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548|回复: 0
收起左侧

[投稿靠近] 大师的身影(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6 13: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继在枫桥

月华被无情的涛声揉得粉碎
洒满一地的白霜

名落孙山的张继,一条孤独的船
偎泊在那棵瘦劲的老枫树下

无酒也无歌舞,在江边
仅和一盏渔火相对无眠

燥人的鸦声铺天盖地
却怎么也盖不住远处的钟声

那钟声是多么的清晰
一声一声地从城外的古寺传来

张继的思绪随着那钟声波动
一次又一次沉入江底

张继,用一夜未眠的代价
在一首诗中演绎千年深邃的思想

将自己的名字深刻进桥栏杆
在江水中历经沧桑

枫桥被张继在历史中注册
张继在枫桥下悠久
(2012年4月25日晚于独语诗歌实验室)
骆宾王在公元六七八年冬

那只意气风发的大白鹅
在公元六七八年冬
叫声太过于刺耳
惹得一个日月当空的女人
无法安眠于龙榻

这天下是这女人的天下
容不得一只鹅肆意的喊叫
女主人轻拈一下手指
那只鹅就乖乖地
圈禁在只留一孔的高墙之中

大唐的水太深了
鹅的红掌怎能拨动“清波”
身陷囹圄之中的鹅
再也不能“曲项向天歌”了
只得禁若一只寒蝉

“饮露而不食”的寒蝉啊
刺骨的寒风更凛冽了
去日已经不多了
却改不了刚正不阿的秉性
歌唱却一浪高过一浪

那叫声比先前的鹅更大
穿越深邃的时空
一唱就是千年
高洁之心溢于言表
难改悔意
(2012年4月25日星期三晚于独语诗歌实验室)
长安街上的贾岛

淅沥的小雨刷亮大唐的长安街
一个葛衣麻鞋的僧侣
骑在一头瘦弱的驴背上
旁若无人地在人群中穿行

只见,鼎沸的人声之中
那僧侣稳坐如处子
低头在驴背上沉思
手脚并用,状如练太极
一会儿推,一会儿敲

那驴也许没见过这么繁华
受到惊吓恣意地横行
撞上了迎面而来的高头大马
狗仗人势的家丁不容僧侣解说
五花大绑押往到官轿前

谁从想到那位官员没有动怒
反而对僧侣的行为大感兴趣
知僧侣为炼一字而苦吟
遂伸出援手指点一二
让僧侣陡然间茅塞顿开

那个官员成了僧侣的一字之师
此后,那个官员和僧侣并辔而行
一介寒僧因一字之缘
和一代大儒结布衣之交
一则奇缘故事在历史中推敲千年

长安街之外,落木萧萧
一位苦吟诗人在黑暗中穿行
笨拙的手却怎么也敲不开
那沉重的宫门,之外
一只破钵在纷飞的雪花中空荡荡的
(2012年4月25日星期三晚于独语诗歌实验室)

命犯桃花的刘禹锡

大唐的阳春三月,玄都观桃花灼灼
阔别长安十年的你,闲情忽至,欣然前往
满眼怒放的桃花撩拨起你的诗情
泚笔挥毫,桃花在你的笔端千姿竞发

桃花有毒。你的命中难逃这一场桃花劫!
其实一切的罪过不在这惹人心动的桃花
坏的是那皇帝老儿与奸佞们心怀叵测
“桃千树”并不是什么绝世武功,怎么能影射

还没来得及孝敬尚在高堂的老母,就被龙颜一怒
贬到播州那不毛之地。好在有老友两肋插刀
最终也难逃此劫。从播州转到连州,却美其名曰:连州刺史
这一去就是十年。十年的遭际,没改你的秉性

又值阳春三月,玄都观的桃花依然灼灼。你又旧地重游
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你,不以前车为鉴
又一句“桃花开尽菜花开”,你今生注定要走“桃花运”
那些“菜花”们怎会放过你,十三年的生死漂泊够你喝一壶了

命犯桃花的你,生性豁达,贬谪之中未见颓废
仍就是一块棱角分明的金刚石,掷地有声
铿锵有力的歌唱。千年之后,金属的光芒闪烁
划破历史的时空,越过沉舟侧畔,让万木峥嵘
(2012年5月1日深夜于独语诗歌实验室)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8-18 19:03 , Processed in 0.033106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