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353|回复: 2
收起左侧

《自我之书》外一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8 19:5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我之书》外一些

《自我之书》

(一)
犹豫,或者是踌躇。第五十个读者
一说话,我就想转身。词语被菲薄,
我脸红心跳,慌神,我的爷,我要
逼炎凉为敌人。我给过大风一个
塞满病句的电话,它引用偈语暗示
她人的慌张,我总欺人太甚又总后悔,
多年来,我试图爱上一个反对的影子。
(二)
这涉及到痴愚、漠然、畏葸和避邪之术。
面对起伏季节和身体,我想扳住肩胛,
扳着江山回头,看我僵持的手臂。
言谈失了章法,我趣味黯然,热衷角落,
歪扭的成长史代风受过,时时总在窘迫,
我是不露声色的好兵帅克,手臂
作为离弦之箭,有足够义无反顾和凛冽。
(三)
除此外,它书满情理的换算及主簿玄机。
如所有的歌者皆如我,我们用体己寓言
哄停自我哭声。相认的成本高昂,
我与他们相敬如宾,退一射之地,
路口有两三辆出租,寂寞司机言说政局,
骇人听闻的是风衣,风中的松垮
和娘娘腔,混淆了一列火车带来的清雾。
(四)
坐火车到处去跑,是我的小愿望。
咣当咣当,要唇齿间有自责和酒香,
要幸福迷朦的午睡,令个体逻辑完成
涉远历险。我头发蓬乱着,嗜睡不已,
被罩上的荷花,令我无足痛惜,
可跨桥时的横空练达,每每令我丢魂,
我想起珠江上渡江的柳絮,飘冷晚钟。
(五)
河道经年未变,我告别袍泽之后
与腐皮交换着层层意见。沉郁交谈
挤穿了时间之书,更多时候,
恕我不能苟同应景的异香和诡异指正,
此季无有霜叶与二月花媲红,无枫林
可用来停车坐爱,我新买的皮椅带来了
安全也带来松驰,我只用脚趾夹紧了畅快。

槐蓝言白于2012年3月28日

《五行之门》

一、金之门

她是他纯金般的时光,来过,也会走过。
他是自己的警备军,身染杀案,戒备森严。
他亲近孤独的黑翅,如亲近命运之书的铁页,
大面积的空白,比残缺的月亮更耀眼。
他是奔跑的青铜,或有盐霜,
又听见分章情歌里,有衔枚急进的方言,
他喊了一声“喂,”喊短了长途,
柔媚的安慰,盖因如此,提前结束。
十年的爱就是十年的寿段,真如铁,
且要追,十年之事就是十年的生灭,
一把衣冠飘零的剑,游出无伤的芦苇。

二、木之门

说起前生,他应该是木匠的儿子,
住天空之城,在隐密的河边在好雨之间。
沈沈的山梁,宁静袭人,小纸条遁世,
千家饭里有一支麦酒,与他度好春风。
但穿梭的风并不意味着放行,
隔离他的是一扇阻隔春雷的木门,
灯心草的门楣,秸杆的门轴,
所有的附件翘兰花指,
他用润刀的膏油为门座抹出香馨,
为睫毛和眼的影响留下光阴。

三、水之门

鱼精游得那么快,在门边一闪而过。
鱼精在颂唱,歌词里有撂下的艾怨,硌伤,豪雨。
鱼精撞身取暖,耍尽千欢,
努嘴、歪头、摇辫子
舒曼的祥云 ,走远的檐瓦,
落水之人又是返乡之人,
他穿过水,游弋水,畅饮春缪, 千江千月,
在水的地狱天堂,他把梦做在跑道上。

四、火之门

天空蓦然闪电,象神经象根须又象裂纹。
“电视里的坏人是真坏”,惹眉,叹喟,
三步一盅,七步一诗,燃箕的坏日子他也过过。
烟花制造虚幻的大火,手拿套索的爱人,
是小母牛般的人,葡萄枝的腿有燃烧之声,
恒久的沉沦是他致病的饭食,
他屈膝赞美的火是治他的药,
火光染红了他所需要的全部空气,
他穿越,一意要把熄灭活成盛放的样子。

五、土之门

暗中伸出的手,能不能在暗中接住,
柔荑将他团团围住。
他是一阵凉风,活着就是无言但业已告诉。
一个自然人从一场事故中退出,
春花凋谢了衣裳,还原的野草混迹于石碑,
一生的福份,比窗纱还薄,
他游浮于鲜花码头散落的小招呼,
无绪的喜爱从复苏的荒原踏过,
他活动在介词的后方,前线是他轻薄放过的江湖。
他在土里获得了巧妙人缘及嘎嘎组装的新朋友,
他在心里,奢侈倨傲,悼念他的大军宽广而莫测。

槐蓝言白 2012年4月2日

《因忆前缘到世间》

1、行李

我说“行李”,
我只说一声“行李”,
就觉得自己又要远行。
四月的月季死而复生,
树木尽吐新枝,
我想尽可能
若无其事一些。
我坐在侯船室的中央,
无边的沉默抱我,
我又是幸福的。
船靠了几班,
又走了几班
我象个小偷
盯着来去的行李。

2、错身

普快路过安徽的时候,
有一趟特快逼它让路。
我把眼转向池塘,
一朵午荷的
独立与矜持令我心动。
特快掀起的风还在,
如隔世之梦,
我二十,你十六,
我在茶几上,
敲打了几小节指头,
然后,
内心的音乐就停了。

3、乡愁

耳朵是聪灵的友人,
它忽而说有香风带动麦浪,
忽而又说漂亮的起舞,
来自于一条风中瘦竹。
我其实司空见惯,
肋骨的坡地上,
铺满睡袋般的蕉叶。
童年的煤油灯闪啊闪,
小牛嘴里的水草,
垂成而乖巧,
你如云长发因甜果而垂落,
你预见过四年后的小哥哥。
抽烟锅的媒婆,
总弄不懂我要什么,
我有怀素蕉书,
却又难寻乡愁。

4、伤痕

我总是想喊叫,
又总是无处遁迹。
给我一处可以喊叫
又可以遁迹之所,
就象狙击。
右倾翻案风,
真的很象一阵风,
那时的小城真像个小城,
是有人回家了,
是有人放下了,
那些年我何其聪颍,
我有战友送我,
若是我一笨,就会有
一把手铐带我做旅客。

5、因果

那个时候,
对于我来说,
病房就象花房。
索然而冗长的
花房怜询
总叫我想起前方,
又总是无比恓惶。
我应该气定神闲一些,
当我想念,心不要溃退。
除了沉默,因果也来抱我,
松果。浆果。奇异果。结果。
果子狸喝果子露,
“师父----果若不要我,
把那个松箍儿咒念一念”

槐蓝言白 于2012年4月3日
《我甚至都没有好好安排》

起风了,我见海涛汹涌有浩瀚之美,
又见寿限之光的悲欢细微。
见光阴妖娆,脸泛曙色,万千波浪是年华逝水,
日子如此璀璨,我甚至都没有好好安排。

折损与合围我的,是工作、账单、税赋、
行列里的诵读。意中人有小小的慢性病,
病来病去,影影绰绰。我见到很多糖果般的书,
书签如玉,银饰闪亮,这让我好受了些,
整个中午,我见到的远非仅此,
我与海涛一见如故,又见花色喜沐春风。

我要为未来下注,要大声喊叫而不是
用日趋浅薄的腹语。要用布鲁斯口琴
决战浆糊桶,哪怕积骨成山,流血漂橹。
要在银色的月光下,骑银色的马去宁夏,
或者去尼加拉瓜,怎样都好,如何才能更自由,
更爱你,日子如此璀璨,我甚至都没有好好安排。

槐蓝言白 2012年3月31日

《恩爱的悖论》

所谓恩爱的生活里
真正使人感到
滋生且不断累积情愫的
也许并不是彼此的优点
而或许是某些
无法改正的小缺点
它带来的特定情感信息
令我们心酸和怜爱不已
就好比银杏叶里的雀斑
又好比扶摇舞蹈的白发

槐蓝言白 2012年3月31日

《旧人是一枚流通的货币》

告别之痛在于
旧人是一枚流通货币
再回到自己手中
可能性微乎其微
要命的是 一松手
我们既不能
禁止别人使用它
又不知道是否还能相见
相见后它被糟蹋成什么样

槐蓝言白 2012年3月31日

《断线》

当人们打扫灰尘的时候
灰尘也打扫清洁了自己
事实上 所有鲜衣怒马的人
都是这般断掉了往日念记

槐蓝言白 2012年3月31日

《沙画》

失去欢爱的孩子
即使快马加鞭
也难逃黑的覆盖
静默的情节
他在黑中讲完
失去欢爱的孩子
一直在笑
那是一道
来自底部的光
映向生活的画板
板上有年迈母亲
有音乐铁塔
板上的沙是盐粒

槐蓝言白 2012年3月31日

《故.旧》

就此革故。或许能就此鼎新。
这是个夜冷风疾后补妆的小心情。
无所谓对仗和修饰,梦里人
长相甜美衣着敝旧,回味一局
肆筵设席的欢乐。我安于故俗,
溺于旧闻,陶醉于汗滴和野趣、
哲学与果酱风声,我看到砖石
砌就的神龛,指向江上往来人。

树木与霞光、兰草和毒有小巧一吻,
有机会主义的旧雨重逢。
蝶飞上了纺机,纱棰是致命静物,
暗处等着的,是一古脑心酸猛药。
一切词语,所有转身的切口,
处处是一接如旧的里程,
她说从未见过我眉飞色舞,
她又说罕见自己语出惊人。

神龛的喷嚏,来于鼻腔里的灰尘。
江湖倒抽一口凉气,人情流变,
荒谬与跌宕自喜在自我满足里
勘测到自我不屑。烟云笼罩,
引人旧事重提,晚六点,
有大轮船减速停靠,我在码头上
心怀创痛,待之如故,
偶露乖张,又无有狷狂。

我还能说什么?尤如我不曾
带来哑迷。一切相关与否混迹其间,
我的态度赋予不了我真正所指。
我舅舅遇到点难事,他来商量时,
我有些恻隐不忍,在斟出的
酒花里,我看他惧内的旧态复发,
碍事而廉价的画板在餐桌边,
栩栩蓓蕾,多少年来,从未绽放。

槐蓝言白 2012年3月25日


槐蓝言白。男。一介诗民。


发表于 2012-4-9 08: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6-6 11:4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扎西 发表于 2012-4-9 08:31
写的好啊

:)谢了版主。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8 11:42 , Processed in 0.03712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