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076|回复: 2
收起左侧

漩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18 19:4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漩涡

先是水,然后是声音,后来是某些思想
作为奔跑的一类,它的瞬间并非永恒
而未来必定是深渊
用时间的铁锤不停的锻造
在无始无终的游戏之中消亡
近乎上帝言说的光
我们下沉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在内心最热烈的暴动中
演绎


地铁

之后会穿过茫茫黑暗
时隐时现地怀着青春般的呼啸
奔跑已成为命运
在提速与减速之间与黑压压的人群为伍
轨道的呻吟之声深埋于一个城市的胸膛
血液注定要铺展在城市看不见的深处
只是我们的黑暗是瞬间的。


茅草

又谈及茅草,谈及它冬日黄昏的命运
衰败的姿势让我看到了时间的凄美
及内心的仓皇。老天不再喜欢下雨
连山中的灌木、地头的谷物
炸开的豆荚……需要等待雨水的季节
茅草在追随的过程中虚度着瓦蓝


好让……

是谁家的哀乐在这个早上响起
像正在涨潮的河水
它们是否在忏悔一个人的来世
还有存在过的今生……
一条共同的道路
这是个湿漉漉的早晨
我背窗而坐,好让我的思想逆光而思
与那些哀乐背道而驰。


昆明

你带我去的那个美容店
已经消失,我们一起乘坐的22路公交车
已经改道,它开往的北站
已经成为滇越铁路博物馆
我们一起去翠湖看过的那群红嘴鸥
回西伯利亚后,不知飞回来没有
许多街道又新修了立交桥
你向我招手的南屏街中间已增加了隔离网


银器

锈迹斑斑的躯体内
还养育着数不尽的敲打及溅离
时光并非使我们越来越锃亮
还诱惑着真实的泪珠,然后滑落
穿透顶礼膜拜的月光
连钟声都打造过它光滑的表面
善良的,饱经风霜的粗糙的手
打造时闪亮的眼光
一并遥远。一个匠人说:
你可以鄙视这一切
只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摧毁他的眼光
每一次敲打柔中带刚的力量。


樱桃

就像常说的樱桃小嘴
从颜色的角度,任何女人都无法躲避
人老珠黄,更何况人的一生何其短暂
瞬间红透的果肉里
腐烂是一个响亮的词语
又是四月,像许多人一样
看着活灵活现的樱桃在枝头上闪现
我无法普度众生。


树赋

我都差点忘记
你是怎么撑开叶片的
我以为去年冬天的那场冰雪灾害
你已死掉。


秘密

所有的叹息不着边际
变相的谈吐决定着咒骂的颜色
诸如河水消退、季节的进程和迷惘
有时在黑夜中叹息月光的虚伪
直到黎明抵达成为了飘荡的一类
只是暗中的争斗越来越激烈。


大雪覆盖过我的冬天

那时,我已不再年轻
以一种态势迎接寒冷和离别
大雪有它不停飘落的时候
琐碎,细致而喜庆
在黑暗中互相挤压、寻找
准备回归多年前的泥土、道路和瓦楞
暗中的脚步不再追逐前世今生
不停的抛弃,所有内心的纯洁
满脸的寒冷化为乌有。


花蕊

过于小心了,总是向往热情
让事物看不到自己那火热的内心
总是迷失了自己,进而迷惑于无知
身处花瓣,叶片是身外之物
花蕊尽显丑态之前
奔跑的声音、暴动和死亡
多少年来,我们习惯了如此的言论
而惯性归于绝笔
冲破美的引力
误入丑恶。


沙发

可以目空一切,可以静止
最重要的是在一个地方雄踞
没有人看透它存在的哲学原理
允许成为一种品质
现在,大家都在次序中
打开先后之前养活自己的尊严
成为一种花朵,或者一棵树
陈设于大厅、客厅或者漫不经心于某个的角落
或早或迟,或明或暗,尽力告诫自己
只要大家都没有躺下
在预言的旗帜下。


秋高气爽

黑夜上来前摇曳的姿势
洗刷着一些人茫然若失的心情
直到一场雨过后的黄昏
才发现秋风吹动的晚霞
开始,我们都过于相信秋风吹彻青皮的梨
花壳的苞谷、显衰老的盖墙草
拉着空寂伸向远方的电线……


窗子

有些东西未必真的来自远方
也许就在近处潜伏
就像窗外秋风下翻滚的某片树叶,
颤抖的某株草、以及一些意外的言说
直到我被突然打开
许多东西像在阳光下苏醒。


流淌

以我自身的渴望
去呼唤一个个黄昏落日的荣光
光线总在暗中陶醉的诱惑与痴迷
虽然我们永远不会误入无色
印象却像一条夏季涨水的河流
内心书写了无止境的高潮与舒张
最后归于呻吟,而现在我却停滞不前
像秋风被牵牛花抓扯成紫色
而你无意之中离我而去
最后淡化成地平线上的长烟一空。


蜘蛛

即使在阳光下,也足以成为一些人的梦魇
一生只能做黑灰色的奔波
至于内心的毒素,在长达数年的养成中
从来没有看见任何膨胀过身体的痕迹
我无法学会它不加掩饰的黑
只好将自己与暗下来的黄昏一道
让吐不尽的丝线做无止境的编织与徘徊
勉强学会了对黑色内心的恐惧
有时甚至诅咒穿黑衣服的人


秋雨,秋雨

像时光在故乡岩石上洒落的青苔
鲜嫩、水灵、深青色的自白
暗中穿越无声的通道后
道路铺满金色的银杏树叶
可以无知的奔跑,可以温柔地怀念过去
而季节已演化成秋天一块菜地子民
狂欢之后倍感深沉及琐碎的荞花
内心深处蕴涵着低矮的热情和惨淡的体温
我们勿需言说之后土地上东倒西歪的包谷草
所面临微风之下淡雅的阳光
像春风突然点燃一块土地内心的孤寂与忧伤


目的地

最终还是说到目的地
说到黄昏忍气吞声独自面对织网的蜘蛛
深陷在自己的网子里
内心空荡荡的比丝还透明
一夜美好的时光最后一无所获
而一个潮湿的清晨
那些花蕊在等待一阵风
一丝响动,或者一只昆虫的光临
最后开放,真的很喜庆
有了定论一切都未受到惊扰
一些事情摆脱了一些事情
有目的的,没有目的的
出于逻辑的推理我再一次沉思
好在无聊之前找到有聊的理由。


松林

再一次写到松林,三面环合
青松闪亮着光芒的针尖
枝头上茫然的松果
抖落掉松子后无聊的悬挂着
今年清明,钢盔般的蕨类又冒出来
断裂的丫枝口,新凝结耀眼的松油
比珍珠还亮,一定是谁家的小孩
去年冬天砍柴熏肉的杰作
杨梅树根的腐植土又被谁刨开
肯定又在那里挖掉一窝春兰
上面小朵小朵绿得发黑的叶子
有些黄泥巴又冒出来了
一定是哪些讨嫌的家伙
坐着松包从上面一直滑到坡底
很是偶然,我们小时候
常带狗上山来停留的地方
依然开阔,是哪家萝卜又遭殃了
旁边的菜叶子已经枯萎发黄
这几个家伙肯定又讨论前面的这些山水
只是他们不知道左边是环山
右边是木梳块,前面是流往贵州的
初都河,还有前面的马宝堡
往前面是毕节的屏山堡
在知道真相前,留下几个
铺满蒸馏水矿泉水瓶瓶
走掉。


杨梅山垭口

爸爸背着我,回初都沟去
如今回想起来那时我真的好小
去泼机医院的那个下午
乳白色的青霉素瓶上有微小的字
光滑的玻璃注射器上残留着锈迹般的刻度
老医生鼻子上架着眼镜,轻弹着针水
那时还不像现在一样有非典之类
天空有点阴沉,是一个晚秋的午后
偶尔有过往的马车,路边的漆树上
不时有张望的乌鸦,可是无论如何都记不起
在杨梅山垭口,爸爸是说了什么之后
我才从他背上下来。


朱家堡

偶尔的阳光,还有那些火后还站立着的枯枝
真的很可怜,都在山上长了好几年
还是没法躲过谁放的火
听说,抓掉了两个人
但不足以弥补一片山林上
内心的往事和现实的枯槁
那些在山沟里掏螃蟹的小孩
怀抱与自己一样浑浊的沟水
乱七八糟的沙石,又不是什么星期六星期天
又是辍学的一类,并非一个都不能少的一类
除了放牛,也只有面对这样的沟水





姓名:朱江
地址:云南镇雄一中(657200)
电话:13388703681
邮箱:pjzhujiang@163.com
发表于 2012-7-4 20:36:36 | 显示全部楼层
茅草、树赋等几个很好,欢迎
 楼主| 发表于 2012-7-8 23: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2-28 10:28 , Processed in 0.054199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