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283|回复: 1
收起左侧

[新诗] 《雁阵里的俗韵》外一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10 11: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组诗:者也》



【持械者】



一杆枪,或者一把刀,
一套弓箭,或一支飞镖,
想想看,就算是再文静的女人,
只要拿起这些武器,
比划之余,都难免目露凶光。
所以,财富要搁在家里,
武器要带在身上。但是
亲爱的祖国,居然把这个搞反了。



【书写者】


我最初的模样
在书写中日益显形。
它象标签一样
带有一定的慎重性。
它有消炎的吻和固执喜恶,
也有舌头意味和自愿失声。
现在,它只需要干燥秋风
来为灵魂定影,然后,
我视他为河山,为畏途,为知已。



【消费者】



各方飘来的账单我未曾细查,
它们以摧讨之姿,
列队在银行卡两旁。
田野里,七八个稻草人亦如此,
它们有可怕的鬼模样。
它们在麦浪里有我消费的波澜不惊,
却没有我承担的沙葱十指和百感交集。


【贺礼者】



我总觉得不太划得来。
他们总有没完没了的喜事。
每次我都送礼,凑份子,
而我好不容易
搬个家或者过生日,
我就想,算了吧,
真正活得好的妙处,就是
独立地活着,不给自己添堵。



【遭遇者】



我和生活的关系是一场遭遇。
你发梢上的香味在三米开外。
安平桥桥长2070米,约合5里,又称五里桥,
湿润的春梦,纸版上的美学,衰弱的高潮。
我在五里桥上与你错身,
在梦里把你画上了最高峰,
我和生活的关系是一场遭遇呀。



【壁挂者】



薄瓶子,薄,所以
幽深而不空洞,
薄,所以安稳而无懈可击,
薄,所以剔除水质柔情,
有姿态,不回旋,一生无事。



【调整者】



一个人,
要总是说服自己
真的是挺难的。
但一条总在
调整的蜥蜴,
它变化的心情
的确可以改头换面。




【痛心者】



对不起啊亲爱的
我又在一天早上
闯进卫生间时
把脚趾撞在了
地脚线的直角上。
当失控叫唤
把你从梦中惊醒,
你快速地向我扑来
并心疼不已时
真象一位南斯拉夫的
女游击队员



【偷窥者】



不管我跟他们的关系
怎样, 我总会隔一阵
就去他们博客看一眼。
那几个我觉得
真正写得好的诗人,
他们要是一直不更新,
或者胡乱地瞎更新,
老实讲,我就蛮舒服的。


【旁听者】



我囿于故乡的时候,
喜欢别人说普通话,
哪怕他们是在公汽上
激烈地吵架。
而今我身处它乡,
喜欢别人说家乡话,
哪怕他们是在公汽上
大声地打电话。


【多情者】



每天从公司大厦离开时,
我都会让自己衣服
更妥帖些,走路更自然些,
发型更好看些,
意趣更盎然些。
我觉得定会有个人在看着我,
我这么感觉的时候,
那几秒钟有了意义,
拂面微风也显得温凉而多情,
我正十七岁,路过美好地带。


【留言者】



我趁这澎湃的
秋色出门,
偶遇一扇
步行街的橱窗,
橱窗里有封明信,
说,你来了啊,
你让我觉得
对床夜雨
也难比你我
相逢一瞥,
若你走后,你该
记得这一天,
你来过,也读过
我写给你的这封信。



【等待者】



总是这样,
总有一个人
在某个地方徜徉,
无缘故地
在时空里徜徉,
慢慢地,向我走来,
象最好时侯那样,
一直没变过,
不象每个人
和每一段青春,
都失去敏感,
都变得苍老。


【变形者】



太多的病人
长得象诗人,
或者也可以
反过来说。
别膨胀啊,
人变起来太快了,
只不过一把波菜,
就可以
叫大力水手
面目全非。



【远行者】



他是个离职的号手
失色于一段风中呜咽。
也是位招安的远行者
心跳居于乌有之乡的叵测。
他逐年递减的青春
正留恋沙漏里的光,
他看到远方的雀斑姑娘,
正夹着烟长时间看着海。
悬索桥上有钢弦般激烈的争执,
他在检修,加油,擦试车身。
唯一的好消息是,黄金周里
所有公路将免收买路钱。


槐蓝言白 2012年9月10日



《雁阵里的俗韵.为九月九日书写》


1

在你偏身闪出门岗的那一瞬,
我听见你用指尖轻弹铁栏杆,
声音很小,小如轻敲一下壶把。
别回头,接着你绕过了一片竹林,
穿过吹打的帝皇菊与秋葵,
穿过哑迷的大慈阁和更黯哑的莲花池,
你就径直着去白洋淀了。万类霜天,
鱼翔浅底,一个伟人离开,让九月九日
有木纹漆的暗黄,也有了驾驭秋水的还乡。



2



风头正健。真正好朋友,全靠感应。
虔诚,亢奋,神采奕奕,
一把小伞,剪影来自夕阳之火。
有时,你甚至觉得一个人血液里的台词
是窒息生活里唯一换气的麦管。
切莫当左翼,也切莫当右翼,左右翼的心脏都有病,
媒体里的异乡,高温相当,
故事主角到底是没能守住
我暗自准备的选题,将它摇曳于个人的提前发布。


3



也罢。这样便会有更多文艺人士笔走如飞,
埋首在平仄的大腿两侧。五官在模具里,
要将美化为乌有,夜空会有一个小问题,
为何一颗星星会渐行渐远?
神说要远离一切堆砌功能的小矮人呐,
在摆脱无数次出走的假想后,人们开始学会
在堵按长箫漏出的苦楚时,不忘记用裂帛
为挂历擦拭脸庞并用帛上汉字为生活打上香香。



4



不得不承认,九月是一个可爱的酬答月。我认。
孕穗沉沉,云雀指挥了小棍棒,在无意跌落的暗坡上,
有一枚地球仪蓄满了蓝色水洼。又是丹桂齐发,
又是出世秋风与酒杯调笑追赶一个人脚踝,
江河折转,未曾得手的标的陷入万物昏眠
初秋笔尖戳破了初春信笺,如来是佛,
弥勒也是佛,满足就好,大小人物不熟处女星座。


5



或许有许多零碎而警觉的体验,敏锐、焦急,
万有引力,万有引力。撇开物联网不谈,
大家是同类人偶,世事折缩在鱼尾纹里,
灵要幻化成水,倦烦要闻香识英雄,
要站在地上,停留于人事根部。
人们内心欢爱之情象麦子一样浪满了天涯,
又如橙子小心地养育甘甜,每个人都如此,
皆如此,我添一碗黄昏稀饭,陷入中心的腐乳
是关切虚拟的深锁与收纳,我曾小声歌唱,调度皮卡。



6



是的是这样,人生是一场数据,我们
活在每一K流量的光阴里。明里暗里的情意,
黑里白里的反目成仇,床上用品带来波涛,
暗流在暗处,暗流带来暗处的昏厥与脱身?
一切与话音有关,与目光,与衣褥,与晚年,与泪水,
作为偶遇的朋友,对于人世的相逢与相知,
我想,我们不无劫后,却有足够余生,
无乌鸟私情便无有窃窃私语,无真挚抒发便无假意离去,
我们关系好坏不算,现在天上波委云集,毫无破绽。


7



象是有凉爽白雪落在脸面上,我有一点疼痛。
象是河流躺在自己床上吐出了心头爱和雨水的骨头,
我又想风中野草与奔腾袈裟能庇佑灿烂黄昏。
它们通往哪一世余生?它们诞生于哪一枚香囊?
极至的欢乐歌舞啊,我尽可能坦诚地面向世界,
把九月九适为我雁阵里的俗韵,或许那只是一只
掌灯的蜡烛,是一个秋夜融化的献身者,或许,
只有它摆脱了昏迷,它才能从椅旁闪过且留下馨香。




槐蓝言白 于2012年9月8日

发表于 2012-9-10 14: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有些深度。尚在参悟之中,不能妄加品评。我一向不习惯晦涩,不擅长陌生化,但仍居然有人读不懂我的写的比较澄明的诗,比如《表白》一诗。当然这类只能算是诗外之人了。像槐君的这组诗,非得有诗学和哲学的修养才能有所解悟。我一向喜欢有哲学品味的诗,也一直在作这方面的努力,但还是越写越明白,不知何故……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6 12:52 , Processed in 0.03600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