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867|回复: 0
收起左侧

写得少 选四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12 14: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献给应人石之夜》

深夜中我在梦里跑了三圈,仿佛磁铁上的线圈
回到血管里喊着应人石,我也有血管
喂,有人在摩的上喊你,有人躲在石头里喊你,喂
有人在传说中贫下中农的爱情喊你,等等我,等等灵魂
走进菜市场带走血和肉走进药店畏缩又熟练地取下黑洞
没有人理会这些,就像人行天街上的鲜红标语:
“亮出党员身份,再造激情燃烧的火红年代!”
人们不理会别的只关心自己牙齿上漏风的窟窿

像创维工业园的电视广告,超市门口的乞丐天天变换
今晚是一个白发颤微微的老太婆蹲在一张红纸前
上面写着她,写着湖南某县,因为地震,房屋倒塌
老两口来深圳打工,老伴因病去世,她欠下了债
可怜的人太多了,人们麻木了,但是能批判他人吗
我的脚步比那些人更加匆匆,然后我写诗
只在诗歌中施舍那些定语臃肿的怜悯,这种人不可怜吗
有时我也想跪下来向诗乞讨,我有可怜之处,请给我一点血

一家潮味粉店在一个发廊搬走的旧址上重新开张
新开的智能手机店与相邻的发廊比拼着功放的音量
手机从2.0走向了2.2、2.3,从2.3走向了4.0
人类从低能时代走向智能时代,从智能时代又回到了无能时代
现在好了,我可以坐在米粉店里,玩一玩“植物大战僵尸”
现在好了,民营诊所派发的免费杂志和休闲会所的传单一样多了
工咚工咚工咚,我们挤在无序的乳房、大腿、二轮、三轮和四轮之间
拼着命喊,等等,在美容店里,在鲜血淋漓的西瓜瓤前跳起“少女时代”之舞
用啤酒瓶作鼓,用火锅作管,用饱嗝打起节拍,用3D齐声呼喊

我是一个人,我是一个村庄,我是一个传说,或一只发炎的肺
我正在努力成为一个人,成为一个信号满格的村庄,交给它
努力做一颗村庄上空的星星,用微光映照工厂里的夜班员工
和塑胶厂门口那位又老又黑的保安,这保安正在打盹
不晓得他能梦到什么。梦让他更穷了更急了。但是,他是
这么一颗星星被人朗诵着,被水彩笔画着,被送给了幼儿园的小朋友
体面的人朝拾荒者吐痰,白天他们扛着针抨击社会高喊民生
社区里每天噪音不断,电锯声是有逻辑的,叫卖声像操练口号、是二进制的

在某个说不清的夜晚,我顶着锅搬到了老村公园的一个路口
住在房栋的错别字里,闲什人禁入,出入用门吸,不乱扔拉圾,请务在电梯里吸烟
有摩拖的可以放在一楼,不要在通道里摆车,这不是钱财而是生命的问提
三十岁的川妹子,做了六十岁房栋的情人,做了错别字的妾
她白白的腿,狐尖的脸,每天坐在麻将室外面的沙发上,本分地等时间过来
有一回来了三个屌丝,五个阿Q,赤膊上,酒晃荡;荷尔蒙,像偏旁
他们的世界是半敞的,我进去了两次,房栋背着工具包围绕着他的房子不停修理
他用纠缠不清的电线使劲地捆绑着房子,这让他想起了磁铁线圈

应人石的夜晚住着十一个乞丐,二十二个小偷,三十三个巡防员,四十四个拾荒人
五十五个小姐,以及一千零一个可爱的电脑病毒,围着星星旋转了无数个夜晚
他们的心跳像网线上的脉冲,刷新自我陶醉的点击率,在睡眠中下载数据更新的系统
系统在更新,再更新,一天一次,我们跟着系统更新吧,我们害怕错过最新的版本
腥臭的池塘里的青蛙王子,高楼上做梦的星星,电脑里一个多情的女鬼
在夜幕下交换着意见,谈起了未来,女鬼说,我爱上了一个人,恐怖片里也有伟大的爱情
青蛙王子说早晨榕树上的知了将与他换班,他会恢复王子的身份,你不能否认明天

明天总会是好的。梦想即误会。人们喜欢误会。每一个人都幻想别人像悲剧一样爱上自己
每一个人等待着应人石在传说中复活。谁也无法劝阻,台风突然来袭
应人石被闪电刺开了数道口子,地产中介的小李在雷声中打来了电话,喂
你好,时代需要伟大,血管需要鲁迅,应人石需要吗啡,我需要一包洗衣粉
上帝在与人类通话,声音隆隆,没有人愿意正面回答这愤怒的霹雳,只是重复着梦呓
明天上万只闹钟将在村中齐鸣,明天羊台山下百鸟争鸣万云飞渡,韦森特将吹进每一份报纸
明天我们再见,再见,我见到了死去两个月的岳父,在深夜的梦里,我们谈电线上的天气
凌晨一点,我又在暴雨下跑了三圈,仿佛诗歌修改了三遍
2012/7/28



《暮春与妻回乡记》

一江春水向东,仿佛未动
楹联还是新的,犁铧静卧在村野
空守的老人和紫云英向地下扎根

田野从梦里长出一垄翡翠
因为日渐生疏的金黄
河湾里油菜花,美得让人流泪

那一年我住在这里的夜晚
北风拂过屋后茫茫的白茅
风中隐约传来了挖土的声音

一阵阵,听,是父亲深夜的咳嗽
我喜欢听挖土的声音
土里埋着根,埋着鸟和血管

这里的土都是人变的
这里的人也都是土变的
它们来来回回,变来变去

现在我们要回去访问土地
土践踏着土,土埋着土,也爱着土
土累了,蜜蜂也在墓碑上小歇
2012-3-19



《兵临城下》

子弹洞穿的河面
在铿锵的宣誓中燃烧
心在狂跳,正如这
轰炸中摇晃的驳船上
纷纷跳水的士兵
小伙子,国家需要你们
以领袖命名的城市需要你们
前方需要你们
需要你们的命
怒吼的战场
只有不要命的命令
没枪的跟着
捡起死者的枪继续
同志们,只有枪
可以活下去
作为英雄,他也
需要一次乌云呼唤
英雄不是一个人
他是严寒中的一块石头
是报纸上一个加粗的头条
他瞄准的脑袋
已被死神预订
别颤栗,牧羊小子
敌人与狼一样
都不能算人

大军再次压境
现在我要睡了
晚安,深圳
在严密的防御中
我要进攻自己
2012-4-1


《清明寄思》

想想自己最近是不是
堕落了。清明前后
风刮了几遍但没有落雨,
上班的地点是一块公墓,
人称“报恩福地”,很美。
这几天路边挂满了招牌:
积福聚德、慎终追远……
但公司的司机H讳莫如深,
只愿用“前面”表示此地。
他说半夜行至会七魂出窍。
这次下车,另一个司机Q
扯着嗓子直喊,墓地到了!
车上的同事哄然大笑。
我向身边的女孩揶揄:
要不,我带你进去观风赏景?
不不,她将头摇得像船。
刮了一阵又一阵的风,
来了一拨又一拨的人……
昔日冷清的福地入口
摆满了鲜花和冥币小摊,
贩有纸做的iphone4S。
是啊,要丢掉旧式思维,
两边的时代都进步了。
应该想想先祖和故土。
风吹了一下沙河西路,
满地的落叶在榕树下招手,
阳光被往来的车辆搅碎。
应邀的朋友说,在凌晨
大和尚走了。记者云集,
他们说,走得安详如归。
果然,群里的挽词爆了屏,
信佛的不信佛都在悲伤。
应该去看看这位高僧,
他挑了一个哀伤的日子
他挑得好,值得尊敬。
凉风入窗仿佛拉开了冰箱,
麻将中居然搓出一丝蝉叫。
清明这天,我在手机上
鼓捣着“植物大战僵尸”,
各类僵尸在蔬菜的阻击下
愤怒地嚎叫,纷纷倒地,
现在的僵尸越来越好玩了。
昏天暗地,我玩了又玩
像僵尸一样疯狂,我放纵
也放弃了“悲伤”,太可怕了。
我对着自己无奈地摇头,
你,如是诗人,至少会
朗诵“特别白特白贼白”,
反对的人肯定不是内行,
因此诗人不愿与大众为伍;
你,如是祭奠先人的贤孙,
至少会写下“维伏尚飨”,
至少会滴几粒象征的泪,
在祖坟和衣袖之间徘徊。
如是成立,应该堕落了。
2012-4-6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30 16:58 , Processed in 0.04736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