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860|回复: 2
收起左侧

我在杭州的哀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8 19: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在杭州的哀愁》

我在杭州的哀愁,是
脚边的麻雀见人也不躲开。是
扶住风的柳枝,站在大街上放浪地描眉。是
还没到夏天,春天就急不可耐脱掉了内衣。是
少女脸上的羞涩,被一只纤纤之手
当做脓疱一样挤出
那快意的脓疱破裂声音,是
我在杭州的哀愁


《我们把月亮用坏了》

妈妈,我们把月亮用坏了
像一只大灯泡被用坏了
我们把肮脏的坏月亮,拆下来
妈妈,我们不知道怎么办
在镜子工厂里,我们争论,吵架
妈妈,我们早已架起高高的梯子
但是,我们找不到一块合适的大镜子
安在天上,去替代那个月亮


《幸福向我伸出乞讨的手》

这是我的幸福,熟悉得像妻子手臂一样的幸福
但它,早已在争吵中离家出走。现在
它在路边,向我伸出一只乞讨的手
想向我讨回一点点往日的温情和慰藉
甚至,它希望我领它回家痛痛快快地洗一次澡
给它换一件新衣服,这样,一切就会重新开始
多年后,在路边,面对着这个曾经朝夕相处的家伙
这个蓬头垢面的乞丐
我已经陌生得完全认不出它,认不出这个
昔日与我深深相拥的幸福
在它可怜的乞求里,我总是视而不见,一闪而过


《大地尽头的暝色》

在暝色里
大地用一把苍凉的大扫帚
一点点清扫着晚秋的落日
扫啊,扫啊
一直把夕晖扫到遥远的地平线那边
它才背着黑暗,回到父亲的小屋里


《南方电网》

在南方,庞大的电蜘蛛,用一只高脚杯
一网打尽五省区一百万平方公里的大地和天空
高压线从耳际嗖嗖飞去,带电的蛇启动了上行列车
2001年春夜,在一盏台灯下
我是一尾被电击的鱼苗,在一本书里游来游去
用南方河流新生的电,补充体内的维生素


《梅毒家族病史》

梅毒怒放
清算梅毒家族史的人,在螺旋状中上升
只是抬高了江南的水袖
一千亩幽怨的梅花,潜伏在香案里
旧家族。烂水井。那飞檐翘起的一朵
落下来。在雪天的深院里偷换成一枚
阴私的词牌
宗祠的一声叹息,舔着裙香的韵脚
半遮着面


《椅 子》

我内心有美图,要赋予第一千零一张椅子
一种新的形状。在教室里
我制作的椅子,都是假的
今夜的椅子,从魔术师的衣服逃出来
它要掏空我暴力的想象和伟大的手艺



发表于 2012-1-29 10: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扶住风的柳枝,站在大街上放浪地描眉。
但是,我们找不到一块合适的大镜子
安在天上,去替代那个月亮
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2-2-2 13: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古老的杭州
古老的哀愁
雕栏玉砌应犹在……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7 18:19 , Processed in 0.04860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