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901|回复: 5
收起左侧

[新诗] 从秋天的窗户中往外看(诗数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30 04: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秋天的窗户中往外看

天空并不大
山脉很矮
江河无比细瘦

一切都很小
小于一枚落叶的忧伤
小于一副蝉蜕的隐痛
小于一只身患绝症的鸟不能迁往南方而只能
静候落雪的安详

一切都很遥远
远在云层的浮动之外
远在星座的虚构之外
远在十多年前一个平凡爱情故事的细节里
不可逆的暖温之外

从秋天的窗户中往外看去
静静地看
请不要说话
不要呼唤或耳语
更不要伸手去触摸

那些光
那些易碎的景物
那些生活的镜像之内
不能被续接至完好如初的片段

◆死亡之后

我不怕失去知觉
进入一场无垠的睡眠

我不怕亲友们排起队伍
一一向我道别

我不怕被装入橡树或者水杉做的木盒
再埋上厚厚的泥土

我不怕夏日雨水的渗透
和冬天雪的轻压

我甚至不怕蚯蚓和蚁类
在体内密集和穿行

我只怕有人
静静地来到墓前

而我依然还能闻见
她手中那束紫色桔梗花的轻香

◆吸烟者之歌

子夜一过,今日再无秘密可言
热爱秘密的人
必须醒着
不停吮吸和咀嚼
时间里最暗的一截
夜不能成为昼
我们只能竭力让它不明不暗

我们和酗酒者并不相同
我们不会呕吐和发泄
不会向饕餮者提供麋鹿的去向
我们只是安静地坐在某个空旷无垠的角落
守着指间关于森林的秘密
默默地燃掉
不让世人知晓

我们不会用心去爱一个人
我们只把她纳入呼吸
口里频繁地吞吐柔软的青丝和雪白的笑容
相互纠葛,袅绕,成灰
我们不会为之心痛
而宁愿为此烂掉
两叶肺

我们最终躺在了病床上
我们没有生病
只是肺部长满了果实
胸膈间积满了雨水
那是我们纵容了一生的秘密和暗瘾
是我们
活着的标志

因此我们和我们的父亲一样
丝毫不关心透视的结果
就象
幸福的人不关心幸福

◆独酌

再一次清醒地面对
火焰
炙热,疑问
和抖动的深渊
这几乎成了
我在每一个夜晚中的恶习
和渐渐发福的邪念
一只昆虫在暗淡的角落里
来回走动
不吱声
但我知道
它对我的误解
它一定以为我在享受呢
它哪里知道
我的父亲刚刚死去
是他在墓碑前手把手地
教会我
独自沉醉
独自面对于其中不能发出叫喊的黑暗

◆致敬

如果必须向一件事物
致敬,我选择
孤独
寒冷
或者忧郁
它们的存在缓慢,高雅而不容
质疑。每一次
来或去
生或死
都质地坚硬,姿态傲慢
不能回避。却并不
贪婪,不占有
下一次
这使得我们的生活与灾难略为
不同。有了光影
有了一些
温暖的缝隙
那柔软的,矜持的
边缘,无异于
枯叶与枯叶之间的默契
逝父对游子的仁慈

是的,我必须
向它们
致敬。否则
我无法安静下来
无法清楚地看到枯叶与枯叶之间
逝父与游子之间的
缝隙。我会误认为生活与灾难
别无二致

◆美味

炖鸡,烤鸭,炸雀,蒸蟹
铁板上滋滋作响的牛柳
火锅里皮骨粘连的羊杂
剁去了头颅的鳝
剔除了脊椎的蛇
体腔被打开的贻贝
四肢被解析的林蛙
刚受过精的鲟卵
刚怀了孕的麋鹿
未破蛹的蚕
未满月的鸽
死不瞑目的鱼,以及
椭圆形宽大碎花瓷碟里
不停痉挛的龙虾
她的整个背部被掀开
头部缓缓垂下
她的身边则铺满冰块。那些冰
偶尔被触动,发出轻响
但这并不能打断
四周人类的喧哗与交谈

◆镜

镜端坐于我的面前
她把发髻挽在极高处
她把肢体伸入极暗处
我只能看到她的眼
她的眼,充满水
充满无边际的光滑和安静
幸福时,我们对视
世界似乎很真实
忧戚时,水浮动
成为经书,突然开口说
诸相皆空,万般都是幻影
幻影中我们开始了
旷日持久的沉默
只剩下光线,及其与生俱来的亮
细致而尖锐地
穿透着水面,穿透着
我所能看见和所不能看见的一切
我端坐于镜的面前
看着自己在水中变形和流动
渐渐知道,如果她碎了
我将不再完整

◆他们

姨妈站在那儿,束着小脚
舅舅站在那儿,戴着帽子
大伯站在那儿,提着烟斗
父亲站在那儿,按着因溃疡而疼痛的胃部
芙蓉,我的小学同学,十八岁时不幸死于一次强暴
也站在那儿,穿着一条朴素的碎花布裙
他们都是死去的人
他们没有安睡
他们没有腐烂
他们没有离开小县城半步
他们依然滞留其中
他们依然站着
他们站在县政府那座灰色的大楼前
他们手里都拽着一张有皱褶的纸
他们要办一些手续
他们要签一些字
他们要盖一些章
他们活着时受很多苦
他们一辈子没做过坏事
他们死后想去天堂
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解释说
他们一辈子没做过坏事,真地没有做过坏事
他们一遍又一遍地问,为什么
为什么不给他们签字
为什么不给他们盖章
为什么不给他们办手续
他们都是死去多年的人了
为什么还没有他们的名额
为什么他们不能去天堂,象那些
本来应该下地狱的人一样

◆窗户之歌

我们一起醒来
一起走出梦境的银白色弧形边缘
一起大口地呼吸浮动着浓郁草木香味的空气

我们一起披头散发
一起把面部展开,展开于博大慈祥的阳光之下
一起迅速地忘记房间中的重重阴霾和骨关节的隐痛

我们敞开着
我们尽情敞开着
我们把身体撑开到极致
我们渴望被进入
我们想容纳更多的天空,云彩,飞鸟和一棵老槐树繁茂盛大的孤独

我们似乎识破了时光与夏天的秘密
识破了雷鸣与闪电不能被拒绝和掩饰的密秘
识破了窗内的思想无法到达窗外,但黑暗可以抵达光明的秘密
我们终于缓缓打开
彻底空出了自己

这算不算一种接受?
还是一次放弃?
周遭的挤压,不能舒展的形体,内心的透明与空虚
这象极了水的静止
象极了水深处柔和却不能被阻止的命运

象极了一幅画的稀薄
以及画中人的一闪而过的清癯

◆剥壳记

周末的整个下午,我一直都在剥
瓜子,核桃,花生,板栗
时光,蝉蛹,长真菌的皮肤
午睡中四岁儿子额头上即将愈合的伤疤
以及彼特斯坦利斯的关于诗歌与哲学的论述
等等带壳的事物。我不停地剥,试图
把它们的外表和内核,一一分离
试图接近某种真相。那种远远超越于身旁妻子白皙颈项中
来回摇晃的金属饰品表面光泽的真相
我甚至试着把指甲从手指上取下来,把下颌
从面部摘下来。我想看看疼痛的背后
是否藏匿着某种神圣的未知,某种值得一个人为之疼痛的未知
我更想知道这个下午,这个刚刚
从春天的妖娆和初夏的蓬勃中分离出来的下午
是否也有某种疼痛和隐情?
它如此的炎热,如此谙于世事
阳光安详得接近了残忍,以至于风和树木静止
一只鸟和一片叶子同时发出了
尖锐的叫声。这构成了此刻的全部?
不!我确信的内容不止这些。绝对不止这些
于是整个下午,我一直都在剥
我不停地剥,我面前的壳堆积如山
但这掩盖不了我接近真相的冲动。我要
把这个下午的表面和内核分离
把来回摇晃的金属饰品表面的光泽和金属的表面分离
我一定要看到真相,看到更多的内容
看到那不是物体的反光,而是内心的闪烁

◆雾

清晨,大雾弥漫
身旁的疑虑和远方的鸣笛一起
陷入了空白
这让人闻到了,某种香
白苇,素菊,灰鸽
以及一页纸,和其上倒垂如云的修辞
周遭盈实或虚无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不是多余?
即或是影子,一片记忆或未来中的模糊或光亮
包括现实中
此时此刻此地和斯人的不可否定的存在
均雾一般散漫,无形
似不可传播的耳语,在犹豫不决,在隐约地笑
在闪烁与甜蜜之间,被尝试,被咀嚼
终又成为一种陌生
被白茫茫的大雾包裹着,掩盖着
被雾中的人彻底地遗忘
而那些雾却
越来越白

◆月光,你照吧

月光,你照吧。 倘若
你的安静与柔软真如
水,不能被制止
你就照吧。你可以靠我的肩
触我的脸。我不在乎
众人怎么看,在白昼还是夜晚

月光,你照吧
在你被失信的潮汐带走之前
在你被思乡的情结伤害之前
在你踽踽遁入阴霾之下
执意追溯黑暗和黑暗的渊薮之前

你照吧,铺天盖地地照吧
请用尽你一辈子积累的力气和光线
如果你觉得我们如此地相似----
面目均如这夜的孤僻
内心均无法拒绝水的清淡

◆飞翔的欲望

除了天空,我没有仰视过任何东西
那些蓝,那些博大的蔚蓝啊
令高耸的山失去高度
令无垠的海失去大小
令匍匐其下的痴妄的人类,变得卑微
于西北之高楼,于东南之僻隅
于沧海之滨的灰褐碣石之上
我尽量地把自己垫高
高一点,再高一点
我看到了云层,雪花和雨水
看到了飞鸟,星座和众神
看到了炽日,自由而静默地旋转的炽日
那些光,那些安详的光啊
照亮了我的貌似强大和坚韧的背面
那些孤独,那些苍白和虚弱
我就在这样的背面,象只浑身潮湿的隼
蜷缩着,沉默着,羽翼一翕一合
怀揣,神秘的飞翔的欲望

◆不说爱

不说爱,爱不能说
绝不能说
爱是我们存活的秘密
我们靠秘密生活
秘密,不能说
说出来,她就死了
真的,不能说
青丝说出来,头就白了
烛光说出来,泪就干了
大地说出来,天空就荒了
海水说出来,石头就烂了
不能说,这些都是秘密
爱是秘密中的秘密
绝不能说
把脚步放轻些,把动作放缓些
不要让她脸上的月光发出声响
不要打断她梦中纤细的独白和黑暗中清澈的私语
不要触碰她,不要吻她,不要唤醒她
让她睡吧,安详地睡
乘她无知无觉,无怨无悔
把手中的玫瑰放下,轻轻地放下
就放在离她不远,能被她看到和闻到的地方
然后走开,默默地走开
把窗关好,把门掩上
让一切纤毫未损,完好如初
不要留下任何痕迹,任何消息
不要让启明的星宿,识破你的企图
不要让守夜的灯,看到你的脸
不要,真的不要
不要向人间,泄露了你的身份
不要在这浊世啊,遗下了你的姓名

2011.12.19 整理于 St. Louis
发表于 2012-2-1 21: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看见老乃都有如见到亲人一般亲切,总是很朴素滴哲学,每次看老乃的诗都会有所收获。
“如果必须向一件事物
致敬,我选择
孤独
寒冷
或者忧郁
它们的存在缓慢,高雅而不容
质疑。”
发表于 2012-2-28 11: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炉火纯青了!
发表于 2012-3-9 20: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只是安静地坐在某个空旷无垠的角落
发表于 2012-9-8 11: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被打动了,好诗!
自我感觉是最近读到最好的了!
发表于 2012-9-9 18:4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每首诗都那么完整、和谐,有意思,写得真好!
我喜欢《从秋天的窗户中往外看》结尾处的伤感很唯美~
我也喜欢《他们》,真讽刺呀!不过很舒服,很自然。
“我想看看疼痛的背后是否藏匿着某种神圣的未知,某种值得一个人为之疼痛的未知”这句话很有意味~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7 06:07 , Processed in 0.04162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