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302|回复: 1
收起左侧

[新诗] 《一摊子》 在这,渴望得到表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9 18: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有个人
想成龙
出门
没钱
人家把他关在厕所里
一天
夜里
他看见他变成
一坨屎
他想吃掉
自己

0
横穿马路
绊倒人家自行车了
那人在我脸上吐了一口唾沫
就像汗流进地里
我用袖子
檫像章



0
梦见抓鱼
别人满盆满钵
我两手空空

又梦见扑蝴蝶
我获胜 兴奋
谁不吱声

我的杆子丢了


0
地犁了一半
给牛端水我回来
看见女人坐在炕眼门前
才知道一窝猪娃
为啥少了
我顺手操起灰扒
打她的腿杆
她哭了
我不忍心再骂
看着那个烧成
黑乎乎的东西
在已经剥开的地方
我撕下一块
尝了尝
她说放点盐
还香

0
我知道这儿
娶媳妇不易
两头有人做饭
做伴
能早早出门
不坐三奔子
不坐汽车
不是座不起
我锻炼身体
我是啥人我清楚
我不吝啬
丑怎么了
个子碎怎么
说话结巴又怎么
我让出板凳你们都不座
我用袖子细心摖过
你们不用躲
我走我的路
行吧
我有双手
致富
不做亏人事
农闲出门赚钱
够花就行
20里山地
馍馍还是热的
一路的风
是热的
比汽车里热
比娘亲

0
我盼望
我的2个女子长大
盼望她们
别像她妈
嫁给好人家
那时老人都过世了
我两口也老了
就钻山阿
吃山
渴了喝山泉
下雨了
就喝雨水
病了吃自己采的草药
没病那么窝在甘草里
写诗
唱歌
养野鸡
挖野菜
喂它
也喂自己
我盼望它
下双黄蛋
孵出的小鸡
四条腿
能飞
别想逮住
它们会跑到
大地方去
有空我会坐在
溪水旁
一边等
一边沾水
为我的女人梳头
让她像鱼一样
健康
光滑  
整齐

《腊月记事》

吃完饭 急忙
提上老父亲的一份
骑着车往回赶
娘在身后说 操心
我没言传

我的28除了铃不响
到处都响
就这不知咋么在桥上
摩托撞到车后头上

是一组的狗蛋
他开预制厂
承包了河滩
我们就是在他手下干活
筛石头 我认识他
他不认识我

狗蛋打了我一耳光
骂咧咧走了
河滩
风很大很稠
我爹打开饭盒
已没一点热汤了


《血社火》

正月里耍社火
个子碎 我站在人前头
队长说 把这孙子绑了
几个娃娃伙高高过来
给我安装上木腿
我说我不会走路
队长说 不行
我说 我真的不会走路
队长看我额露上冒汗 就说
那就装死狗
几个娃伙过来 把我的腿卸了
我坐在墙上
他们端着颜料跳来跳去
围住给我画脸谱
好了么 我问
日你仙人 鳖说话
过了一阵阵我又问
好了么
日你先人 画歪了你赔呀
我叫人家架到三奔子上
低头
我低头
不准动弹
我不动弹 就这么
三奔子跟在锣鼓后头
锣鼓跟在秧歌后头
一路上吹吹打打
到了政府门口 镇长笑着放炮
说了些表扬的话 也可能
说了一些批评的话
我看见队长点头哈腰
他们朝三奔子望着
这个额露上镶着一把斧头的人
有人指指点点
有人说我死了
有个碎娃娃捂住眼睛
我认为我很成功
我一动不动

《斗争》

为了五元钱 他们
打我 起先是一个
后来是一伙 蹬三轮的
午夜一点多
车站的黑处 忽然就
热闹起来了 我死死
抱着一个人的腿
就是不给攥在手心里的
五元 你能怎么
我不松开 我
打不过你们
但我不怕你们 拳头
在我脑子里开了花
哗哗地 噪音很大
头皮都能听见
他们骂 打死狗日的
我抱着一个人的腿
他抓着我的头发
不丟手 我的
尾骨被踢准 不痛
我只知道不能再给五元
仅仅一站 你抢人呀
你当土匪呀 很平静
醒在操场大的
广场上 我的眼睛里
已没有了对手
发表于 2012-10-10 13: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个 不错的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9-29 01:56 , Processed in 0.03819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