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605|回复: 5
收起左侧

《重读工人诗歌一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31 12: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段日子,记不清什么日期了,那天我正在市区转悠。忽然听见手机响了,奇怪,谁打我的电话?除非是我领导。可是这不是领导的号码啊。我纳闷了,顿时也紧张起来。平时一看见陌生的号码我就不由得紧张。
  你好。我客气的问道。
  对方说话了。一开始我没听出来,他解释了几句,我才知道,原来是绳子老哥。他问我最近忙什么呢?
  我说瞎忙。其实也是这样的。目前混沌着,看不清前方,好死不如赖活这样的状态。
  他笑了,然后我们就这样聊了几分钟。通话完毕。
  这次通话大体没什么实质的内容,就好像是很久未见的朋友重逢一样,知道我还活着。
  没见几天,就看见绳子QQ里的诗歌,生病记。这些诗歌挺长的,我没耐心看完,就看到了别人的留言,他摔伤了,难关文字里是那些药水之类的字眼。
  他上线了,我问了问他,叫他注意身体。好像我们之间就没有更多的话语。也许吧,是一种代沟。
  上次吴季来徐州的时候,我的话就不多。我这人就这样,懒语。
  对了,上次是个遗憾,不知道照几张照片留念下。这是后话。
  这几日,实在是长夜漫漫,加之孩子又闹腾着,不得安稳的睡觉。于是从书架上拿出了工人诗歌一号,书皮有了破损被我用胶带粘好了。
  这是多年前,绳子老哥寄给我的吧。我手来有两本,一本是绳子老哥叫我给同城的一个朋友姓王的,可惜我后来忘了这事。也许是处于自私。因为我的那本在办公室丢了,只留下了这本,我存了下来。
  很抱歉了,那位朋友,哥占用了你的资源。
  翻开了书,看了陈白衣的,绳子的,还有郑东的东莞打工日记。那些文字大约都是2005年的,最迟也是2006年的。平日里,在网上遇见郑东我们还聊几句。最近这段时间,已经是好长时间没有遇见他了。多半是挣钱养家糊口,我们大抵上是一样。
  我已经从工厂逃离了出来。那个地方是机器存在地方,只要机器一开,人就不能停下来。所以在那段时间里,我总是习惯性的看看时间,怎么那么慢,活怎么那么多,那么累。那时比现在还年轻,不知道累,就是不太习惯长时间的呆在一个地方。
  我选择了逃离,但不意味着背叛。
  从城市里走过回到我的村子。新建的商品房,我总是抬头看看,我没有停下来,房价太高我没有钱买。
  老婆看见我手里的书本,笑着说,你还想当诗人啊。我笑了,她不知道我的文字,她只知道我在书架上放着几本书,没事的时候会想起来翻翻。
  看完了文字里的辛酸,我想明年是不是也要出去打工多赚些钱。工厂,我是不打算进去了,我想找个可以多赚些钱的,哪怕是更辛苦一点。
  我可以承受的起那些苦和累吗?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发表于 2012-10-31 13: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也不尽是“辛酸”吧。还很有些锐气……好像现在越来越少了。工诗也有没落之感,大概刚冒头就被主流淹没、吞没、蚀光了

但也许也因为失掉了阵地,也没有费心关注搜索,没看到什么好东西

问好阿丁~
发表于 2012-10-31 16: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人2号样刊前天我送一位爱诗的朋友了。
发表于 2012-11-7 09: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丁需要有点耐心,一辈子很长滴。
不过这篇写自己的心情比较确切。写写你现在的工作状况也可以啊。培训那些脑满肠肥的家伙本身就有很多东西可写。
发表于 2012-11-8 22: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你博客看到了。除了养家糊口,盯牢孩子不要跑,还要受老婆的一些气,就像她说的,要受我的气一样;看来,气也是力,是相互作用的。

孩子前些日子一个人跑了几公里路,后来报警才找到的。我们吓坏了,孩子丁点事也没。
发表于 2018-6-20 22: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丁,有事找你,请上一下QQ,或者打我电话:13625005215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9 16:08 , Processed in 0.038921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