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935|回复: 2
收起左侧

《一朵山菊开向远处》(外五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4 12:5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金指尖 于 2012-1-4 22:57 编辑

金指尖

《该用什么喂养我的音符》

总是把高原的旷野当练功房
每天,与山泉和潮起的鸟鸣一起醒来
一起歌唱,凤尾竹在肩头旋转
云朵,在手臂上缭绕
蓝天,在琴弦上飞舞
哦,该用什么来喂养你,我的音符

不敢说黄昏下的孤独与寂寞
染红了女性的温良
不敢说黄莺嘴角流失的忧伤
擦亮了曾经似水的眸子
你柔软的身体到处是飞舞的鸽子
岁月臣服,被琴弓划破又缝合

那指尖上奔跑的落日
隐去了翅膀,鸽子飞得很高
这些从骨缝生长出来的音符
总在众鸟纷纷归巢的路上
用二十年来奔涌的青春和柔软做养分
风姿不老

《不知孤单的兰花开了》

清晨的雾岚迟迟不散,窗台上
一枝兰花形单影只,独自擎起紫花冠
横在两幢楼之间,梧桐树举起光溜溜的手臂
探头探脑笑我,像嘲笑一只笼中的金丝鸟

对面楼面目模糊,那是一幢
没有住户的烂尾楼,黑洞洞的窗
和我孤零零的心一样空虚
一条年久失修的小径杂草苍苍
偶尔有人晃动,那是昨天徘徊的影子

与兰花不同,我的花冠是满头青丝
它正一天天干涩,而花期远在
望不到底的地方,我嫉妒兰独自也能开放
嘴唇嗡动,想对兰花说点什么
兰花也望着我,却不说话

我多么想把这些印记折叠
装进出行的旅行包,又怕那个
踏歌而来多年杳无音信的人突然归来
无人对他说起:兰花开了,人之将老


《开在老树上的花朵》

开在一棵老树皱皮的沧桑里
自鸣得意:占据了生活的高地
与其说成了公主
不如面对低处的温暖摸摸风之骨

《雨 滴》

雨,越下越大
渠江今年又陡然涨高,梦在矮下去
惊雷潜伏在浪花底下,遍地湿润的闪电
浊浪过处,不规则排列着
一则又一则乡亲失踪的消息
湿透了枕
哭哭啼啼的夜和远方的凭吊
被划疆而治

《初春的莲》

如此之瘦的茎叶
怎能担待一粒露滚动的重量
正好配上这一池春水
一边等待发育,一边等待灌溉
哦,今天的诗就写到这里
且待红莲来掀开五月的薄盖头
烟花一样喷出血
再来摘一支厚如巴掌的莲蓬
用母亲的喷嚏
滋养

《一朵山菊开向远处》

曾尝试用一滴杏花的清香
弹奏一曲乡间小调
也曾尝试用一杯清亮的苦丁茶
打磨一个羊皮纸上的黄昏
脚旁,一朵小小山菊开向远处

不肯从指间掸落,乡村盘踞在青烟之上
化作了半截烟灰
宁静比春天水灵,比秋天坚韧
母亲常常用一个清脆的喷嚏,打碎
我的孤寂
发表于 2012-1-4 13: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惮落
为掸落
哈,问好
发表于 2012-1-5 17: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诗有质感,原来是成都的啊~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7 18:19 , Processed in 0.038919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