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13|回复: 3
收起左侧

纯真的诗心,真爱的韵律——读月亮的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6 11:4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纯真的诗心,真爱的韵律

                                       ——读月亮的诗歌

                                          野松


    自认识月亮(马怀尘)以来,我就一直喜欢阅读她的诗歌。月亮的诗歌充满着爱,如我等被世尘所蒙垢的读者,可以在她的诗歌中寻求和获得一块洒满洁白清辉的净土,她所创造的纯美诗意可以让我等因生活而过于沉重的心灵获得一种柔性抚慰。尽管她的诗歌常有一种伤感,常有一种惆怅,但这种伤感和惆怅,恰好能激发起我们心灵的共鸣,能让我们在孤独寂寞中碰响诗心的那一根和弦。
    爱,是人类最崇高的情感,是一切美善的最高体现,更是一切文学艺术尤其是诗歌的灵魂。具有纯真诗心的月亮,最擅于把她心中的真爱,化为醉人心魂的韵律,流淌在诗性的原野,跃荡在诗意的空间。当我在最近一段时间比较全面地阅读了月亮近几年所创作的诗歌之后,我便沉醉在一种既古典又现代的美妙诗境中,更被一种柔和的诗意光辉所笼罩,在月朗星稀的夜晚,总忍不住,抬首望月,轻声吟诵起她的诗句:“我希望,月亮的清辉/可以填满你我之间的沟壑/或者清洗我的杂念/让我选择沉默”(《我希望》)。
    爱,已成为月亮诗歌演绎的主旋律,表现的重要主题。无论是她对生命的感怀,对岁月的吟咏,还是她对乡愁的抒唱,对爱情的怀思,对世相的探索,总洋溢着她内心的深沉真爱。这种深沉的真爱,已成为月亮的诗性人格,有效地引领着她不断地向诗的最高境界攀升。这正如明末清初诗论家王夫之所言:“诗以道情。道之为言路也。诗之所至,情无不至;情之所至,诗以之至”(见王夫之《古诗评选》)。王夫之所言之“情”,便是月亮诗歌中的深沉真爱。当生命随着岁月的流逝而不断被削减,让诗人感到十分疲累,但是,诗人希望在她的生命之秋,仍能象一条小溪,不舍昼夜,奉献着真爱:“如今我累了。请让我慢慢地流向你/希望你轻轻地将我捧起/注入细小的花瓶中/或者泊在古老的坛子里/滋养一束娇艳的玫瑰/或者抚育一坛清雅的芙蕖”,在奉献真爱的同时,领略人生与时光的真谛:“于是我就成了永远的秋水/在如洗的月光中,安静地/领略时光永恒的真谛”(《我是一条小溪》)。这种深沉的真爱,让诗人始终保持着沉而不落、低而不坠,悲壮昂扬的精神气度和胸襟:

  我徜徉在生命的晚秋里
    写季节的凋零,写日子的无题
    写你怎样悄悄地来又悄悄地去
    把这一切属于黄昏的悲壮与无奈
    交给晚风评说交给细雨唏嘘
    我只是用我残缺的笔和最后的力气
    丈量着从指尖到心灵的距离



对生命的感叹,对岁月的无奈,却让诗人凄美的情怀高蹈,并通过语言来表现她对美善的诗性体验。
    诗是抒写心灵,表现情感和意绪的语言艺术。作为一名大学语文教师,月亮具有深厚的文化涵养,尤其具有中国传统古典诗词的涵养,而当她驱使语言歌唱内心的真实情感时,却又表现出现代知识女性的优雅气质,怨而不怒,哀而不伤,含而不露,底气十足:“当我固执成美丽的石头/告别梦境的笙箫便吹响在黎明”(《独守冬夜》);“孤独会发生在热闹的人群/退守何尝不是忧伤的象征/喧闹和孤寂都是人生的点缀/每一次月下的蓦然回首,都是对生命的/深入与警醒”(《又逢中秋》)。这种既感性又理性的人生感悟,借景而抒,淡定从容,极具感染力。诗人已年逾五旬,因长期的伏案工作、艰辛的教学生涯,而落下了一身的病痛,近年来常被疾病折磨得十分痛苦。这种痛苦让诗人常常感觉到已进入了生命之秋。风侵雨袭,说不尽肉体之痛,诉不完心灵之伤:“千军万马撕扯着我的天空/刀光剑影吞噬着我的耐性/徘徊的脚步低诉着心中的烦乱/浮肿的手臂牵着僵硬的脖颈/泪雨滂沱洒下淋漓的哀怨/云也无声水也无声/这个鲜活的九月啊/我收获的不是诗歌/而是比夜更黑的疼痛”;“我看见红白两色细胞在撞击/我听见骨头在扭曲血液在奔涌/也许这正是青丝到白发的过程/苦涩的药汁从嘴里流到唇边/将那些幽婉的诗句杀死在朦胧”(《九月的疼痛》)。痛啊,痛,这种痛曾经让诗人感到绝望。然而,只要优雅之心充满爱,诗人生存下去的内在力量却是十分强大的。不是么?你看,她在痛苦寂寞中吟咏自己的生命之秋时,依然不失对美好的期盼和憧憬,因心中充盈爱意而坚韧顽强,身虽柔弱而心刚强:“我不要生命的长度/我只要生命的高度”(《看病杂感》)。是的,尽管曾有过许多的憔悴和无奈,但对岁月的咏叹,对人生的思考,已经让诗人自觉或不自觉地进入一种看透生死、忘却苦乐、忘记荣辱、返朴归真,大彻大悟、大智大美的境界了:“抛开白天,抛开黑夜,抛开昨日,抛开前尘/抛开以往的一切,抛开那些本来的虚无/在美好的秋日里,返老还童”(《忘记》)。当诗人从对岁月、生命的感叹转向对世象、对灵魂的叩问、思索和探究之时,她写下的诗句便闪烁着一名学者从中年逐渐走向老年的思想光芒:“寂寞无人时的孤寂/是一种假象/而茫茫人海中的孤独/却令人窒息”( 《无题》)
    可以说,诗人永远活在自己的诗意追求中,尽管这种诗意追求始终是一种幻美,让诗人的一生不断被折腾,但这种被折腾的痛苦却给了诗人更多的生存勇气,尤其是心灵的“苦药”被喝下后总会催生出诗人强烈的自我审美意识,在如醉如痴中凌空蹈舞,并发出裂人心肺的呼唤。月亮所创作的一些看似爱情诗又超越爱情诗高度的诗作,如《走向你》、《给你》、《你是一匹狼》、《心船》、《昔日的对话》、《永远走不出你》、《你是我的一棵树》、《今夜,写你》、《我和你》、《来生,让我和你一起走》等,把女性对爱亦即美好事物、美好境界的渴望、期盼和追求,以及因不能拥有而失落惆怅,激情燃烧后的伤痛愁苦,以各种意象、意绪温柔地抒唱,美妙柔和的曲调和旋律,感动着不同读者的心灵。诗人的自我意识、自我审美意趣和真实的灵魂,总在那些忧伤哀愁的诗行中闪烁和颤动。月亮的诗歌总能真实地表现她内心生活的深度和延展性,并将之升华到追寻美善的高度,因此,她的诗歌有一种感动人心的力量。如她的《敦煌,我那遥远的敦煌》,借助对爱情的回忆、对爱人的赞美、对爱人的思念(因思念而伤痛得心滴血),寄寓诗人一生对爱和美善的梦寐以求,写得十分缠绵温婉:“敦煌啊,我的敦煌/也许,你从一开始/就高高地挂在/我永远永远/也走不到的西边天上”。在这里,诗人已不自觉地将自我审美意识和对他审美意识升华到一种生命与生存美学亦即诗学的高度,极具思想的张力。
    故乡,永远是诗人的灵魂栖居地。人的一生,永远也摆脱不了对故乡的美好回忆和真切思念,诗人尤甚。海德格尔认为,诗人的天职是还乡。所谓“乡”,我的理解是诗人心中永远也抹不去的,不受尘杂侵染和影响的“童年的记忆”,而“还乡”,就是诗人对这种“童年的记忆”的心灵返回依归,正如月亮在《怀念童年》一诗中所唱的:“如果可以/就用我一颗沧桑的心/做成一叶小舟/悠悠地漂/漂回遥远的童年//童年啊/你离我已经很远很远/我沧桑的心啊/却一天天地离你近了”。在返回依归的途中,善良的爱心充盈的诗人月亮所流露的情感,是最纯洁童真的。在月亮的“永远的乡愁”系列诗歌中,对故土难离、亲人难别、爱人难舍、友人难见之情抒唱得疼人心魂,童真的赤子之心总是跳跃于她柔指弹奏的琴键之上。其实,在诗人心灵的“返回依归”途中——即在抒情与叙述中,“故乡”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正因为其“实实在在”的存在,才会催生诗人永远的“乡愁”。这种“乡愁”意绪的宣泄流露,就是诗人不断地奔向和抵达自己的“精神家园”:

    我是一只飞不动的蝴蝶
    一条回乡的路
    飞成了曲折的百转愁肠
    故乡啊,我的故乡
    无论是睡着还是醒着
    我都在做着飞翔的梦
    一个向着故乡飞翔的梦
        ——《永远的乡愁》

    然而,诗人并非生活在真空状态,遗世独立,只蹚趟于心灵的故乡,只溜达于诗意的桃花源,其诗眼需时常巡视脚下真实的大地,其诗心需时常与时代的浪潮共起伏同激荡,让悲悯情怀通过对芸芸众生的关爱而更加闪烁人性与诗性的光辉,唯如此,才会让自己的歌吟发出最具现实价值的声响。充满爱心的诗人月亮,常常因人间的灾难悲剧而失眠和痛哭,吟唱出了一首首见血见泪的歌诗,如《你睡了——给地震中为学生而献身的老师》、《给地震灾害中失去生命的孩子们》、《写在五月的开头》、《天堂里有没有晨练的操场——给山西沁源遇难的21名公路上晨练的学生》等,无一不体现出其女性母爱之心。尤其是2011年10月13日发生在中国经济最发达地区之一的佛山市的小悦悦事件,更激发了诗人对社会道德良知的呼唤,对丑恶冷漠现象背后的本质的批判和鞭笞!她以最质朴的文字发出的对孩子的怜爱,对现实的质问,对崇高的呼喊,已超越一般意义上的“母爱”了,这是代表着全中国所有有良知的女性国民发出的正义之声啊!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了,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了,而不少人的道德水平却下滑,良知却丧失?是什么原因让一些新闻媒体、法律人士成了“逼良为娼”的凶手?“孩子,你走吧,勇敢地走/不要迷惑,不要回头/你那天使的翅膀/无法承载人间的罪恶/佛山无佛啊/这个世界也无佛”(《无题——写给可怜的小悦悦》),如此控诉,如此拷问,烙下时代大印的大爱大悲之诗,其力度已刻拨和穿透读者的魂魄。
    都说诗人是最感性的,然而,优秀诗人的另一种身份是智者或哲人。因为,优秀诗人最擅于将自己独特的诗性体验演绎成形象化的哲学,将自己独特的诗性智慧升华到哲学的高度。月亮的许多抒情短诗都充满着思辩色彩,这是由于诗人想通过对物象的唱咏来表现自己对世相的探究和思索,以诗的形式去把握人类灵魂的广度和深度。《关于诗的断想》,是诗人近年来对诗学美学研究的深刻体察,以其特有的柔性语言来诠释诗之美。而《不是》一诗,更是年已半百,爱心依旧的诗人在历经风霜雨雪之后对人生与命运两大命题所作出的诗意解答,字字珠玑,句句哲理,五个连续的“不是”与“都(是)”,如铺排猛扑过来的层层巨浪,深厚意蕴形成的强大震撼力,直逼读者的心灵:

    不是所有的幸福
    都是餐桌上
    那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可以大家分享

    不是所有的甜蜜
    都是十月里
    那盛开的金桂银桂
    可以满城飘香

    不是所有的委屈
    都是眼窝中
    那含蓄欲滴的泪水
    可以尽情流淌

    不是所有的伤口
    都是滴血时
    那深入肌肤的疼痛
    可以大声呐喊

    不是所有的生灵
    面对滚滚红尘
    都可以直言:
    “我是一道最深的伤”

    在浮躁功利的当今,泛诗性写作已成为一种只追求怪异新潮,或只为渲泄而口水直喷的写作潮流,但也有不少真正的诗人坚持纯诗性写作,在抒唱情怀时执著追求意蕴深藉,奉诗意诗味诗韵诗性为诗歌创作永恒的准则。在我看来,月亮的诗歌写作,仍属纯诗时代的写作。具有深厚的文学修养特别是中国传统古典诗词的涵养,让月亮抒写情感的底气十足,在表现诗歌意旨之时自然显露出一种现代知识女性的高雅气质。她的诗歌保持了“五四”以来传统的诗歌抒情风格,具有古典诗词的音韵美,既可入心,又可上口,轻盈明快,自然流畅,柔美细腻。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月亮的诗心诗风都很似老一辈诗人冰心。那纯净的爱心,深厚的学养,高雅的气质,让她的大多数诗歌都具有雅俗共赏的上乘境界。也许,有的读者会认为,月亮的一些诗歌因太侧重于抒情,缺乏对意境的打磨和拓展,而令诗意稍有轻浅之嫌。但是,我认为,在当今快节奏的阅读境况下,过作深沉玄奥(不是玄妙)的诗也未必会得到大多数读者的认同和欣赏,相反,月亮的不少来自于她自己心灵的真实感悟与体验,爱韵盈荡,透彻着生命与生存本真的诗歌,是很值得我们品赏的。

                                                     2012年1月8日
发表于 2012-1-16 21: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未见,问好野松兄
发表于 2012-1-20 21: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也喜欢月亮姐的诗,纯真,柔美,如西湖的水一样~
发表于 2012-1-21 08:3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野娃娃 好松闲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4-20 11:26 , Processed in 0.042246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