洞不止是人间的蜘蛛洞、猫儿洞
它时刻有女娲补天的托马斯三百六十度似旋转
你的动作常年的动作
是一个笑形的脸,品足一个
左手掌内握住了三个海狼式身份
右手缴获了它的器械和子弹

你要在百米大赛中将一把伞
接力式传递给另一个队员

你没见过一只大大的木头鸟
开裂中张开了翅膀,飞向了
风暴之圈,月亮之眼

冲向了一个手掌之内
转动的地球卫星
有一个指头伸向了天空,说
世界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不同无耻的东西连线

犹如把刀子、叉子,筷类物体
伫立在一只昆虫旁边
不吃是光荣的因果
我视你为我的前半身

这就要求我以半截之梯,全节之梯
立于高处才能会见到你的脸

在这样的日子,你的香烟作用
是追寻着它的飘升、扩散中的发现
你要找到的爱人
烟,可以为你连线
穿裤子的不一定是云的形状
你把肉体看作云时
它不一定是肉身

一个夜晚的窗帘吹倒
那么多婴儿的精气神儿
是星星的作用,还是月亮的用功
把一个年轮的树当作桌面
去截取
鸟从此立在了谁的旁边
发表于 2012-11-22 11: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已见 兄 在 主坛www.201954.com
 楼主| 发表于 2013-2-9 07: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传灯 发表于 2012-11-22 11:12
已见 兄 在 主坛www.201954.com

新春快乐吉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9 13: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传灯 发表于 2012-11-22 11:12
已见 兄 在 主坛www.201954.com

提提!
发表于 2013-2-19 21: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信手沾来,风生水起,成德兄太有才了,你不多见于当今诗坛的宏大气象,让我羡慕得要死啊!
额手为敬!新年新祺!

 楼主| 发表于 2013-2-21 06:5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河西苦雨 发表于 2013-2-19 21:19
信手沾来,风生水起,成德兄太有才了,你不多见于当今诗坛的宏大气象,让我羡慕得要死啊!
额手为敬!新年 ...

这组诗去年发表《作家》八期作品,此来助兴!其中有的选入“2012年最佳诗歌”,可惜在此没有它的知音啊!
发表于 2013-2-21 10:3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成德兄,我完全能领会到你作品的博大精深,越是这样,越让我诚惶诚恐,感到自己的虚度年华,心智渐衰。我只有学夸父逐日了!
发表于 2013-2-21 10: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张成德的作品,非常人可学,没有足够的诗学造诣,没有一定的文化积淀,没有足够的耐心,恐怕连读下来也会感到困难和压迫。但越是这样,越见作者功力。而诗人在作品中表现得却来去自如,淋漓酣畅,令人有醍醐灌顶,纷至沓来,穷于应付之叹!
发表于 2013-2-21 10: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张成德的长诗和组诗主要应用了一种事象主义和文化主义的表现手法,但不停留于事象,也没有卖弄的嫌疑。更不是那种以玩弄语言的障眼法,文字的迷魂阵的所谓诗到语言为止的诗歌嬉皮士。成德敬谨的诗风,雄浑的气息,确实值得我们仰慕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3-2-21 22:2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河西苦雨 发表于 2013-2-21 10:59
诗人张成德的长诗和组诗主要应用了一种事象主义和文化主义的表现手法,但不停留于事象,也没有卖弄的嫌疑。 ...

多谢朋友的鼓励!诗歌的小圈子,江湖习气我深深体验到了!好在我的作品多在一些名刊发过,来此网络窜窜认识一下朋友罢了!建议阁下去一下”北京文艺网华文诗歌奖大赛“地玩玩去,会有收获!更有”杨练“唐晓渡”西川“”翟永明“等学界高人在此互动!握手!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7 05:36 , Processed in 0.06528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