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144|回复: 15
收起左侧

在私人电影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1 11:2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私人电影院》

看电影需要黑
我就问他们借来一点黑
(好比借他们的隐私一样难)
哦,美妙的黑
黑得我的眼睛恰好感到舒适


《小土匪》

你没有雪橇,怎么去救她
在她的指甲上,生活涂一点蓝,一点红,一点黑
她和她那辆野蛮的小排气量汽车
对你设计的外环路来说,只是小玩具
你们的手机短信,越来越短
围不住她野鹅一样的脖子。你呢
最喜欢看她戴风雪帽。她用你的大衣做抹布
用力抹去你吻她时留下的唾液
你想说,她就是一个小土匪
当她用霓虹灯洗去那一朵朵小雀斑
你断喝一声:脸红什么
她脑袋一仰,狠狠地说:精神焕发


《幸福赐予我们新的一天》

早晨,鸟鸣是我的第一位客人
上帝在晨曦里翻开一本新的画册
翻到我的窗口的时候
他探头进来,大声地问
“你家的水管修好了吗?”
我大声应答:修好了
我的妻子和女儿也大声应答
——修好了呀!
哦,修好了,电灯也修好了
新的一天
我在想着,从幸福的大衣柜里
该取出哪一件新衣服,穿上出门


《死亡是最爱我的那位亲人》

我已经不惧怕死亡
因为,死亡是我的故乡
死亡是最爱我的那位亲人
在前世,它就用溃烂的嘴唇
深情地亲吻过我  


《在韭菜地里》

多少年来
我在韭菜地里,写下幸福和安宁这两个词
这割了头还在生长的两个词。在这撒野的小地图里
我没有用忏悔写下忏悔
在春天,我有生机勃勃的忧伤


《与虎谋皮者,滚开》

你们休想动我一根毛,金子的毛
休想把我头上的王字垫坐在你们的屁股下面
与虎谋皮者,滚开
从我世袭的王者领地滚开
你们尽可以利诱这世界交出肉和灵魂
但对于一只血统高贵的猛虎
尊严是绝不开价的
在这个良知也可以交易的年代
我守着一只猛虎的皮
守着一个家族的黄金波纹,它弥散肃杀的气息
一路震落随风摆动的树叶
令猥琐的小兽们一一闪逃


《做一个诗人无比骄傲》

做一个诗人是无比骄傲
当我有诗,有酒,我就有征服万物的力量,譬如
我可以用想像力把这万里星空
一瞬间变成一条银鳞闪耀的大鱼
横卧在天文学家稀疏的头发上
我让这条大鱼一夜里,在我的酒杯里转身三次
收归在我临时编制的小鱼篓


《在飞机上看月亮》

月亮,月亮
你要发狠地追,追那架大飞机
不要放过那架波音747,要它迫降,迫降在宋朝
你不要坐在白云里安歇,喘气,喝百事可乐
不要听白云新填的一阕鹧鸪天
月亮,月亮,他们快到上海浦东机场了


《深夜,起床喝水》

深夜,我起床喝水。晚香玉的清香
从窗外飘来,调节着我妻子和女儿安宁的呼吸
我坐在客厅里,望着灯光下这些熟悉的
墙壁,窗帘,蓝玻璃,沙发,吊灯,挂钟
电视柜,电话小圆桌,空调,静物装饰画
这些日渐陈旧的东西,在夜深人静的时刻
握紧灯光,有着一种比岁月更安详的力量
它们近在咫尺,却虚幻得如记忆一般遥远
茶几上,一本打开的书,延续着爱情白天的目光


《在空山》

他们把马都埋了,只卷走爱情简明词典
我还在空山寻找祖先的遗骨
我空怀松树百年的悲愤,一口恶气淤在骨里
而吐不出
那流泉也吞下铁,吞下破败的金匾。吞下一条
手机的黄段子
那边,有明月快递到了瓜州。在秋凉的山里
我的寂寞是寒鸦缝下的几块补丁


《简单的常识》

人到中年
我终于能够用简单的常识洞穿事物
譬如电影,其实就是电的影子
譬如天空,其实就是虚空的天
譬如时间,既然有间,那它就是有漏洞可钻的尺度


《夭 折》

我的痛苦还没发育完全,就夭折了
胎死于生活黑暗的隧道里
我未成形的痛苦
没来得及对世界发出一句呱呱的哭声
那一声弱小的哭,就被提前锯断了
就像在一台鼓风机强劲的风里
一颗黄豆芽的小脑袋,软软地歪垂下来


《那个寒流里铁青着脸的人,是我》

在寒流里,我铁青着脸
从嘴巴里呼出一股股白色的雾
我流着鼻涕,狼狈不堪
我想把骨子里一股股温热的气
喷出来,让我周围的气温上升1度
至少0.1度


《天欲雪》

心口最痛是欲雪未雪的暮晚时分
她想用新鲜的雪,去埋一座断桥
一条猩红的影子要烧焦了
而雪始终未落下来
天上那块大玉,舍不得敲碎
那她就敲碎自己了
她把西窗那一片明月,当做一片布洛芬
掰成三小块,慢慢嚼着吞服


《飞机里,一只蚊子,在飞》

一只蚊子,不明国籍,在飞机机舱里
它反对越战时期的美国轰炸机。它散步似地飞
嗡嗡地飞
它服从于中年机长失恋的大方向
在一种强大的飞行里,它植入另一种迷你式的飞行
它的导航仪有原始的核心技术
有不同于一架波音飞机优美的着陆点
蚊子,蚊子,它是用那嗜血的飞行
有效保护了我童年的小翅膀


《清水哗哗流下来》

在不锈钢水龙头下
清水水哗哗留下来
我知道这是一条大河的眼泪
在弯弯曲曲管道里憋了很久的眼泪啊
我想把它推回那条大河里
我的反推力太小
它还是流着眼泪,,铁锈味的眼泪
哗哗流下来  


《喷猫的脸》

“要狠狠地喷猫的脸
用古巴雪茄呛烈的烟雾,喷猫的脸’’

我按着他讲授的方法,在一尺的距离
一口口地,有节奏地,朝猫的脸,喷出左派的浓烟

猫眯缝着眼睛,一声不吭


《那时,他躺在大地上》

那时
我的先祖没有床,他躺在大地上
月亮落在他的胸膛
他用泥土的耳朵,听见了千里之外
一匹马在哭,哦,石头里的王在哭
他也听见了,今夜我在床上的痛哭


《简单的线条》

我终于学会了简单的叙述
放弃了花圃里的描写和抒情
我用了30年,学习秋天的
雨,疏疏朗朗的线条
直接把一个书生清凉的一生
几笔就勾勒出来
发表于 2012-1-11 12: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少年来
我在韭菜地里,写下幸福和安宁这两个词
这割了头还在生长的两个词。在这撒野的小地图里
我没有用忏悔写下忏悔
在春天,我有生机勃勃的忧伤

喜欢,问好
发表于 2012-1-11 12: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留下来
是流下来哈
发表于 2012-1-13 10: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值得再读
 楼主| 发表于 2012-1-13 12: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邱绪胜 发表于 2012-1-11 12:15
留下来
是流下来哈

谢谢邱兄!握手!
 楼主| 发表于 2012-1-13 12: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邱绪胜 发表于 2012-1-13 10:33
值得再读

祝冬日问好,龙年吉祥!谢谢抬爱!
发表于 2012-1-13 19:3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人,应该都从镜子里救出美!
发表于 2012-1-14 16: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漂亮的小诗,有许多出彩的句子~
发表于 2012-1-18 20: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死亡亲吻的地方
韭菜还在生长……
旁边,守着一只金黄的老虎
 楼主| 发表于 2012-1-19 10: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川杨然 发表于 2012-1-13 19:30
是的,人,应该都从镜子里救出美!

谢谢杨然兄!一进入80年代就一直在读杨然兄的诗歌作品。和那个美好的时代一样,杨然兄的诗歌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楼主| 发表于 2012-1-19 10: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子衣 发表于 2012-1-14 16:44
很漂亮的小诗,有许多出彩的句子~

谢谢子衣!握手!
 楼主| 发表于 2012-1-19 10:5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龚锦明 发表于 2012-1-18 20:33
死亡亲吻的地方
韭菜还在生长……
旁边,守着一只金黄的老虎

呵呵。谢谢锦明,冬日问好!
发表于 2012-2-7 17: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因为有《寻找一座铜像》等诗歌的存在,我们之后现代诗的所有探索,才具有实在的意义。
发表于 2012-2-8 23: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先祖没有床,他躺在大地上
月亮落在他的胸膛
他用泥土的耳朵,听见了千里之外
一匹马在哭,哦,石头里的王在哭
他也听见了,今夜我在床上的痛哭






简洁而有力的语言
发表于 2012-2-9 10: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明月快递到了瓜州:句子满好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2-2-12 00: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三位诗友的抬爱。春天问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5 23:50 , Processed in 0.04841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