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31|回复: 1
收起左侧

诗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14 10: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流星》

我住在这个灰暗的小城。
高速公路的利刃插进一个个饱满的梨子
它是遗弃一旁的皱纹密布的干果。
我在窄街道上走动
想像着去会一个未曾谋面的情人
常常这样。我年纪不大,未老先衰
孤单的影子后,塑料袋随风飘起
孩子和狗擦肩而过
来往的脸孔黯淡,我看到蠕动的白骨。
拐过石牌坊,又看见了那个女疯子
她在雨中歌唱。我默念一声:妈妈
妈妈活着时从没这样

《菠菜》
  
我在火葬场看到了菠菜。
  
北风里,几个嚎啕的人
要将一场雪哭下来。
  
菠菜那么嫩,那么绿
贴着地皮生长。
  
看门的老头每天拿着镰刀
割上那么几棵。
  
《白杨》

它的银白的皮肤下藏着辽阔的祖国
它的疆土上奔跑着无数列冒烟的火车
它的闷罐车厢坐满了黑色的人群
它的人们有虫类和兽类
患着各种的疾病
疟疾,癫痫,瘟疫
它的穷人领着最小的儿子
打着竹板唱着莲花落
肚子里找不到一粒米
它的夜晚漆黑
星空下老翁逾墙
老妪饮泣
它春天的泥土弹坑密布
开满了野花

《槲》

我坐在地上
面孔金黄
仿佛我不是人间的孩子
这春天摘净的叶子
剥光的树皮
与我无关
肚皮里草根叫苦
黄水咆哮
我不该来到这个人世
我是一只老虎
在这样的年代
就应该呆在空山
枕着清凉的落叶
慢慢死去
把金黄的皮挂在
坚硬的
树梢上

《黑锅》

我顶我的黑锅
不煮你的白米

不能融入你群
我乃漆黑另类

任尔陨石乱蝗
任尔电闪雷鸣

头顶乌云之人
心含青梅之雨

我走自己的路
冒充大头横鬼

暴走天地裂缝
驱赶小庙诸神

锅底播撒芝麻
早晚变成星辰

《皮肤》

你揭掉自己整张的皮肤

已不会疼痛
像随手
揭掉一张作废的地图

山脉的走向
河流的纹理
早已陈旧
血失去血的味道

拿来包油条
包糯米的粽子
包落日的丸子

包草
包牛羊
包山河

包另一具肉体
让他重新活过来

自己的那个
让他风干

《影子》

我的影子是我唯一的鬼
它在白日出现

一只白日鬼
背着竖立的行囊
在地上摸爬

他的膝盖有洞
脊背有字
骨骼洁净
一根根碎成柔韧的
秸秆

黑暗中他逃离
爬出屋子
抬头看月亮
看自己的身体
断掉的脐带的
血迹

他如此虚弱
洁白
天亮时回来
重新背起我

----沉重的墓碑----

《周游》

一根针线穿透了我的中国

我骑着一列虫子
周游各地

和我同一车厢的
必定有怀着孕即将临盆的女人
和预备
金盆洗手的男人

一个古董商
对面坐着
被偷挖去肾的人

窗外的人小如蚂蚁
风吹不去那点灰
我想用草叶描出他们看不见的
眉目
一群送葬的人
举着所有绽放的花朵

原野垂挂
落日
又大又圆

黯淡的星空之下
我的虫子喷出白烟

《我们都有铅》

我们都有铅,都有自己的暗灰
一缕血色,和
一缕余毒

铅在我们脸庞的胭脂上涂抹晚霞
铅在我们牙齿的细瓷上刻印青花
铅在我们乌云的蝶翅上翩翩起舞

铅绘出了我们肩头的凤凰和
内部的洞窟
铅素描出我们一个个黑眼珠的黑孩子
铅送给我们一把反弹的琵琶和
一群飞天

我们的脊柱有一根铅芯
从额顶冒出削尖的碑尖
向着大块的空蓝抒写

《验尸报告》

报告已经出炉:
此人
全身皮肤乌黑
淋巴肿大
血痰溢出
血亦呈黑色

明显无心
无肺
无胆
无肝
食管一条
胃一副
盲肠半截
输尿管一根

鉴定结论:
非自杀
非他杀
死于鼠疫

这是共我一生的人
这是压我一生的人
被一只老鼠带走
他活着的皮套内
早已空空如也

他的鼠疫一定传给了我
我也会老鼠一样
死去
在大地上
留下一张皮

发表于 2012-2-14 22: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特色的一组,问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7 18:17 , Processed in 0.03467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