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815|回复: 11
收起左侧

[投稿靠近] 《靠近》(2012)主题征稿:本期专辑:70年代生人诗歌专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1 12: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叶来 于 2012-2-2 22:18 编辑

20110902143300747_副本_副本.jpg


《靠近》(2012)主题征稿:

本期专辑:70年代生人诗歌专辑

1、2010年10月4日凌晨,中国民间独立诗刊《靠近》,于福建厦门正式命名创立。

创办人:叶来。

2、无限的少数者——《靠近》,汉语诗歌无限可能的靠近。

3、靠近,先锋,独立,自由。

4、刊物载体:现代诗歌文本,诗歌随笔,评论,艺术图片。

5、《靠近》(2012.总第二期)组稿中,欢迎赐稿。请细读征稿要求后投稿。

本期征稿对象:1970——1979年出生的汉语诗歌写作者。

6、稿件要求:诗歌文本精选20--25首(以短诗为主,我们尽量不选长诗与组诗),及附2000字内随笔或评论1—2篇,100字内简介(简介内请一定注明性别和年份,或70年代生人——这一点请一定记得)。照片一张(像素要大),详细通联地址。用word格式。请注明:投稿《靠近》。

7、免责声明:所有稿件或将用于《靠近》网上发布或纸质刊发,要求原创,文责自负。

8、特别说明,由于是自筹资金的独立刊物,故入选者无稿酬,但会寄赠样刊一册代稿酬,请多包涵。

9、截稿:2012年03月31日。投稿地址:http://kjsg.poemlife.com/

或邮箱:yelai888@163.com

10、请按稿件要求投稿。投稿前请大家校对好文字并排好版式,谢谢!

再次特别提醒:请大家注意按稿件要求投稿。如不符合要求则不受理,谢谢!


2012.01.21

关于民刊《靠近》:



1、入选《诗歌月刊》2011年第4期全国民间诗刊专号。

2、入选《2010中国诗歌民刊年选》“民刊冲锋号”专号。

3、入选《中国诗歌2011年民刊诗选》特别推荐栏目。

4、受到周瓒《2010年中国内地诗界回顾》(刊于谢冕主编的《新诗评论》2011年第1辑)关注和提及。

5、受到胡亮之《2010年中国新诗大事记》关注和提及。

6、受到凤凰网之“凤凰论坛”《中国现代诗歌大事记》关注和提及。

7、受到王彦明、赵卫峰之《2011年中国诗歌点击》关注和提及。

发表于 2012-2-10 11: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1,喊春(外二十三首)

春降临
水已暖
鸭不知

鸟声喊
百花开
人已还

日子瘦
山已空
心欲回归
痛已散

风声残
笛声远
情化蝶而去
梦还在


2,爱情

孤独里溢出的一点花香
向往中飘来的一朵白云

一颗干净的石子
落入水中
荡起的一圈圈涟漪

风声凛冽
盖不住

一脸羞涩
和生动的沉默

3,熟睡中的妻子
春未到
梦已开
爱走不出来
鸟声叹  风声远
花太瘦
月太浅
一缕炊烟  几亩稻田
揽我入怀
4,风
西晋的风
南朝的风
被日子灌醉的风
迟到的风
在路上一拐
便弯进
她的祖国
千疮百孔的祖国
被风吹得有痛又痒的祖国
四万万同胞的祖国
捧起华夏的风
把五千年的辛酸
一饮而尽
然后  一天天
站立起来
5,书
里面是否藏有快乐  向往  以及荷塘的月光
            和那小小的江南与感动
是否藏有简单的童年  满坡的牛羊  以及
            青草般茂盛的山歌和童话
是否藏有爷爷的旱烟  父亲的唠叨还有祖辈
            留下的余香和爱
是否藏有一间房子和一房子的沧桑和美
那里面一定住着一群人
那一群人里面一定有我的妻子  儿女  亲朋好友
            和养我疼我的梦和山上滚动和静止
            的石头
他们用手指轻轻一点
便翻了过去
翻过那满纸的厚或轻
像新爱翻过旧愁
雁鸣翻过秋歌
6,痛的最后是孤独
把痛埋在痛里
是一种简单  幸福的找寻
那些伤疤  面对阳光
一次次
把我弄醒
让我一次次想起你
想起粮食和雨水  以及最后的孤独
那些流血的汉子
那些流泪的日子
让我一次次低下头来
重新审视
那些关于痛的往事
最后  怎样
被岁月
一点点留下或抛弃
7,看荷
爱很轻
恨很薄
花香遍地
水声婀娜
一朵红颜
梦几回江山
枕多少离愁
问荷
风蹉跎
雨也蹉跎
8,无言的爱
悲伤燃尽之后
流下
最后一滴泪
落在岸上
荷叶
捧出晶莹的思念
在午后
闻风起舞
左一只蜻蜓  又一声蝉鸣
守不住
一个家
断肠人在天涯
9,江山
在岁月中
沉浮
其兴也叹
其衰也叹
问帝王之家
养多少悲欢
看苍茫大地
载几朵风花
一代红颜
哭人间笑谈
其爱也空空
其恨也空空
10,我和儿子
住一栋房
睡一张床
喝一样的酒
吃一样的粮
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
五百年前 就亲如兄弟
一起救过场
一起牧过羊
如今 他上大学堂
我打工去南方
有事没事
一起想爹娘
泪千行
幸福
打湿月光
11,失眠
月光皎洁 心凉如水
有思念
跌出一朵花事

从夜里
拱出
露出一个美丽的洞
躺在床上
打开
一屋子鼾声

12,书签
夹在岁月中间
读你
发黄的墨香
心事
便一天天瘦了
瘦了孤独  断了月光
唯有一粒粒文字
在外
幸福地
流浪
然后  乘一缕风声
回家

13,教室里的灯光

点燃星光  月光
放牧激情  向往

它美丽的照耀
清澈一双双稚嫩的目光

推开夜的小窗
逐出忧伤
在黑板上  画出幸福理想
那个我永远坚守的地方
14,麻将人生

108种爱情
淹没
一场又一场
厮杀
最终
抵达黑夜
亲爱的手啊
你抓住的幸福
和时间
在桌上一晃   怎么
便不见了
这些来自人间的撼
此时
让我的痛马上高贵起来

15,火
伸出腊月的舌头
舔着
暖暖的时光
心事红红的
燃几瓣祝福
年关将至
一粒粒爱情
从春天蹦出
然后  乘一朵阳光
返家
幸福的泪花啊
一挂鞭炮  几幅年画

16,友情
一捧月光
洒在我的身上
悄悄地
温暖梦的衣裳
把友情放进故乡
不再流浪
一个又一个的心事
春天般芳香
我的友情
你温馨的开放

17,我要写诗
我要写诗
写那些来自内心的疼痛
不让春天发芽
不让梦想开花
却把它压在箱底
像一张旧照
不去读它   懂它
我要写诗
写那些独一无二的好诗
请不要怪我和我笔的笨拙
爱情
是一把流血的火
一不小心
便烧伤你的寂寞我的诗歌
我要写诗
写那些温暖绝伦的诗
然后  献给
如诗的生活
但  请你
不要拒绝   因为
伤心是我活着的唯一理由

18,寂寞
寂寞真多
堆积起来便是一屋月光
放在心上
很暖
搁在诗里
不浅
寂寞
矮下去
便是一条河流
它流

不流
也痛
寂寞
耀武扬威
一不小心
拌倒一地阳光
捡起来
是恨
不捡
还是恨

19,儿子

刚九岁
上小学四年级
不喜欢作业
偶尔
得一句表扬
便将着要零花钱
婆婆夸他乖
妹妹说他坏

我故着沉静
怕惊走了
人间
这来自天伦的乐
20,挤进小屋

一座小屋
我挤进去  挤进小屋的寂寞
像花香挤进月亮的空旷
鸟鸣挤进春光

我一挤进去
月亮就瘦了
像我的诗歌
挤瘦唐朝

我就这样挤进去了
东风起  南雁飞
我的心头
泛起一阵阵暖暖的浓浓的秋意

21,给幸福找个地方

给幸福找个地方
让她住下来 有家的样子
然后 和她
结婚 并养儿育女

给幸福找个地方
给她 空气 水
和饱满的粮食
然后 和她
挽起手来 歌唱爱情

给幸福找个地方
就在今天
在这个深情的夜晚
捧起九月和梦想
然后 献给
如诗的生活和你

22,日子

把日子放入火中
烤熟
牵一片皎洁的月光
下酒
香飘千里
盖过
村头的犬吠

其实
乡音
不过是人间的一种寂寞
在路上
它 一下子
便扯痛我的回忆

23,生日

三十八年的爱情
穿过雨水
穿过重
洞开岁月的心事

三十八年
往事一片片凋零
思念与日俱增
只有父亲的记忆
偶尔一声咳嗽
便击伤我的孤独

三十八年
一晃便不见了
仿佛三十八天
只有布谷鸟的鸣叫
在我的心上
一年年
来了
又去

24,看月亮的女孩

窗户  月光  女孩
那来自村头的心事
又缓缓
消逝于村头

一声犬吠  几枚花香
撞进
一个
羞涩的梦

那些关于月亮的爱情
被岁月的目光
轻轻一碰
便碎了


张敬梓:即张溥,张国,溥溥等。四川仪陇人,教师。作品散见《中华文学》《文泽》《星星》《绿风》《诗潮》《江南春》《文艺家》《芳草》《巴蜀诗词》《青海湖》《诗词》《芙蓉锦江》《威海晚报》《南充日报》《南充晚报》等一百多家刊物,系中国乡土诗人协会会员,四川省音乐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南充市作家协会会员等。(QQ:290673986) 诗观:诗歌是一把匕首,刀刀见血!
作者通联:637615 四川省仪陇县三蛟镇小学校 张敬梓(电话:13458219684)
发表于 2012-2-10 11: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与麻将


写下这个题目,我内心感到一阵惶惑,把这两个词语放在一起,是对诗歌的亵渎,还是对麻将的歌唱,我无法言说。

在这物欲横流的时代,麻将显得那么自然,而又那么乖巧,而诗歌带给我们的是清贫和遗憾。

麻将是物质的,诗歌是精神的,当我们把麻将玩累了的时候,是否可以去读一读诗歌,写一写诗歌。当我们被诗歌洗刷得一无所有的时候,面对麻将,留给我们的除了感叹还有什么呢?

在我们这个只有几千人的小镇,却有六、七处麻将馆,每到逢场天,馆里是宾朋满座,欢声笑语,而写诗的却只有独自一人,那就是我,张敬梓。

当叫你选择诗歌与麻将的时候,你会犹豫吗?请不要说诗歌有多么高尚,麻将有多么世俗,因为它们存在着,存在就是生活。

诗歌能给我们带来快乐,不可否认。如果麻将一样能给我们带来快乐,我们能否认麻将而歌唱诗歌吗?

当一个人因打麻将而闹得家庭一贫如洗、妻离子散,此时此刻,诗歌又能做些什么呢?是叹息,还是无助,还有其它什么呢?

当一个人因诗歌而一无所有,到处流浪,甚至自杀或杀死别人的时候,此时此刻,诗歌和麻将一样充满罪恶。

如果麻将与诗歌一样摆在你面前的时候,请你选择一个或者放弃一个,你会选择麻将、还是放弃诗歌呢?因为它们同样会给我们的心灵带来痛感或释然。

当我们朗诵诗歌的时候,它或许会给你带来美、带来幸福、带来向往、带来希望和等候。让我们含笑、让我们祝福。

当我们抚摸麻将是时候,你也许会想到世俗、物质、浪费等遗憾的词语,让我们心灵充满肮脏或诱惑。

如果你玩累了诗歌,又去用麻将娱乐一下,如果你打累了麻将,又去写一写诗歌,那么我想,这时诗歌应该和麻将和谐地挽起手来,和平相处,亲如兄弟。

如果麻将确让人意志消沉,无所事事,诗歌能给我们带来文明、高尚。那将反对麻将歌颂诗歌吧!

如果诗歌是一种文化,麻将是一种生活。那就让它们并存吧,因为我们不能为了文化而放弃生活,而为了生活去追求诗歌。

如果让我们统计一下,麻将害苦了好多人,而诗歌又让多少人得益。我想麻将害苦人的数目绝对压倒写诗得益的。一个有害、一个无益,高贵的生活,你让我们何去何从?!      

作者通联:637615 四川省仪陇县三蛟镇小学校  张敬梓

发表于 2012-2-10 21: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万世长青 于 2012-2-10 21:14 编辑

万世长诗选25首

文/陕西 万世长

《角落里的幸福》

我要说的 幸福 是乡间的那院土屋
落满阳光 是一些农事 镰刀和回忆 以及童年
和父母一起的日子 种豆 翻地
把每天交给山谷 走动着 守着可以移动的石头
守着蚂蚁的秘密 接下来 给更远的远方亲人写信

告诉他们 我现在的生活 必须从低处
流经身边的水 必须从尘土里摸到一些硬伤
包括离别 在某个清晨 或者黄昏 陪家人说出田野和心事

这些琐碎 已经在我心里颤抖 想到父母
我就要回去 给他们做一顿饭菜 洗一次脚 像小时候
一盏油灯半夜叮嘱 炉火亮着 这是我们一家人的距离


              《春的心事》

我要说的 春天 正经过一阵风 碎片
是看不见的预感 已经不再是一个人 或一棵树
假象 一片雪遗落的心事 鸟翼和水份
沙石紧闭的姓氏 青草怀有的又一个梦
那是村庄的另一种生活 麦子的想法 一直在抵达

李子树下的信件 那一年 我相遇的那个人
那一年 我看见有一万只蝴蝶 抬出山谷
把枝叶放下 在大地 让心存友善的人回来
让我爱着 一天一个想法 从生活到生活 从时间移向另一棵草

这是泥土给的 花朵和松子 我相信一只蚂蚁的今生
一只云雀的来世 我相信 火苗会升起来 春天
我命定要从此经过 近处是水 更近处是田野
想到一些开放的桃花 相比往事 相比我用一世结怨的根系和错过


《杯盏淡茶——写给家人》

春节回家 无意间发现父母
又增添了许多白发
这一年 我几忘了 年龄
他们居住在危房
我总以为 他们才六十岁 五十岁
或者更年轻
还能够轻易搬开路上的石头
种菜 打铁
还能够赶集 够的着房顶的瓦片
那几天 父母总要睡的很晚才起床 说话间
坐在炉火边打盹 脚步也慢了许多
出门的时候 还未天亮
父母坚持要把我送上大路
并一直摧问我什么时候再回家
站在村口 就在转身的那一刻
我看到父母 雪地里 在用袖子擦着眼睛


              《遥想春天》

走过冬天 梦里的草就绿了 我的田野
交给燕子 桃花 交给一些苏醒的水
让一个人回来 她会带着一些春天的想法
经过河岸 木棉花的山谷 有一场约定
在薄羽的天空 蝴蝶代表又一扇打开的窗

到那一天 我要领着女儿去郊外
让她看种子怎样发芽 怎样开出花朵 在手中
玻璃两面的日子 是我的经历 打开一节骨头
打开生活的一节 一只鸟 或者是一匹马

这应该有一座房子 充满阳光 我要一直向前
上升的火苗 让父母居位在我的视线之内
接近草尖 在郊外 我就能听到女儿的心跳


                   《爱的蜂巢》

告诉你 我爱这些要过的日子 铺路 修桥
和另一个人把女儿养大 每天要做的事就是一生要做的事
背蜂箱出门 打烧饼养家 一杯水就是一杯水
不让一只碗空着 在向阳的地方修一座房子 夜里在路口亮一盏灯

这还不够 我要陪爱人逛街一直逛到老 陪女儿认字 认识春天
这越来越狭窄的爱 让我感到安稳 感到花朵
正经过春天 抵达阳光和我的姓氏 我将温柔对你

                   《旱地》

我要说的 跟一匹马没有多大关系 牛的蹄声下沉
相比粮食 一把锄头可以经过一生 背弃和空白
石头里的旧房子 原本空空的瞬间
正以一种流动的方式 庄稼 梦里虚似的人
我还在时间里等待 还在结冰 还在铁的另一个姓氏醒着
把昨天交给昨天 我身体里不明来由的火

一些更老的事物 在接近真相 与我有关的
是水注满的沙子 石阶上的阳光 隐入井底的信件
在土路另一端 我的父母 揉合一些细碎的风声
打开墓穴和方向 旱地 死亡是我唯一接近你的方式

                     《响水湾》

那是我的经过 生长着一些杂草和想法
水空出一切 沙地里的马队 姐姐的幸福和梦
远会更远 这样的时间不会太久 我的穷亲戚
埋下水稻 那个随水一过的寡妇 在表述生活的洁白
还有荒丘的底部 接近人性的弱点
镰刀最弯的一处 我的又一次离开 逐渐安静的生活

过了今夜 试着去理解每一只蚂蚁
说出爱 给每一片叶子一个春天 相信青草和路人
每一种眼神 身边的 那些随手可以摸到的事物
响水湾 你是我的另一部分 在看不见的地方
我不说过去 那些与水有关的日子 以及又一层积雪的父母居所

       《冬天的树》

冬天 我所看到的树 安静 彻底
没有一些别的想法
叶子 尘土 风经过的声音
一棵树脱掉浮躁
只是一棵树 从很远的地方
就可以看清枝节 它身上的伤疤
一些缺点 到冬天
安静着 等待一场雪

        《乡土》

故乡 如果你只是一座土房子
土墙已经倒塌 腐烂了
如果你只是一座木头桥
木桩已经磨断 被水淹没了
如果你只是一个写信的地址
泥巴已经被蚂蚁挖空 生满杂草

这些没有了 可是 还有石头
还有水 通往村口的土路 杂草最深处
爷爷的坟地 相邻的 是离我越远越亲切的土地

            《说爱》

我也试着说说爱 细软的动作 故乡
打开粮仓 打开我的心结 从来都是

一些苦难收获另一些苦难 在说明 这些马蹄的回答
在上升 或者是一片落叶代表云朵的身世
我坚决拥护青草和阳光 身边的每人路人 每一只蚂蚁
只说水的动作 生活的花朵 村庄里热爱劳动的穷亲戚
只说他们的婚姻 只说他们的活着 果园里挂满果实

这是我一生要做的事情 并和他们保持亲密
贫穷的生活 我只说春天经过的地方 灯光照的见地方
只说我想念他们 这是我 仅有的一点感动和友善

               《枫树岭》


时间久了 我几乎忘了枫树岭的样子 花朵和冰雪
忘了经过那里的路线 以一种遗忘的态度
去回忆 在爷爷失掉一只手臂的地方 遇上另一个人
山岭没有回答 前面是树 再前面是阳光 等待尘世的一颤

我必须提到四姑 年青和年老打磨一种泥巴
从枯井走向婚姻 错是时间给的 还有一大片荒坟

余下的时光 还在旱地上奔走 阅读岁月和落叶
将一些回声交给老屋 四姑 枫树岭的过去就是你的过去
你一生的幸福都只为了这一时刻 再退回五十年 也还是枫树岭的人


              《吊桥》

我该怎样描述 一只羊经过这里的动作
或者一阵风想要的结论 在铁锈最厚的位置
是四姑家的房子 是一把火烧过的木头 支起生活
四姑 生下四个孩子又亲人埋下四个孩子
这些事情一直影响着枫树岭 影响时间 缓慢下来
我在想 吊桥 一路上把握不住的东西太多
除了绝望 隐藏在我心底 特别是抓不稳的那些


               《车站》

和母亲一样 四姑只是经过这里 顺道带走一些铁的声音
除了枫树岭 还有生活 一个蚂蚁繁殖的地方
将会被时间回收 石头和轨道 以及梦

车站 村里唯一的路 唯一的方向 我不能说
表哥去了那里 面对粮食 我挚爱的亲人

我要将房子建在你们身边 开始是邻居
最后是朋友 等完全理解生活 我做为你的一部分
和你在一起 不再离开 不再轻易说出表哥的名字和去向
四姑 我也不会让你知道 还有我真正的来意


            《许家院子》

拆不开院子 拆不开姓氏 是枫树岭的一部分
方向对 方言也对 再往下走
这里的土是枫树岭的土 这里的人也是枫树岭的人
四姑的疾病也是 我表哥死在煤矿也是
石头上的村庄 一直通向谷地 有一天 伤心人总会遇上伤心人

四姑 三件换洗的衣裳 一口十年前的铁锅
除了这些可以随手触摸到的事物 除了老屋姓许 你不姓
这些光点 这些拐杖知道 这些是我
每年春天 回到枫树岭的理由 和我的出生有关


              《向阳坡》

那年冬天 四姑将儿子埋在这里 下过一场大雪
又一年冬天 四姑一病不起 下过一场大雪
生活来过这里 我麦子里的亲人 正以一种可能活着
这些向阳坡的马尾草知道 苦杞树的方向 一滴水的来路

我还要走向墓地 打一把镰 背一只蜂箱
泥巴代替不了的生活 一直存在 一直是枫树岭的象征
土屋和爱情 回到高处 再制造一场悬念
再增加一些伤害 四姑 最后的阳光落在最薄弱的位置
比如雪 我一直在努力寻找 埋我的人 和一块阳光充足的地方

        《冬天》

雪在窗外 在有空调的房间
给父亲打电话
他刚睡 赶集步行三十里山路
炉火就灭了 说到这些的时候
我听见有风在吹
窗户上的碎纸 门前的人形草垛
在守护 我的父母
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正经历冬天
和雪 我不挂断电话
我只想要 让这亲密的交谈
在身边 像小时候 听父亲讲述他逃难的经过


       《雪 落在屋顶》

我该怎样描述 雪经过村庄的动作 迟疑
缓慢 最后安顿下来 这些并不是我所要的
一直白着 在父母身边 这些说明不了生活 老屋的心事
是可以看见的白 岁月和白发 我消失的那一部分
村庄 你是我最隐秘的情人和伤口
是水的另一种解释 接近母性 爱已经不止这些

近些年 老屋是父母唯一的居所 雪
请让我一生想你 与时间相对的枣树 愿望
水渠边的花泥 还有落叶里的困惑 另一处方向

更远一些是天空 是我睡梦里的田野 象征的房子
还有我的亲人 被落雪的马蹄叫醒 或者 是我不能说出的姓氏和地名


                《冷》

试着双手握住铁 走向另一种铁 让一些可能恢复可能
让生活在低处结冰 显然不够 还有父亲的经历 看不清的部分
说明陈旧 说明那些只有树皮草根填肚子的日子
在下雪 在我无法抵达的地方 田野空着
这些让人放心 让一些水代表另一些水 流动
我和锄头 还有那个离开的人 村庄
冷只剩下一个字 多年前的怨恨 在移动 养成草的习惯


  《一棵树》

我看到 一棵树
站在郊外 很静 很孤独
父亲生活的地方

一棵树 脱掉一身叶子
在守望 在等
父亲以后的日子

一棵树 在冬天
近处是雪 更近处还是雪
父亲仅有的时光

一棵树 活着
父亲 还有我看不清的部分


          《空房子》

我一直都在错过和失去 桥的另一座桥
灯光的另一种光 还有 那些可以证明铁的机会
落叶的来路 流水的过程 一些过去的心事
空房子 你是我经年的内伤 打开石头
某人眼里的梦和春天 雪 是这个冬天唯一的解释
唯一的暗门 是亲人们要过的生活
挖井 修坟 外出打工 空出爱的一部分

我还在接受荒芜 一年比一年低 从墙头到村口
我只说离别 身体和海水 只说一天比一天感到降温
三十多岁 一些想法也开始板结 进入 直到消失


             《草》

相比我卑微的过去 相比一只蚂蚁 草
你的一些想法是对的 生在山里 这是我的又一期待
麦子花和爱情花开在一起 冬天 你主要由土路和时间构成
想你 我每天重复自己 用一些时间
再余下一些 想你 在村口点亮一堆柴火
我唯一的亲人埋在这里 这是我最在乎的过去

    《锄头 你是我身体的肋骨》

再过三十年 或者五十年 如果我还活着
如果我还可以走着回去 接受铁 以及错过的岁月
锄头 请给路途上的青草打声招呼
告诉那些认识 或者不认识的蚂蚁们
时间和铁的差别 在村庄 一个人的出走出要带走多少种子和希望

爱你 我绝不一次拿走
爱你 我会在汉江岸边等着铁锈
如同 在等待某个人回来 而从身体里抽走的一些水分

             《 奶奶住过的房子》

经过文革和荒年 经过婚变 经过地震
一些蛀虫和野兽 一些用白灰也描不白的日子
泥巴也填不平的伤痕 老屋 经过一百多年的风雨生活
在昨夜 老屋的倒塌惊醒了父母
惊醒一群羊 这声音让四周的杂草摇晃 土地也是

我知道 这是因为天灾带走了亲人
尘世和尘土一样 奶奶 如果时间同意
泥土也不反对 我要在今夜返回 因为雨水就在身边

因为爱和伤害 因为这片土地还在
奶奶的坟墓还在 拐杖在 我回去的理由就在
老屋 打开每一片石板瓦 打开每一粒泥沙
这说明什么 一群无家可归的蚂蚁 父母等待着隐喻的一道暗门

                                
     《一块坡地》

我一直在寻找 埋自己的地方
那里常年生长杂草 有石头 有竹林
麦子种在高处 因为一块坡地而建一座房子
前面是果树和玉米 一只水缸 就是一种生活

乡亲们整天种植庄稼 这叫要过的日子
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亲人 他们走动
在院子里种菜养鸡 修路叫造福 打井也叫造福
他们一生只为这一件事忙碌
我只想 一百年之后 有这样一块坡地
上面走动着新人 雨天有雨天的想法 晴天是晴天的打算

                《木风车》

现在只剩下一些木头 时间脱下的衣裳
一些传说中的农事 数落谷物的日子 还在等待
关于天气 或者是一把镰刀的消息
过了今夜 大巴山里最后的婚姻埋给那颗麦子
爷爷知道 给爷爷打棺材的老木匠也知道
村庄 时间最细软的部分
就是我无力寻访的部分 就是我 回到你身边的路


简介:本名:万世长,笔名:旭日,现用网名:万世长青发表作品。70年代后期出生于陕西安康。2000年开始先后在《诗歌月刊》《燕赵诗刊》、《安康日报》、《长江文学》、《山花》、《辽河》《天水晚报》《绿色伊春文学》、《核桃源文学报》、《巴中文学》、《生态文学艺术》、《黄河诗报》、《新诗大观》、《中国诗歌》、《大别山诗刊》、《栗花》等发表作品。中国乡土诗人协会会员、大庆市作家协会会员。


通联: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江北张岭七组安康市恒力工贸有限公司
邮编:725000
QQ:593482264
邮箱:byy1977bh@126.com
发表于 2012-3-14 17: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寂寞的70代》
————为民刊《靠近》写的随笔

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从小到大,又离开这个世界。从无到有又到无。宏观来看,世界还是这个世界,人却不是人。一个人获得世界观,是可笑的。这个世界获得“人观”还差不多。
你看完了我来看,我看完了他来看,这个世界永远有人观看,永远不寂寞,寂寞的是人。这份寂寞与生俱来。寂寞,才是人类的真相。
寂寞也能开花,那就是艺术。所有神乎其神的艺术,都是寂寞在阳光下开放的花朵。越寂寞,越艺术。末代皇帝傅仪的堂兄画的几朵残荷,也能卖几十万,买的人不是买荷花,买的是一个王朝的寂寞。
寂寞也能游走,它擅长于在黑夜中潜行。所有敏感多情的心灵,最易受它的蛊惑。它热衷于顺藤摸瓜,将绿色的树叶长满诗人的头颅。画家将寂寞涂抹在花瓣上,诗人将寂寞涂抹在根须中。画家的寂寞别人的眼睛看得到,诗人的寂寞别人的眼睛看不到。
作为诗人的屈原,作为诗人的李白,作为诗人的毛泽东,作为诗人的泰戈尔,他们构建了一个不那么寂寞的诗国。现代的人们写诗已不那么有趣,凡事一旦热闹,必定无趣。写诗还不如画画,与其戏弄自己的心思,还不如摆弄手中的画笔。画笔无情人有情。有什么可以写的呢,日升月落,花开花谢,一切照旧。
寂寞也能变化。变成山,变成水,变成兽,变成禽。变成数不清的尘埃,又变成漫天的雪花。寂寞能让太阳变黑,能让月亮长毛,还能让群星眩晕。寂寞一忽儿给你一个新鲜的花园,一忽儿又给你一个恐怖的地窖。它能让你度日如年,也能让你恍然大悟。寂寞,寂寞的对岸,就是那个,坟墓。
除了寂寞,就是坟墓。这么说真让人泄气。不说了,听歌。歌声能抚慰寂寞,这是一件奇妙的事情。那么红的歌星李娜怎么能削发为尼呢?是什么夺走了她得欢乐?快乐是一种罪过吗,得罪了谁呢?不许笑,得意什么!天理昭昭,人,算个鸟!命运,命运,贝多芬你抗争么的哟,和命运握手言和吧,别弹了。
从我出发,回到我这里,唯物也好,唯心也罢,标准早已建立:身似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只需谨记,努力达成,其它扯淡。你叶来是不是伯乐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千里马天爷知道。千里马有母的吗?
60年代流氓诗人管党生说,70年代的大月亮我,是伟光正,有60年代女同事说我是,虚伪光腚作伪证,她心里怎么这么阴暗哪。阴暗好,阴暗还有一点光影,寂寞,一眼黑。唉,不扯了,叶来同志万岁,《靠近》民刊千古。
发表于 2012-3-14 17: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简介:大月亮,原名刘杏丽,70年代生人,任职于湖南省安乡县黄山头镇中心小学,教英文,喜欢文学,擅长诗歌创作,于各大媒体零星发布过作品,2011年10月,个人自费出版了处女诗集《玉女心经》,目前诗剧《雪火鸟》正在紧张创作中。主张人诗合一,快乐度日。

通联:
邮编:415621
地址:湖南省安乡县黄山头镇中心小学
姓名:刘杏丽
电话:15027023063 QQ:821273317
发表于 2012-3-14 17: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月亮诗歌十九首



《雪》

每一滴水
包裹每一粒尘埃
降落到地面
天空干净了



《扇》


不可不为之书
仕女执团扇
济公执蒲扇
公子执折扇
公瑾执羽扇
轻轻一扇
强弩灰飞烟灭



《中国》

中国有三个人
第一个人用大型机器耕种了二十亩田地
他养活了自己和第二个人
第三个人用小型机器耕种了十亩田地
他养活了他自己



我有一个惊人的发现:
在中国农村
每家每户都养有一只公鸡
这只公鸡叫
第二只公鸡就会接着叫
然后是第三只。。。。。。
直到邈远的地方也传来鸡叫
每天有好几次
公鸡们都会呼叫联络
它们似乎在传递一个古老而又永恒的讯息———
这个地球是鸡的




《稍纵即逝》
这是一朵花
它即将消失
虽然它现在还没有开放
这流云般匆匆赶路的时光啊
如何才能将你抓住
你走吧
我将留在这里



《雷锋精神永放光芒》

从小处讲
雷锋是在助人为乐
从大处说
雷锋代表了一种大公无私的精神
这种精神
正是共产主义为之奋斗的理想
把雷锋传播到全世界
就是把共产主义传播到全世界
公而忘私
天下大同
美好就要实现
幸福即将来临
与山川同寿兮
与日月争辉
雷锋精神永放光芒!



《文联》

从悦屏奶奶那儿认识了洞庭水妖
从洞庭水妖那儿认识了曾德旷
从曾德旷哪儿认识了古河
从古河那儿认识了任意好
从任意好那儿认识了叶来



《奴》

奴从山中来
清风藏两袖
无事写闲诗
梦里度春秋



《福叔祭》

江水滔滔
天地玄黄
吾心归去
同游云汉
知尔福叔
疼尔福叔
不枉人间
共赴天堂



《米老鼠改行抬鼎去了》

1

因救人牺牲的福叔
最奇妙的是他的职业
摆渡
假如他遇上摸着石头过河的邓爷爷
一定会招呼一声:
Helo
别摸了,上船吧!

2

赶路诗坛的御鼎诗歌奖颁奖仪式
日期建议定在寒假或者暑假
这样方便老师参加
像伊沙老师皮旦老师大月亮老师
在社会主义国家做老师本来挺可耻了
再请假参加诗歌Party
那就更可耻了

3

人有两只耳朵
一只听从职业
一只听从可耻
所以没有职业不是可耻的

4

很久以前听说赶路
心想
这些人命真苦
那个时候
我正赖在家里做全职太太
现在我也赶路了
那么亲爱的
累了的话就看我一眼
我用汉语笔画临时为你架一顶帐篷

5

民间有一种临时职业
抬丧
抬丧的男子叫丧夫
丧夫一般请人来做
现在也有不请人而自己儿子女婿做的
这会遭人议论
随着火葬的流行
丧夫这种古老的职业也会消失吧
可是为什么
这个国家每个人都看起来像抬丧的

6

昨天跳舞吹了冷风
今早洗衣挨了冷水
中午就不能安寝
畏寒
于是赶快出来晒太阳
并取消了晚上的跳舞
现在一边吃姜一边流汗一边敲键盘
待会回去洗个澡
睡大觉
冷才知热
醒才知梦
唯有抬鼎
才能做快乐的米老鼠


十一

《我的无名氏朋友的诗》

夭桃艳李
G点就在最深处藏匿
无所谓我
无所谓你
探索之路逼仄
探索之路逼仄
一操到底
发表于 2012-3-14 17:5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大月亮妙解西游记》

1、猪八戒

八戒
酒色财气贪嗔痴怨
知道戒一戒的是人
不知道戒的是猪

2、孙悟空

悟空
人生原本是一场空
悟到了的是爷
悟不到的是孙

3、唐僧

一个不提倡慈悲精神的国家
是一个短命的国家
一个不提倡慈悲精神的王朝
是一个短命的王朝

4、沙僧

一个不购买大月亮处女诗集的男人
是一个干燥的男人
一个不购买大月亮处女诗集的男人
是一个无味的男人

十三

《裸写宣言》

1、裸着写。
2、裸露灵魂。
3、对于一个里外不穿衣的女人
我唯有跑
才不会被你伤害。
4、男人是脆弱又简单的东西
你看他做爱的时候
噢噢噢
嗷嗷嗷


就死掉了
女人的高潮
来无影去无踪
青山遮在绿云后
觅无处觅寻无处寻
如何搞定?
想要一亲大月亮芳泽
没有夸父的劲头
如何行呢?
没用的男人
放马过来追吧!
啵!

十四

《献献献给伊伊沙》

我我想想写一首首首诗
献给给亲亲爱的伊伊沙
你是男男男诗人的榜榜样
我好好崇拜拜你
我今今今生最大的愿愿望
就就就是和你一起起坐坐车
渡渡渡过黄黄黄河

十五

《无题》

早稻黄
秋棉绿
红荷一朵朵
把酒待白菊

十六

《古河》

诗经
楚辞
汉赋
唐诗
宋词
元曲
白话体自由诗

十七

《无言》

文化大革命
看似一场荒诞的闹剧
实则是历史的必然
大家共守在衣食的起跑线上
还是各有分工制造人间的精彩
这需要时间去辩论
十年
一个时代
真像一个最严肃的笑话
不管怎样
开心最重要
红尘中的快乐
美到虚幻的美
这就是答案
人类的文明已然积重难返
走哪条路你都可以到达起点
为了你的微笑
有人
曾经哭泣过

十八

《为难》

1

最近上QQ
总要设置成离开
就算这样
也不但有人找
心下也喜欢
可是遇到找我要钱的人
我感觉很为难
不给吧
我还算有钱
给吧
却觉得有些冤
凭什么?
您有空找我要钱
这会子功夫端盘子去
早吃饱了
趁收碗的一瞬
将剩下的直接往嘴里塞
当年我就是这么干的
诗是什么?
诗它就是风花雪月
什么时候赏雪最好?
春天播种
夏天施肥
秋天收割
冬天来了
点燃一根旱烟
蹲在田埂边
看雪花慢慢飘落在只剩下根茬的稻梗上
亲爱的悄悄告诉你
现在的我也正在这么干

2

我的娘亲苏次兰老师
(做过几天民办老师)
前几年惹下焦虑症
万般无奈之下信奉了基督教
传教的大妈叫她带领全家老小下跪
头上还顶块手帕
我也这样做过
说也奇怪她居然就好了
这几天她的病又犯了
又带领全家老小下跪
可是这次我却无论如何也跪不下去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
总觉得我以后这辈子
什么事都可能会干
唯有下跪一事
不会干
至于苏老师死了以后我会不会下跪
还真不好说
那就顺其自然
到时候就听膝盖的吧

十九

英文:
《Piato》
Plato,Plato,Plato
Plato is very good
But Plato is not love
What is love,then?
I don’t know,too.
Anyhow Plato isn’t love
Plato,Plato,Plato
Anyhow Plato isn’t love.

中文:
《柏拉图》
柏拉图,柏拉图,柏拉图
柏拉图非常好
但是柏拉图不是爱情
那么什么是爱情?
我也不知道
反正柏拉图不是爱情
柏拉图,柏拉图,柏拉图
反正柏拉图不是爱情。
发表于 2012-3-14 18: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发照片,没成功,技术有限

本帖最后由 大月亮 于 2012-3-14 18:05 编辑

发表于 2012-3-14 18: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img=20,10][/img]
发表于 2012-3-14 18: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照片
发表于 2012-3-14 18: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照片已发邮箱,完成任务!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8-7 23:52 , Processed in 0.06648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