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837|回复: 2
收起左侧

《夜里搬梯子的人》来看扎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24 16:5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里搬梯子的人》

你们是对的,一卷卷暮色
你们是对的,一卷卷海水
你们是对的,一卷卷灯光
我的表姐,一颗美丽,丰盈的大白菜

行走在蒿草从中
我的表姐,有一口好牙齿,爱着村里鼻梁上长雀斑的小青年
他们说:要去城里
要去城里最高的楼顶,去听一听月亮,如何在天幕上发出声音

或者是那些星星
如何从遥远的稻壳里跑出来
对人世挤眉弄眼
哎,我丰满多汁的表姐,我梦里的大白菜

浸在醋缸里的月亮
(在乡下,在鬼们聚集的麦场)
在星星们
想破了脑袋的屋檐下面
现在换成谁了?谁在帮我们提问?谁在问题上种植了荒凉?

谁在荒凉上面建造了新的村庄?
你真的想做一个迷路的人
要去问一问,那些在树林里焚烧面孔的黑衣人
(他们坚信:在火焰中藏着一条通向过去的道路)

“春天的时候,油菜花开得多么疼痛”
毋庸置疑。爱情是另一种过往,是被煮了一次又一次的坏鸡蛋
至于说到行程
他们说:我们的鞋子沾着盐粒,它们有些寒冷。
这时场景变了

仿佛之前要努力记住的一切,轰然倒塌
这时,河流来了,有欢乐的鸭子嬉戏其中。我听到翅膀拍打水面的声音
我听到自己
像一块平静的玻璃,被轻轻敲击
被陌生的钟声

搬到一棵光秃秃的树上。我想呼唤我的表姐,我可怜而湿润的表姐
她站在一块涂满鲜血的岩石上面
无可奈何地望着我

《昨日重现》

零点以后,你的梦会指向哪里?
          --题记

我想邀请你。如果可以
在第一场雪落下之际来村子里做客
在拆开这封信的时候,你将闻到河流生锈的味道
那是上一个秋天,留给土地的信号。但是今年秋天,雨水稀少

从西北刮来干燥的风
把我们送进一座又一座的宫殿
清冷而孤独的房屋,我们仿佛随时遇见自己
仿佛随时看见自己

像泡沫一般繁茂,像星星一样枯萎
真沮丧啊,我其实想说的是收成和孩子。粮食如此温暖
堆满整座房子
以至于我们的影子,在黑夜也无处落脚

至于孩子。这些长在地里的野萝卜,多汁而丰美,从来都不愿意好好学习古老的魔法
它们总是喜欢飞来飞去
穿过槐树,桃树,桑树和柳树。在庭院里跳着,喊着
“我真想用名字绑住它们!”

我真想用名字绑住它们
你明白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问你将如何来到此地?是火车吗?
在那种迷梦般的,充满幻觉的车厢里呆上一天一夜

越过三条河流和五座山脉
脏兮兮的黄狗在村头徘徊,这些景物是你熟悉的:
卖农药的合作社,写着征兵广告的白墙

大礼堂。唱社戏的女子,在后台卸妆;黑色的屋顶上,瓦草金黄而通透
稍等一会儿
暮色就要摸到你的耳垂。也许我不该说起这些
也许我们最应该做的,是各自解开脚腕上的时间。我只是邀请你来村子做客

为此,我整日惶恐不安
为路上的枯草,罐子里的灯油
为躲入房梁的蛀虫和蚂蚁,绸衫子上的霉斑,抽屉里的麻雀
冬天正在逼近
冬天和你。在另一个镇上,在河流黑黑的翅膀底下,仿佛不可能
不可能被唤醒
也永远不会,成为我的客人
发表于 2012-10-25 02: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多来。多写。多福。
 楼主| 发表于 2012-10-31 12:3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恩。我很听话的。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2-23 04:01 , Processed in 0.03779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