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07|回复: 1
收起左侧

[新诗] 《时空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14 21: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一定要记得这些旧事,这些红绳的缠绕

也要习惯这样的叙事方式

我黑色的朱砂痣,有些偏离命理和这个季节的死结





你把这个秋天的阔大穿在褶子里,展开的晚云

是对襟的冷。我们瑟瑟在人潮中

互相呼唤乳名。那些迷离的穿梭和人声鼎沸

寒冷击退了南方,这些骨头拆卸的声音

马匹由远及近。右手握紧鞭声



我们终究是要赶赴这场盛筵,把来的路上那些市井掘开

看汩汩之声冒将上来,直到说东道西的门铃把我们覆盖

直到青春露了馅







我常常恍惚  你也是么?

那些鹭鸶偷欢的丰水期、禁渔池

你流年的牧歌唱过,草木一秋

草场的中央常常举行集体舞蹈,山花兀自开了一地

朵棉睡了。昏鸦的困意更深一层

我是清醒的,我常常在弦月的下游,看动荡的船只

那些湿漉漉的人,在行走中踉跄。然后灭失于浊浪



我们的爱,手持家书,直达温暖之埠

或有人在送达的路上载歌载舞。表面语音模糊

沿途是水路







今夜的河流多么安静,听得到细微的风声

我的确是累了,倒在你的鼾声里起伏不定

远方的岩石,那些明灭的夜虾,那些兵卒

它们走吧。这么多年,我为了找你,找到你的安静

我穿过大山的绵延,和水岸的天际线

我倒出这些细软和盘缠,和低吼的小瀑布

我的小睡眠,是夜歌的虫鸣声

是我按捺住的小生气里的嘶哑,和不说话

和对你无声的表达

你的火车隆隆开过,我山洞里的黑

是长明灯,是你必须穿越的小半光阴



爱是那条长廊。是我坐等的枫树开遍的漫山红嫣

是我对你细数的竹枝。一节节充满拔节的生气

是你眼角挂满的相思,弄湿了岁月的点滴







我已困倦这些空洞的山风徐来,哗哗的万物皆舞

多想和你,牵手走过四季,走过那些促狭的冷僻

山是那么突兀,岩石端立

苍鹰飞过树梢的仰望,投下刀子和粮食和饱满的翅翼的影子

你飞过我的光景,我是晦暗的

我把你描摹成一排棕榈,那么阔大而挺直

那么肃立。我夜夜对峙,与梦撕扯

与青春誓不两立



亲爱的,那些爱啊,它们穿越万水千山,来到近前

这些浪的消息,总会奔腾成潮汐

被人消恨难平。被人当成沙粒攫金

山川不够平阔,且看你展开的生平

远方激荡,你笑颜展眉,温暖如玉

我喜欢的你,但愿不是易碎的物质,不是那些摇摆的古令



一直以来,我喜欢坐在风口,或某个隘口,如果被掀开

但愿你不要看到那些绛红和遮挡的衣袖

不要看到我侧身的笑,藏满好多伤痕和幼小







那一道道,一定是秋梁了

秋天这个垄上,满地金黄。我们准备好箩筐和挑运的工具

我们使出浑身解数,从早忙到晚

采集那些粮食和准备过冬的荒草和爱意

给你手吧,你握紧这些早安、失眠和生活的残端

多么希望你永远把它握在胸前,让手足裂少一些

伤口最快能痊愈,更多时候是润滑液,是冬夜的暖片

贴满归期





这个秋天,一直以来都被人视而不见,我们在迎纳的路上,装运草籽、夜歌

和晚风送爽,明月半空

你和影子一起奔忙不休。我在那头笑而不语,

我在那头点到为止







我们都会老去,都会在空空的族谱面前,写满身世

写到我们自己这一页,会被人指手画脚

被人抚摸。你是对的

你一直以来,说自己是走失于族群的孩子,说自己遗世

没有谁会在泛黄的书页里,笑靥如明月

但你会在我的扉页里,着墨

并留下蚊子血,直到岁月湮成古迹。还不忍擦拭



                                2012-10-10  23:45





  





发表于 2012-10-15 10: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桑 回 www.201954.com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9-28 13:39 , Processed in 0.04000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