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270|回复: 0
收起左侧

《未竟》和《长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15 10: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未竟》和《长成》


《未竟》


澎湃的心海,多年后,象锅中的水被收干。
他有晶莹盐粒,有紧抓后留下的白发和沉郁。



站在高处,就天人合一,他只读一首诗,
最后的书写,是最后大地转阴的高处。



他的手机是他的兵器和典藏。他有庞大的
军队,和庞大的一群孩子,他没有时间。



而一生大事,淤积在胸中,时间里,好事
坏事泥沙俱下,活着就是不断地接纳它们。



还要不断地指挥军队和孩子们送出,和昨天
签下分手协议,不撒手,抓紧今日脱皮的墙布。



槐蓝言白 于2012年11月11日



《长成》


从宽巷子到窄巷子再到黑巷子,还好,至死都
有热望,不在男女之事,而在阵地般的越说越少。



一切目眩都是通透的,他想要的一件事是这样--
俩人都不说话,他的心在想她,她的心在想他。



感情是一个形状,不是声音。对往昔,他有
羽绒般可绅缩的柔软。他也渴望对今日如此。



开始时是斜坡上的爱,后来就滑向仪式,
枝头上的孩子总跳舞。天空是草尖的蓝工厂。



他在不同的胸怀里依偎过,或许,轻解罗裳的人
已经走样,但脸颊和唇边的海市蜃楼依然有体香。



海风吹坏他的皮肤,对生活,一个男人长成的
显著特征是,用噤口卷舌,取代了少年呐喊。



槐蓝言白 于2012年11月11日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4 07:34 , Processed in 0.03588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