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16|回复: 1
收起左侧

[新诗] 《幽暗中的小悲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15 10: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幽暗中的小悲观》


南部深秋,枯叶如蝶。常迷醉常盼望,
一切变得简单、殷切。渊源和陷落显得
奢侈,屋檐下,白咖啡在风中叫日子
有歌声,完整的悬念和结果,被指北针
指出来,还指出了远方积雪,气流里,
有想法路过,只是咳一声,想法就从
杯里跳出来,一弹一弹,滚过半壁山河。



季节和场域肃静,一个名人由词条和
认证营销,文人相轻,自我倾销是病灶,
鄙视在管道上。吴莺音的歌,叫国军溃败,
旧唱片上呲啦的颗粒,叫周旋长了雀斑。
摇晃母亲,她正独自穿过超级都市的
行车道,寂寞浩大,颤抖来自于她内心,
前有空旷一生,后有寿限阴影挺身逼立。



她颤抖也是我颤抖。食指是一阳指,
不断驱逐我颈椎内的寒气。我表弟
是个中音男人,他在郑州驱车从雪地
闯过时,白纸哧啦一声被撕出一道豁口。
他要去把棉絮重弹一下,嘭嘭,嘭嘭,
弹棉人敲弓要花大力气,半斤要弹成八两,
偶有围观,真相不明,他不冲动也不警惕。



他劝我:消极主义是害人猛兽啊。此话
对我无效。我既害怕有一天母亲会离去,
也害怕自己设身处地在她的立场。心慌啊,
一生如此之短,买三两帆布,做个马扎,
弹奏,摘菜,排队,看露天电影,清风
在膝盖上翻书,一翻就到七十五,知识和
涵养随风飘散,荭草摇曳,入冬后归雁似剪。



这种痛,我难以呼出它的“真名”。或许
我能把它称为“未竟”、“紧迫”,
又或是“沉于泥沙”、“铁轨铺向天路”?
我该摆脱和放下这些吧?嗯?就让我每天
克制内心,沉默劳动,让沉默沉成黑,
让这黑来吓我,吓得我不得不拼命去想一个
芝加哥诗人,而不是阿根廷的。罗马尼亚的。



这管用过一阵子。暮光斜照时,我去见过
一个女小说家。床上的所有过程有些冷,
节奏我记不大清,只想过早年若如此轻佻,
某位副教授会领着我和她的孩子,在马路
对面凝望我。这事被她描述过,我总负如来
总负卿,母亲劝我务必要终止荒唐,说她
早年靠吃肉维持韧性,现今靠吃素争取长寿。



机务变数总有青幡,你看认真多么不容易。
狂想家、忧郁者、操琴人、坚定的异性恋者
在纸上群殴,纸后站立的是同一个我的良心。
过了深秋就是冬季,冬日要常带刀,醉花雕,
要有白咖啡、热果汁和红糖茶......一生的
平衡术都是符号和字,是支付的迷信和肯定,
十八大带来压力,到2020年,要实现收入翻番。


槐蓝言白 于2012年11月11日
发表于 2012-11-22 11: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意思 来迟了 欢迎移步 到 主坛 www.201954.com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9-29 01:35 , Processed in 0.035319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