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613|回复: 2
收起左侧

关于春天的五首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2 15: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春天的五首诗



关于春天之一:《春风浩荡》



因为有浩荡的疏离,所以
有浩荡的春风感念,有这座城
被我默爱,有泪的余温被我怀柔。
春天动来动去,春风检索眉目,
我的眼一闭,天就阴,
我的眼一睁,睫毛跟着起风。

所有白色泡沫是所有动过的词,
也曾虚空,后是易逝之水。所有
嗜酒的人有过朦胧之诗或朦胧眼神;
所有丰乳肥臀皆来自街心喷泉;
所有经书有磕头的长队;所有
早春,有蒹瑕苍苍,筛风弄月。

我相求覆水的,不过是惊醒
我的迷朦可好?我相求春风的
不过是激荡吊镲,令我心沛然。
思念是气若游丝的联系,我用手指
和刘海,斜滑了命运的劈头盖脸,
四两墨迹拔过了千斤流放。

因为有浩荡的春风值得感念,
所以有浩荡的缅怀,有虚空的要务。
挡风玻璃上留有猫爪的印迹,
昨日春事多,今昔红灯笼一路向东,
由此,我从苏童想到苏菲,一回首,
一滴哆嗦之露,在风中蹑步闪动。



槐蓝言白 于2012年2月2日




关于春天之二:《春情的主题作业》


假使他再病他就不打算看了,带着
隐痛活着,象怀抱生活的陈年旧账。
河流的一生都在走向出口,隧道也是,
还有六道生灵,所有结果都已然动身,
所有雨水、黑暗,所有叹息和漫不经心


皆如此。他要满怀一生度过去,不需要
切割和治愈。在此前,他还没想太多,
跃跃欲试的春将到来,这使他愈发觉得
积重难返的别有滋味。他和所有窗口
心情各异地活在捏造的和睦里,宿命的
花纹布满脊背,他一边为触景而生的
处处故里酸软,一边象母亲一样照顾癖性


如照顾生养的狐疑。幸福有时是火烧云,
有时是带有哭腔的读诵,他有多喜爱山坡,
就有多喜欢立正后面的稍息,他活在幼时
翻滚的草香里,闪耀奏折禀报他晕菜的快意,
他看到自我宫殿是一块水田,能耕犁泥浆,
有萌芽与收获,心饱满如麦粒,伤游刃如滑鱼,
风来小浪白头,暖春多情,肉身的列阵象蓓蕾


剖出了暗藏的绯红,象指尖现形了
紧扣与强留,不甘与颤栗......


一驾单引擎飞机,起降在割过的原野,
一片赭色的仰望,自渎的余温在散漫,
他忽然就伸出手,怀抱了这漫天空洞,
辽阔祖国此时挤满时钟到达的窘迫......
这是一组连续多帧,在经营构图时,他关注到
透视和远方,同时也注意到画面右上方


日光还算宽容。他就此有些出世且陷入宁静。
热衷于这样的自己混和春的言谈与锦绣消息。
一本旧书令他的手发痒,通读它只为引来夜
并寻找一个词煽旺春天的火势。他有些困乏,
看到结局沦为黑,然后完全的白似一道强光
让他睁不开眼,一切再缓缓暗下来,迎财神的爆竹,
“咚-啪-”,“咚-啪-”,静默漆黑,演职表被拉起,
他从少年从春天成长又从念念有词的低处走进春天。


槐蓝言白 于2012年1月27日



关于春天之三:《雾中曲》


清冷夜雾,是餐后客人要面对的。
有些薄,有些白,有些起伏。
车辆稀少,冬日霓虹有想法,
信箱入口是空缝陷阱,茫茫情感如茫茫险峻。


零星短信或有神经质,好话不好说,永生
是斜靠在往昔身上的浑圆比喻。生冷的、
非低碳的理解弥留在雾里,我有吹毛断发的刀,
却难断冷雾,前世的不清白责怪我今昔耿耿。


我穿过雾合象穿过远水。远水灌满我衣衫,
汹涌的请求一缩一鼓。落寞之词自胸怀走出,
犹如一辆摩托快艇,一并汹涌的是宽广回声。


不用太深的呼吸,不必幻听。一个雾中餐馆,
在湖北或在江西,小马灯,八仙桌,
长板櫈,豆渣与搬筝小鱼有轻轻一爱的春天。


那时雾杳从我眼前飘过,白发也是发,
有个坐台小姐,擅诗词,曾在雾中为我相送过。

注:“搬筝”为早年江河的捕鱼工具。

槐蓝言白 于2012年1月25日




关于春天之四:《早春还原曲》


一、

西南的天空很低,我说它象个放大镜。
你可以从我长势喜人里眺望到早春。
我一转身,就到了天府,你羡慕不嘛,
但天府早春象荒原一样,不是想像中的启蒙,
是一种灰,灰得我根本就不想知道我是在哪。


二、

那曾经来过的,以后还会继续来。
我的耳根被北风的牙轻咬,你的呵欠
象桥梁,叫人想到雾中湿润的长廊。
你在淘米或淘析心灵时,把我淘没了,
我叫你索玛索玛,把酸楚的心叫碎了。
索玛花儿一朵朵,我不认识七仙女,
从一到七都不认识,我也不认识红军,
我在家乡门前想起你的时候,想起我
走得匆忙,一个尾声还来不及补订,空
象一抹孤零的光斜打在冬天日誌上。


三、

那一抹亮光,似乎还有镜中意义。
是天堂还是素衣白袍 ?是落日、明月
还是哀伤到雪盲?我偏离蜀道后,
城市便多少空落了些,是么?我走后,
我常与往日时光倾谈,新礼拜来了,
乡音和往事,细节和经验让我看到
与你相关的一幕是这样----
你在追围巾的时候手中的信也掉了,
你在追它们的时候飘得孤单且慌张。


四、

推拉窗有些旧。我进一步想象你的环境。
你一直处在断铁的新当中,但你难免
会面临推拉窗就此旧下来。偶有时刻,
你处在歧路的旅馆,有窗帘还有鱼缸,
鱼缸里有一只海螺和四条小鱼,你有不错的
冬衣,束腰、带帽,你在窗前一回头,
房间给了个背光,你的泉眼猛然开始流泪,
鱼缸就是四块玻璃,风儿风儿,象当时年代,
你坚强的爱按部就班。淼淼如故。D小调。


五、

还要继续面对的,是猜测的愁苦或与人浅笑。
还是不断有人爱上你湿润的脸,天鹅的机票。
我也想穿过马路去看你,那些车拦我,
我想自己如金刚,一踢十行,伟岸的力量
来自四面八方,我或许还有点射和连射的枪,
还有爵士音乐,还有子民江山和彪悍战将......
我穷尽一切哈,终只是个行走川江的飘零儿女
惟有英雄本色,睡倒在美德与咖啡之间,
“下一站,天国”,这个早春,我开始减膘.


槐蓝言白 于2012年1月19日


关于春天之五:《春啊,春啊》


我喊“春啊,春啊”
亡讯,落日如杮,
梦境里的花。黑眼苏珊。


我喊“春,春啊......”
雨水里充满了怜我的眼睛,
人世还好,心头被猫尾轻扫。


我喊“春啊,春”
想起你和想起所有的人来忘记你
交替,嬗递。所有人的关系
会在春天依次散去,
手指,在春脸上打圈圈。


“啊春,春,”
这能让我欲哭无泪。
彼岸是密岸,带我去吧春,
养几只金鸭子,
划出来的波浪
全是我绵绵涟漪,春啊,


“春......”
我知道我喊的是谁。
我羞得没去处躲,
倒在这美丽的唻唻的夜色。


槐蓝言白 于2012年1月5日
发表于 2012-2-3 12: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厚实密集的诗情~
 楼主| 发表于 2012-2-4 18:3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子衣 发表于 2012-2-3 12:27
厚实密集的诗情~

问好子衣:)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7 16:13 , Processed in 0.03701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