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787|回复: 2
收起左侧

[新诗] 十二首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21 19: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玫瑰》
  
“被分解的玫瑰”
独立巡展:
花瓣落入百合姻缘
的良宵之床;
刺身搭在阻隔的臀部
作为延伸;
静开过露水时辰
才变为女人的色彩
胜过喷泉;
芬芳入永恒。
  
2012-05-04
  
《泥沼》
  
平路,走着我泥沼的姿态;
腿是连续的。
脚底触摸大地另一类的皮肤,
陈列着泥泞的日子。
我蛰伏血管的皮肤
给了泥泞:骨头与钝器。
  
2012-05-09
  
《僵局》
  
水的僵局
在心愿不及的地方。
那些把命数
投进河水的人,
谁的一生不是声情并茂;
河的流淌依然
见飞鸟不惊、余音不绝。
浪花又一次怕打躯体
既似武松打虎,
也像蛟龙保住骨气
舒展了永世慈怀。
  
2012-05-14
  
《鱼》
  
无鱼波不兴。
  
一条鱼游进
所有鱼的水;
女人在水中洗布
掉色的纱巾落红。
  
尝过海盐的鱼,
以影驰千里的鳍
为所有的女人翻云。
  
2012-05-15
  
《纤夫肩头之船》
  
船和解不了的浪花
在浅滩落上纤夫的肩头;
成为牙关与木纳的绳索
系牢“黄金般的吆喝”。
  
我从波浪的纹沟为自己挖出:
小溪先河般的祝福。
  
2012-05-13
  
《风采》
  
纯粹的浪花
不止淹没大海
巡游风光。
命脉只留给你
一朵花的长度。
纠结与偏差
气息倾向原始的雪花。
  
纯粹的浪花
寻找触摸实体
唇语的内涵。
幅员辽阔谷穗的凝视,
穿越洪水
湍急创伤的镜子
见证与镰刀的比肩。
  
纯粹的浪花
进入木的同心圆;
桅杆系住旌旗。
用一生的日子航行,
留心打理十一月的甲板。
冲着无限的面孔
应召天使的梦。
  
2012-05-14
  
《水塔》
  
越来越透明的空气中
抵达夜的深处一片恍惚,
低吟与珍珠般的灰烬。
盘旋的日子与纷乱,
极少的动作克制而轻盈
但确定一种持续性:
水汪汪的待嫁平原大川。
月升塔顶,层林守护的快乐
难道不是温柔的声部
驱除丧失的畏惧与焚烧。
舞蹈的水柱装饰花园与厨房
在容颜改变的面庞,
被无尽头的绵薄之力
在肩头轻轻怕打,
美与真融化为尘埃与淡淡的雾。
隔断与暗夜的联想;
穿行于日渐脆弱、也变窄的管道,
白头时代的人们梳理
或许即刻便不再涉及的脚步。
  
2012-05-17
  
《碑》
         ——精神与场能的在位
  
天涯无数名可名的瞬间
交织被时光抹煞的非常名。
透过眼神溪流的几朵浪花
响声落定,
无法抹去的起源
一记喊声唤醒石板与灌木。
深处鲜活的生长,
一个人的声名仍有方向;
铭文隆起奇异的夜
被风急追的侧影,
只容纳你凹陷处的起伏。
仿佛先贤的马车
我难以驾驭无缰绳的飞轮。
宫殿、池水荷花顾盼的侯王,
不描绘他,不议论他
无人知晓的桃花意识。
某种阴庇的哑角,世纪的更迭
恰如对此刻的渲染:
这个位置风水真的好。
碑的朝向拒绝
任何具象的方向感,
托起石柱的龟壳遮盖了脚爪。
中央之碑把自己的符号
祭祀大地“毋庸颁布的法令”。
时间的水将不恭者
推进一口深井。
  
2012-05-18
  
《夜树》
  
通往微末之梢的路。
变暗的水晶体
露珠复制的眼睛,
吩咐补丁的星光辉映
叶的词根。
  
轮廓。树干湿漉漉的质感麻手
而复苏这爽人的冷。
白昼的喧嚣
化为一阵令你驻足的沙沙声,
值得遐思的消解。
  
另一棵树消亡。拖动了
平原,落叶擦出火烧石头。
  
携带着树的脐带的人跋涉
远离它,又回到树。
推动绿色茎管的血液也款待你
哦你大树。天堂有此星:
词的新绿和刺喜。
  
2012-05-20
  
《滩涂》
  
每一条破天荒的河
也流淌酷似冥河的水,
上游更纯粹。
夏日丰盈的河水,
秋冬萧索、缓慢的节奏
转向隐藏的力量。
磨镰人、浣衣女领着顽童
以走向鲜花的方式
贴近河的中央,
把古战场甩在侧旁。
烁石擦出的火花
足以战胜忧伤的开阔地:
埋着盔甲与马掌铁。
膝盖与卵石摩挲的地方
经过便重现着历史。
涌浪的冲力,
无论天,无论河,
连接新的瞬息与大海。
更高的浪花不是停止,
正回转马背
与远空的星斗。
目送蜿蜒的声音在讲述
周而复始的颤抖。
  
2012-05-11
  
《仿佛生长是等待垂怜的无意试探》
  
公共的瘪壳
回荡不定的气息,
从空无出发
穿过泥土的力量。
作物摇曳的黎明与黄昏;
器官被土地摆渡的人
挖得这么深
才值得拥有。
像雪那般祥瑞之物
“你也来了么?”
曾对庄稼付出的苦役,
背驼腰折中
属于心花怒放的分量——
浪花认领风调雨顺的龙。
隐秘的灌浆
一旦降临那么疾速,
秸秆也不明事理。
有时大地会将回馈
视为醉拳,
左手沉甸甸的穗;
右手瞄准你的下颚。
身无几朵浪花的人
四处寻觅龙头。
仿佛生长是等待垂怜的无意试探。
  
2012-05-12
  
《祝坝健康》
  
1     命运之土真正的地址。
2     我讴歌黎明鱼肚白翻动新生儿面孔的手。
3     相信坝的平方的人,不会整日度八字步沉思,一切坝的级数都成为治国之道。
4     坝死而云不老。神居何所?
5     把潜在灾难即将分化的灵魂,建立为不存在的军队。
6     作为疗法的实体问:什么是时间?
7     “看见”与“听见”的水路,挥发超越独立于坝体的手。
8     每一条支流都有属于自己的节气。在成长与创造的中心,感恩那位为你弯曲的人吧。你得以前行,在他人消失的地方,你的轮廓变得清晰。
9     泄洪象征性表达的潜台词实际是赞美生产力分配的帝国神话。
10    一条令人赫然的裂纹,正在向日葵的后花园暗渡陈仓。
11    前卫艺术家忽然意识到,《W》喷泉就是起始于他家屋顶修剪有致的“时间的宫殿”。
  
2012-05-16
 楼主| 发表于 2012-5-21 19: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依达 于 2012-5-21 19:24 编辑

发一组诗来问候世游、太白、李敢、阿襄、国国及诸位老友。大家坦言批评哈~
发表于 2012-8-29 15: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 依达 好  很久很久了……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6 14:14 , Processed in 0.037565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