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851|回复: 0
收起左侧

《在场景当中》《春风赤子》两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16 11: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场景当中》《春风赤子》两首


《在场景当中》


草鹭空中飘影,紫罗兰在黄昏睡了。
松香粉末“蓬”的一声,随弓弦散开,
激越难言,长发如针。
春日之下,一切都泛着薄灰的光,
连翘引路,猫爪死于挡风玻璃,
你穿着简洁,唇微抖,唇边清白
和月夜茸的毒液,在酒醒限度内
被断音凹陷,你眼里有起伏的风云,
眉骨低温,辽远的蕨类是好风景。



这是一次交锋。场景如沙画过而留心。
接下来是春风刮倒影子,涟漪似唱片,
我赞美远景之时,用尽了手指。
鸣禽弄舌,蔓草萦心,它们纤舞在
和风与栏杆的缝隙里嫁接了青春,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门外的雨衣
还在滴水,倒影与呼吸之水在闪光,
我甚是思念那片被你弄伤的晨雨,
那周遭草木自此跟我有患难之交。



长久的热爱令记事薄干锅。这有点
类似于高温舞会蒸发了凸起酒兴。
除此外,生死梦与山河恋还在开花,
落花天色淹过羞惭早春。我还虚构过
十点方向的一场西北淋浴,调情手势
暗示并蒂臀弧走来帮厨,走去帮腔,
漫天的马群嘶唱高音,你在我这儿
有两种姿态,一种是背过身被我惩办,
一种是伴着侧影的烟雾俯身将我收纳。



天有九霄,令理想家园九重罹难。
人一叹息就撕裂了心,内部的光头党
预约打摆子的枪。墓地的烟火
都偏了风向,硝云是尘灰典籍,
途中布满岗哨,病中人沉疴连绵,
既不能以阅读对己攻心,又不能
象鸽子一样悲伤。一盏灯是一轮满月,
它映照伤心人悲愤治疗的汗滴,又映照
意识伙工由来以久的借酒动粗关系紧张。



幕布总要降落。降落的还有球场拼花、
病房爱情、楼群、被盖之下的相思消息。
我见到椅子,就见到上面亲密的人,
他们活在拖戏的脚本和疲惫的刊物中。
我是个秘密读者,每次问情都有笔录,
对于世事摇锤,我的身肢抗倒伏,
心有定音之术。我在这往事缱绻里
潋滟了流年,酩酊了凤管,无从悲欢的
视讯里,我看到春雷鼓颤,山河腰软。


槐蓝言白 于2012年3月11日



《春风赤子》


天晴了,真正的春天才刚到。
我的欢迎辞蓄谋已久,语法里的拐点上了天。


一切看上去都还好,母亲在往年躲过了反右,
今年在南方躲过寒冬。她在厨房里擦抽油烟机。


她的冷静化作多变的晚餐,想着她终会离我而去
酸楚的气流逼我咳嗽,她的老年斑,说话间就没了。


这真是奇迹。感谢和风悠扬,感谢益菌迫降,
感谢酒后治头疼的药,时光之轻,因果的重量。


或许植物、动物、静物,就此百骸歌唱,影子在
歌声中薄脆,春风钓杆说,总会有饥不择食,


总会在寒江或碧溪之上,走出个寡淡女子,
我和她意见相左,她吃东北大米,我吃枣泥馍馍。


她是我的智慧与诡计,来自春天的悲观和肉体。
我是人中赤子,木槿、锡鸟,一生用船只牵我。


槐蓝言白 于2012年3月15日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9 15:30 , Processed in 0.033458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