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384|回复: 8
收起左侧

《迷人的海》(组诗)36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7 08: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左岸- 于 2013-12-25 11:40 编辑

 《一个人沿着海岸线行走》

  
  我喜欢一个人沿着海岸线行走
  当爱已成往事、当幸福的雪橇丛林中消失
  哭泣不再需要掩饰的时候,那么
  你就像大海倾诉,她能接受你的一切
  以蔚蓝色的力量
  此刻,我是走在大地母亲的唇边
  我是她说出的一句诚实的话

  



 《老船》

  
  像一只老马蹲在岸边。海就在不远处
  抓起一件巨大的蓝色衣领
  放下又提起,这引起它内心的一阵骚动
  它多么想驰骋在水天相连的地方
  但它知道这巳不可能。它最后把目光
  放牧到尽可能远一点:在蓝的深处,在
  白鲸脊背的喷柱上漫游。这些使它又激动起来
  以至于一只水鸟把粪便留在它的肩上
  它都不在乎
  装载它的汽车就要把它拉到烧材厂
  后来听说汽车在路上抛了好几次抛

  
  
  
  
  《一列湛蓝的火车冲出海面》

  
  海,你这位伟大的幻术师
  当我又一次拨开那些遮掩天空的
  黑色的枝条,领略你骑士般骄倣的美色
  我看见一列湛蓝的火车冲出海面
  呼啸着冲向岸,它生出的疾风,让岁月的
  钟摆加快动蕩,使雪花紧挨着鲜花开放
  我的飘逸着菜根一样胡须的父亲,我
  怎么也不敢相信,你把稻田中的半个月亮
  刚舀到碗里,就跳出了一大帮你的儿女
  他们唱歌、劳动,泪水使生活不断完美
  我感谢它在我的头顶留下一股黑烟的同时
  也掐算它将要离开我的日子


  
  
  
  《海龟爬行》

  
  在海滩,撑开你目光的伞
  很快你就会发现,一只海龟
  慢慢腾腾爬行。它永远保持着
  这个速度,不为外界所左右
  因为历史把那么多问题压在它的背上
  它的喘息一口就是一百年


  
  
  《海边的古城堡》

  
  我从未这么长久地凝视过一样东西
  海边的古城堡!你威武而苍涼
  我看见一排排波涛如臣民跪倒在你的脚下
  忘记祷词的水鸟披着一块白云
  不断啄着岩壁,企图复活石头里的一个时代
  其实,你始终在低垂着头,想念那些
  从你圣经中消失的歌者。你的孤独与寂寞
  反而增加了人们对你的同情心
  都想在你这里体会一种距离感
  一个美少女站在你的肩上,还没作完秀
  就从望远镜里被拿走


  
  
  
  
  
  《这里的白桦林通向大海》

  
  我说了我将要离开这里,但是
  我的心被一片荫影绊住,一块跪倒的石头
  以它的泪水,不断加深了我在秋天的颜色
  
  我不能不参加这些生命的葬礼
  接受它们的嘱托。我看见一只纺织娘
  卧在三叶草里指挥最后一支安魂曲
  也不回避岁月的种子砸在我身上的沉重
  我看见了这里的白桦林通向大海
  可现在不能离开
  我得等到它们分不清是被白雪还是被我的白发
  轻轻覆盖


  
  
  
  《礁石群》

  
  在岸边,我目睹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水
  把礁石群:这些坚忍的头颅,溺杀的全过程
  
  应该是你们:打渔者,绝对思想单纯的一群
  只知道,老老实实耕耘这片海
  祖父的胡须一生扫出了多少沧桑的落叶
  留给父亲,留给还没有机遇飘泊一次的船
  叮嘱大海碗酒里泡着太阳的子孙
  必须默默承受无数次湮没的命运
  才能让渔火,在子夜烤红你的脸
  
  当海水退去,我又目睹了,这些坚忍的头颅
  由于你们的复活,使海安静得像一页纸


  
  
  《在大海身边》

  
  记不清我这是笫几次来到你的身边,大海
  你还好吗?是生活的一只豹子驱赶着我
  去寻找四处讨饭的炊烟以及机器人手上的
  吠月声声,使我忘记了你蔚蓝的骄傲和
  浪花肆意拍高的秋色
  
  原谅我不能以贵族的身份,造访你的
  灵魂、你从一片鱼鳞开始的勇敢、被
  风暴搂在怀里的蛙女。请再给我
  一次轰响的激情,把我手中祖父留下的
  独轮小车,吱扭吱扭推向山的那边
  那里有我的爹娘正打着几个喷嚏

  
  
  《有一条路》

  
  有一条路,是世上最不好走的路,它就是海
  但是你无法拒绝一望无际的蔚蓝的诱惑
  走进去,它能使你触摸到通往天堂的梯子
  以及,海明威雪山似的胡须
  
  船,并没有让躲在这个蛋壳里的男人们逃避死亡
  他们的睾丸在潜入水底后,努力修炼成
  鹅卵石。岸上另一些年轻的公羊,叼着一缕
  女人的黑发,又纷纷撞响海,开始新的冒险主义
  
  一个浪涛一把刀子,把男人砍削得剩下
  目光和只能拐进一个女人的心房,这时候我看见
  他们在风暴中斫断桅杆的姿势,其实
  和黑蜘蛛在水洼里挣扎没什么两样


  
  
  
  
  《海在暮色中侧身的刹那》

  
  你从我的面目上称不出我有几斤愁怅
  因为我巳经旧了,旧的像一支再也找不到
  水声的桨。与这里的波浪、这里的船
  都撒上了时光的灰,有了泥塑的感觉
  
  就在你谁备把前半生倒入夜的口袋
  扎起来背走,却发现海在暮色中侧身的刹那
  把夕阳这颗钮扣嘣落了,可悲的是
  它掉到我的手上以后,我不知道该把它
  缝补在什么地方


  
  
  《和鱼最近的一次接触》

  
  鱼,也许我和你在前世就是不错的兄弟
  我看见你借助浪的涌力,跳到岸上
  在我的面前不停地摆动,你的鲜活
  你的腥香、你的鳞光,一齐打动了我
  
  我知道你不会说话,但并不影响我对你的
  爱恋。你以选择死亡的方式来看我
  这就足够了。我要把你送回大海,我不愿
  把这次相逢变成决别
  
  因为我更想看到,由于你的回归
  使蔚蓝的海面又增高了一寸


  
  
  
  《海,追随你的黑发一起飘动》

  
  如果你在我想象的地方惊飞了几只黄昏
  那一定在海边
  不管你独自抿着忧伤抑或
  双脚时钟一样在沙滩上画着孤独的圆
  都能感受到,海
  追随你的黑发一起飘动
  
  你可以将一腔愁绪倒进,
  海的起伏里,不管你堆积了多少年的黑夜
  浪涛都能给你冲洗出一块
  凸出那年红叶纹络生动的石头
  
  海,追随你的黑发一起飘动
  是因为你能给它添一勺别样的美丽
  而我追随海的飘动,是有阴谋
  在来世的岸,再接你回家


  
  
  《老船长》

  
  那年,你柱着烂树枝一瘸一拐
  昏倒在为你举行追悼会的海滩上
  荒岛逃生,使你有了一段野人的经历
  不过和你从鲨鱼嘴里抽回
  喷血的鱼刀相比,应该说
  你捋着狮脸般的大胡须好喝仰脖酒
  倒更能赢来女人的一阵尖叫
  
  鱼游动的曲线牵动你的一生
  其实风暴每次都来自你眼睛后面的那扇窗
  汪洋里,太阳像鸟一样站在你的肩上
  
  无端地,你的泪珠如不听话的孩子
  跑出来
  海,不断把男人驱赶到浪中反复拍打
  让勇者就像你,得到泥土突然冒出来的
  一簇花朵的掌声
  
  在一次扳腕子的叫号中你败给了我
  敢当众夸张地打了我一个耳光
  ——就因为你是我爹


  
  
  《浪尖上的海燕》

  
  起风了
  海面像是突然被投进了无数个手榴弹
  炸起了巨大的浪花
  而落日像一棵算盘珠拨被拨下了天空
  生命在黑暗来临的的时刻,显得沉重
  当然也不是绝对的,比如说那只海燕
  在浪尖上不断拍打着自己的翅膀
  尤如一架小型的直升飞机
  降落在鲜花欢呼的包围中


  
  
  《鱼光》

  
  在夜的苍穹下,等待一条巨大的银练
  奔涌过来,是最快乐的事情。它是千万条鱼
  在水面漫游所发出的光芒,一颗颗啸聚的
  白色精灵。内心的黑暗,一旦从缝隙中
  穿出,它对生命的叙述就充满了另一种激情
  让捕鱼者一次次把低岸遗忘
  
  这银白的光,喂养着船和船漂泊的春秋
  以及少女红唇上的螺号。后来我的父亲
  终因年迈,被囚禁在灰冷的小屋
  鱼,你熬成的油灯仍然陪伴着一位老人
  它死后的光芒,离我们更近



  
  
  
  《海的深处奔过来一匹马》

  
  突破这些岛屿的栅栏,以及云
  这些窃听者的耳朵,一匹蓝色的马
  它昂着头颅,喷着响鼻,四蹄生烟
  从海的深处,从岁月的深喉奔腾而来
  
  不知道什么原因,它的马背很寂寞
  自从成吉思汗和杰克•伦敦从上面,以
  王者的倥惚跌落之后,仿佛就再也没有
  土著的马语者靠近
  
  当我和这匹马目光对峙的刹那
  看见它流着眼泪朝礁石撞去,千百块
  生命的碎片散落,我因不想躲避而溅了一身
  只为接受它,死亡后的冰凉快感
  如一只瓢虫钻进我骨缝里的那种痛痒


  
  
  
  《蓝色之门》

  
  海,其实这扇蓝色之门是关闭的
  你很难看见它把一盏灯,安放在每个
  海洋生物身体里所散发的腥味,也
  触摸不到,声纳穿过海底城堡留下的针孔
  
  所以,你必须与海龟蛋交朋友,让
  水草从你肋骨长出,把一粒思想的沙子
  送到蚌里去痛苦地磨练,甚至口含鱼光
  迎接惊涛骇浪巅覆你的灵魂,直到你
  
  将陈年的苦难全部呕吐掉,这才发现
  朝你走来的,被大海的盐粒腌得又干又瘦的
  父亲,就是打开蓝色之门的一把
  有些生锈的钥匙
  



  
  《给一只旧船锚拍照》

  
  一只被时光的白刃斫断的手
  遗忘在杂草丛中。你的船你的拉网小调
  或者属于你的思想广场,都关闭在了
  另一片岸:一只栖息的海鸟的眼睛里
  
  拥有过深蓝的液体包围的幸福
  你穿过海豹的遗骸,嗅过珍珠的第一缕雏光
  大概你在海底触摸到早年一个暴君
  沉睡的灵魂,迅速变老
  退回低岸上,你没有觉察到生锈的叶子
  从你手上纷纷飘落成泥。看到一对情侣
  款款而来,你习惯地招招手
  但手指巳不知去向



  
  
  《蓝色的泊位》

  
  在黄昏的翅膀没有来临之前
  我想和大海,要一个蓝色的泊位
  停停我春草一样疯狂的思绪,停停我
  在一月就播下的雪币,以及我被
  山谷吹来的风,刮歪一张不肯服输的脸
  
  我需要安静,需要日丽,需要浪花静静地渗进
  胃里,稀释我那年在山之巅吞下的一粒毒药
  那怕就给我一个夜晚,让我好好睡去
  体验溶化成一滩月光的美妙
  
  我在说这话的时候我知道我还缺少一根糸桩的
  缆绳



  
  
  
  《海之恋》

  
  一个人喜欢大海不需要任何理由
  这从你小鹿一样奔跑的海滩上,就能领悟
  我宁愿这一刻被忽略,默默欣赏
  一株忍冬花在没有潜在危险的背景下
  迅速开放的全过程
  
  你一会儿爬上礁石
  把白朗宁夫人十四行诗句放到浪尖上
  一会儿登上搁浅的船
  搂着桅杆的刹那,我窥见你的泪光闪动着:
  父亲生前赶着马车晃悠在胡茬上的雪粒
  
  很多海鸥朝你指尖的岛屿,落下想象之翅
  阳光从你流线型的长发间漏下之后
  再抚摸滩石一张张未来的脸
  ——突然那盏心灯被擦燃
  
  你的忘怀,使大海忘记了自己的年龄
  也使我频频追随你海阔天空的形体语言
  从此跑掉两只
  黑煤球一样等待燃烧的眼晴


  
  
  
  
  《记忆中的风帆》

  
  你是我记忆中的风帆么?我有些不敢
  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我知道你是穿着风暴的
  外套回来的,我就应该对树叶一般破碎的你
  不会感到惊讶,那躺倒在甲板上的老船长
  像一截熟睡的木头,惊涛骇浪之后的瘫软
  有一种死一般寂静的美。你
  又确实是我记忆中的风帆啊,斑驳不堪
  才是你最后的归宿,为了这一天
  你的喊声在我的梦中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渔火》

  
  有渔火的水域就有我的亲人
  和在他们手指上编织出的一天黑夜
  渔火不亮,但足可以吹动
  他们礁石般的脸庞,朝有风的地方
  倾斜。渔火点点,但足够守候
  这塑料纸一样透明作响的心
  一种激情促使父亲凑过去,它
  便在父亲的黑胡须上留下一粒小黄米


  
  
  
  《小渔村》

  
  早些年,岁月的脚穿上小渔村的这只鞋
  踏平过很多大风大浪
  如今小渔村改成高尔夫球场了
  惟有通向大海的小径
  ——小村留下的一根鞋带儿还在


  
  
  
  《你》

  
  你是一个海的细菌携带者。因为
  你朗诵的诗句都很咸,笑声如断桨
  手势,是一个青衫人凌晨三点晃在渔火里的蟹爪
  还有你昂首时有着船头的斑驳
  
  看见潮水般最新一次的激情,正通过
  你的眼睛,奔涌在我的脸上
  我一时无法说出被重度感染的心情


  
  
  
  
  《海在暮色中侧身的刹那》

  
  你从我的面目上称不出我有几斤愁怅
  因为我巳经旧了,旧的像一支再也找不到
  水声的桨。与这里的波浪、这里的船
  都撒上了时光的灰,有了泥塑的感觉
  
  就在你准备把前半生倒入夜的口袋
  扎起来背走,却发现海在暮色中侧身的刹那
  把夕阳这颗钮扣嘣落了,可悲的是
  它掉到我的手上以后,我不知道该把它
  缝补在什么地方


  
  
  
  
  《和鱼最近的一次接触》

  
  鱼,也许我和你在前世就是不错的兄弟
  我看见你借助浪的涌力,跳到岸上
  在我的面前不停地摆动,你的鲜活
  你的腥香、你的鳞光,一齐打动了我
  
  我知道你不会说话,但并不影响我对你的
  爱恋。你以选择死亡的方式来看我
  这就足够了。我要把你送回大海,我不愿
  把这次相逢变成决别
  
  因为我更想看到,由于你的回归
  使蔚蓝的海面又增高了一寸
  


  
  
  
  
  《海风阵阵》

  
  大海,我又一次两手空空来到你的身边
  甚至:包裹在果实里一片让人牵挂的炊烟
  原谅我的无奈,以及从袖口钻出来的
  那年黄昏时分收留的一支迷惘的谣曲
  
  我只想让你的风好好吹吹我
  让头发像书一样被一页页翻动。海风
  不但从我的耳畔拍醒一些从前的疼痛
  还以海燕翱翔的姿势,掠进我
  眼晴巳步入中年的空间,布置浓重的蔚蓝
  
  海风啊,远远眺望黑蚂蚁一样的父輩
  推滩时发出的原始号子声,再次把我拉近
  就在我感觉一陣的轻盈要走到他们中间
  才发现,原来披在我肩上的一件
  忧郁成疾的衣衫被你吹得无影无踪


  
  
  
  
  《一粒滩石》

  
  一粒滩石,在岸上是微不足道的
  如果把它放在夜的眼睛里
  就能磨出一场好雨
  如果把它偷放在一张纸底
  谁书写,谁就会把一只爰情的脚硌破


  
  

   《父亲的背》

  
  只有落潮的时候我才去海边
  看望我父亲的背:那块黑黢黢的礁石
  它和别的礁石也就是说和别的父亲的背
  没有什么区别,这,是他留给我的遗产
  看那瘦骨嶙峋的背,永远的承载,担负
  但是女人还是不满足,男人常常被淹没在
  她们的欲望之海
  


  
  
  
  
  《活着的时候把自己掩埋一次》

  
  七月,我是带着我体内206块骨头
  和一些平庸的往事,来到你的海边
  这一次,我不想让思绪跟随蔚蓝色的波涛走远
  只想仰面躺在沙滩上,用这些古老的沙子
  一捧一捧地把自己掩埋,除了鼻孔之外
  我是真的走进了坟墓里,尝受着
  死亡的感觉,很阴凉,但并不恐惧
  我突然想到:将来有那么一天,我何不
  带一些生前的悔恨,步入临终的墓穴,那样
  就会有许多事情要做,而忘记寂寞
  
  正当我沉浸在我设计的茧壳里自虐
  一个涨潮的大浪毫不费力就把我彻底暴露出来

  
  
  
  
  《海如是说》

  
  你们一群,蹲下来,低着头,不是在
  像一种辽阔的蔚蓝致敬,而是忙于拾好看的
  贝壳。面对此情此景,海如是说
  你们拿走的是我的孩子们的一件件
  小外套,最好,把这些孩子一块拿走
  他们就在不远的浪尖上


  

  
  
  《再生之地》

  
  火焰丢弃了我,叫人想起
  已显得陌生的船与海,或许那里是我的
  再生之地。弯弯曲曲的海岸线,尽头
  有安睡的红松林,自由主义的水鸟
  飞出高低不平的沙滩,灰尘、礁石
  从叶片转变的夏收,都有一张静默的脸
  一只黑海龟带来大洋深处
  难以破解的隐秘,让落日的心绪更慎密
  天空隐藏巨大的子宫,孕育着哲学的婴儿
  使生物的五脏井然有序,我相信
  那是一种新的开始。有人来敲我的门了
  我不会考虑是故友还是宿敌


  
  
  
  《迷路者》

  
  迷路者的最后音乐,来自无形的海
  蓝色液体在骨头里私语的时候,一只鲸
  不约而来,纪念碑般的白色喷柱
  告诉我,每扇铁幕都有它脆弱的目光
  我抱着一只狼,试图接近那照耀人类的光芒
  水草最初吐出的烟气,让我的呼吸
  顿感窒息的美,我不顾鳞片在我身上
  留下古墓的综影,只想裸体埋没于
  年轻的浪花,与动荡同眠
  无意中,我俘虏了另外的一个我
  他走路低头,口含无性的黄昏


  
  
  
  《身体的记忆》

  
  身体的记忆,不会跟随蒲公英散尽
  搁浅的船,是它显形的部分
  仅管风暴从额头跌落,海燕飞进了岩石
  在白帆上依旧可以找到
  灵魂的新鲜脚印,那为信念
  所感知的岁月,会在某一个蓝色的早晨
  以陌生的面孔回归。忍耐来自北方
  活动隐蔽于南疆,在优柔寡断里
  我听见体内雨声不断
  青楼被月夜唤起,爱情沉没于血海


  
  
  
  
  《开阔地带》

  
  黄昏的沙滩,是我生命的开阔地带
  我常常在这里放纵我的感情
  还原一个真实的我,包括头发
  我痴迷于夕阳的坠落,甚至能听到它
  汗毛撞击海面的声音,无限美妙
  这一次,随着巨大光晕的消融
  走来一位姑娘,音容笑貌
  像我逝去多年的女友。她手里也拿着
  一把怀旧的红伞。越来越清晰
  我激动起来,毫不迟疑,展开了双臂
  她竟越过了我,与我身后的那个年轻男人
  拥到一起。我慢慢转回头
  渔火亮了,不过有些时隐时现


  
  
  
  《滩石移动》

  
  影子越黑,阳光越年轻
  滩石移动留下的空旷,决定了我的命运
  占领是最好的祭祠,全然不知,浪潮
  从我皮肤上掉下一群小男孩
发表于 2012-1-27 23:32: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的句子读着感觉很好
发表于 2012-1-28 10: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和你已经息息相关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2-23 15: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2-1-27 23:32
有的句子读着感觉很好

问好,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2-2-23 15: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小蛮 发表于 2012-1-28 10:39
海和你已经息息相关了

问好小蛮,久违,念及
发表于 2012-2-24 23:3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读。
发表于 2012-7-22 16: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问好
发表于 2013-6-28 23: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诗生活读到迷人的海倍感亲切。{:4_95:}
发表于 2019-7-31 21: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年后再与诗歌相逢。海风吹来!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2-13 07:45 , Processed in 0.04658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