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829|回复: 3
收起左侧

2011年小汇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21 11:0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雪后即景》

雪后的梁溪河沿岸银白而
微蓝。万千物类都
停住了颤栗,入冻。
这样一个公正的早晨值得信赖。

我站定,试图与自己沟通。
但此间固有的清宁裹着我,
让生命中各个阶段的冬天同时显现,
又被这里的独木桥、树枝、
石阶、阳光、鸟鸣和冰面下
闲游的红背鲤鱼们,所瓜分。

远处一定还有什么在靠过来,
我长时间凝视而不需要答案。
在这里,无锡腊月末的一角,
我并不孤单,我在它们中间。
2011,1,25


《大寒第二天凌晨》

>>>  2011年1月21日,大寒次日,凌晨即起,准备迁坟事宜。祖父母的坟。窗外积雪厚实,檐边明月低垂,两三颗星。寂静。有感,数日后成此诗。

大寒第二天凌晨,
冷,积着雪。
檐边明月低垂,两三颗星。
我醒来,我在月光与黑暗的默契里站了很久。
雪地上青松硬朗,
屋舍稠密。雪地上有人的足迹,
车的辙痕,竹影横斜向东仿佛
被我的记忆拉过去的。
我站了多久?我为什么在这里?
蓦地某种情绪降临,磨擦我和乡村
——像寂静磨着雪景。
这情绪,我不知道它从哪来,
要去哪里。我独自站在那儿,
慢慢听到自身的爱与恐惧在亲密交谈。
2011,1,28


《喜鹊飞过》

看见喜鹊飞过金色寺院,
周围一切,顿显柔和。

游客在山水的慢速中露出行踪,
这里那里,车站码头。
二月毛茸茸的,掸落烟尘。

渐渐变纯粹了——
今年春天我看得多,想得少,
有样东西正使劲向内拽我。

朝上:天空,碧蓝。
朝下:生命像假设。

看到黑羽喜鹊从夹层中冲出来,
我放下茶杯,心怀歉意。
2011,2,11


《2011辛卯年正月,烟花》

我不了解生死就像鱼儿不明白
河水的来路去路。被
运动围绕,我在漩涡深处颤动,生存。

今夜,穿过漩涡狮子吼传来,

有两件事在等着我松开牙齿
说出颤栗的真相:头顶
灿放的烟花,脚下解冻中的大地。

但我没有。我不能!

短暂与持久,一样的惊心。
我坐在它们此起彼伏的搏击声里
腾空自己,饮酒,醒而复醉。

将要论及生死的那刻常令我失控,
因它是美的,孤立而不可知的。
2011,2,15


《2011年2月,梅园即景》

坡道蜿蜒向内,溪水清浅,
两旁,阔叶黄金葛则凶猛地泛绿。
下雨前这些是心境的一部分。

下雨前,公园里无声走着
梦想者恋爱者劳动者旁观者和退休者。
我盯住他们,在相同的日光下
收集不一样的欣喜、苦闷、寂寞。

谁正年轻着?谁在老去?
二月末的梅园,多种颜色相遇。

雨,开始落下时我正拖着影子走出
那株樟树的浓荫。如同经过
完整的一生,我认真走过梦想者恋爱者
劳动者旁观者和退休者的队伍进入

雨和雨声。……

与此同时,风景朝我靠拢仿佛
它们永恒的存在是为了我。
2011,2,26


《猛虎十二行》

猛虎堂南面,
两棵树是古柏和银杏。

三月,所有
春天的声音,
水流声,风声,鸟叫声,
晴雯莺莺飞燕们的笑声,
一齐到来,
撞醒肉体。

我独处一室当中,
刚沐浴完毕。
窗外,山南那些早春的花,
历历都在眼前。
2011,3,31


《午后的弧影》

农舍周围的树木
是深青色。
阳光停在三五个行人的头顶。
一条小路追上他们,
又甩向远方,显得神秘。

感觉到
春日午后流水似的寂寞了。
我左颊生凉,记起
另外一些日子,另外一些人,

和另外的场景。
那里有我
因过分眷恋生活而爱上的孤独。
也有一排桥栏于静谧中
投放在河面的灰色弧影。
2011,4,14


《这里的四月》

四月把众生欢爱中的队列
带来眼前。
一年中那特殊的时辰到了。

什么东西在不断敲打着地面,
不断地敲出新绿、
馨香、心跳、辛劳和信念?

诚然,对生命恒久的恐惧依旧在。
但这一刻,万物团结:雌的
和雄的,男人,女人,所有。

一生中难免要遇到这一刻。
爱,是食粮。只要你专心寻找,
她就会有……

仿佛每年四月我们才能偿还,
仿佛每年四月我们仍要欠下。
仿佛不经敲打就没有生与死的对称。
2011,4,20


《这里的月色》

下半夜清净,
月色白,
而她睡着时的模样天真,
让我想起童年:

那些池塘,树木,蚯蚓,
午后静悄悄的操场和院子,
窗户前闪过,亮晶晶。

这里的月色缺少智慧,
也没储藏
人世的尘埃和空无。

月光只是
照着我女人的睡眠,
没新意,更没动机。
我想起童年是因为实在忍不住。
2011,4,21


《穿黑色裙裾的女子》

随后,谈话声稀落下去。
他们围住穿黑色裙裾的女子,
喝酒而且幻想。
还有剧烈的香气倾泻,
忽然使时间露出裂痕。
还有,黑夜终究需要怎样的等待
才能抵达“忘我”?
附近仍有些新鲜事在发生吗?
边幻想边喝着酒,等候颓废
再度以你不认同的方式来支配你。
这时,街的另一头,
晚间欢爱后的男女几乎全睡了。
2011,4,23


《山间偶遇葱茏和寂寞》

今天读到的景物,略有不同。
山南,我踏上坡度起伏的小路,
树木立满两侧,曾经枯瘦,
现正茂盛,又朝萧瑟的方向,
默默忍受自身的葱茏和寂寞。

我来看它们,顺便看看
我自己。看精心制造了这一切的
那股力量。漫步数小时。百年,
亦不过是些瞬间。被冷暖空气
移过来移过去的普通日子之和。

将要盛夏。山里山外万物蓬勃,
而大众勤劳。我尾随那股力量
信步前行。一路上都在
悄悄平衡着自身的爱欲和厌倦。
2011,5,13



《每一夜都很独特》

每一夜都很独特,
在住所内外,
与我持续嬗变中的心境相契合。
远处山顶那寺庙的灯火
黄金一样闪烁,更新着
我对日常里不可理解之物的认识。

遗忘的,死去的,被悲戚记住的,
算一算,竟有那么多。
而对于欢乐我仍不甚了了。

夏夜南风依旧朝不可知的神秘吹拂,
仿佛不那样,
不足以安抚这里那里的青草和墓地。
是的,说来我也是个
记忆中有青草和墓地的人。

是的,
我有记忆。算一算,居然也那么多。

每一夜都是独特的,
我必须经历。
我了解时间在其中所运用的种种方式,
既本质,又清澈见底。
我没觉得勉强,却感到重负累累。
2011,5,27


《自转球体》

将要破晓。十月的一瞬,
紫铜门环体验着被巨大
球体的自转带进带出的光的变化。

恰如我们时刻经历着的……

寂静从内部生长、繁育。
知觉另一端,是
数万只瞳孔的开合组成的“现在”。

慢慢有了响动。垂直的,
平行的和
立体的。而鸟叫声像把锉刀。

恰如我们时刻经历着的
——现在,

某些经验回来,反复测量活着的、
死去的、将醒未醒的
那一堆面容的微妙变化。
2011,10,14



《月 下》

夜里,月光滴下来。在
遇到灯光前,每扇窗户后面
都站着一个,仰头凝望的人。
或者曾经有过那样,一个人。

或者有些窗户,根本没亮灯。
他们站着,姿势和我的一样,
笔挺而忘我,以至于
忘了悲欢离合中的虚无之苦。

这时候,谈论灵魂是困难的,
谈什么,都显得多余。他们
只是在月光下站着,在一片
纯银的光中张开自身的宁静。
2011,10,18



《六月,在湖畔》  改旧作

湖面平整。六月,
一片广阔而没有破绽的瓦蓝
诱惑着鸟类。
风景诱惑着我。
为了领悟
我故意走得慢。
一种新的秩序诞生,其余的消失。
我目睹六月,
不断地从泥间露出她
向阳的阴户,
蓊绿,至柔至猛。像

一种清澈却不能见底的生活?
风景里有天枰,也有拳头。
2011,10,20



《十一月之晨》

小阴天,薄雾炫着。
鸟飞过时,活着的纷纷侧目。
五角槭以北约百米,
湿度超标,住着亡者的记忆。
墓地青青,幽静而美。

十一月苍绿。山间溪流清澈。
石头,有圆有方。
开源寺的僧侣
男低音悦耳、干净。种种形态,
莫不配合着万物的根裸现。

藏经阁外,松影孤独地移动。
旁边悬着祈福铜钟,内含
时光电流,此刻息声。
朝前翻涌,这无法挽留的瞬间。
山水,正吃着光线。

崭新的一天在敬畏中到来。
我抬高头颅,凝望,倾听。
前方群峰肃穆,使人安静。
而除了这个,我还知道些什么?
2011,11,10



《青 瓷》  改旧作

苏格拉底临死前说道:“活着——
就意味着长久患病:我欠拯救者阿斯克列比亚斯一只公鸡。”
                           ———尼采《偶像的黄昏》


且总有些意外事在夜间发生,
比如:死亡船班晚点了。

这样,他得以从容吃光碟中樱桃,
忽感轻松。坐着静听风声,
听一个人的钟表如何占领剩余的时间,
并与自身的喜悦和恐惧成为知音。

而隔壁空着,医生和屠户
忙着排队去了。这样,
关于垂怜的话题总算可以平衡起他
让出来的渡口、位置、乌有和黑。

这样,纵然滴来月光也无碍了,
纵然是楼高路窄,
方圆十八公里的锁孔和浮尘。

当我第三次照见我青瓷般的内心,
来拯救的船只,还在水上。
我看着他起身,放下船票,擦洗叉碟,
——像看着日后三分之一的我。

窗外,两株候春风的梧桐摸着夜色,
再远一点,破败寺庙里
果然立着一堆掉金粉的泥塑……




《悲欣,猛而无形》

一上午,光芒持续送来人间,
枝头群鸟出没,有非人类的嗓音。
市声嘈杂,古籍幽宁,
全都被又一层新绿覆盖着。

听罢,又空着手,同满坡植物
在落地窗前交换明亮的、无用
而仅适于虚度的静态。
我丝毫不掩饰对身边尘埃的偏爱。

又送出怀疑,运用缓慢使一个人
的卑微,在春日树荫下稳稳站住。
看,这棵垂柳,那株银杏,
看扎根于刹那之上的新生与幻灭。

日常盈虚,卑微者的课堂,
光线为警醒我一直绕着树梢在转。
有时,垂柳和银杏也会在彼此的
浓荫下忽然迷失自我,更加茂盛。

又不仿沉思,去无限刹那联成的
永恒内,寻访悲欣猛而无形的法轮,
并不时以健忘配合记忆:
我丝毫不掩饰对旋转体的痴迷。

整个上午,在玻璃前抱紧了幻觉
重新打量四周。这样一件
每天存放着我肉身与卑微的物体。
它转着,但仅有旋转还远远不够。
2011,5,1



发表于 2012-1-2 06: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好。尤喜——《大寒第二天凌晨》、《青 瓷》、《六月,在湖畔》
 楼主| 发表于 2012-1-7 22: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漏了一个,补上:


《地下三米》

这时黄昏在提速。
地下三米,
树根吸收到的东西文字很难捕捉。
我累了。我离开他们
只想同树叶们单独待一会儿。
请给我五分钟,
好走完闹市到家的这段路。
一路上,清风无心,
从树叶那儿我将体会到树根
无所求无所欲的力量。
五分钟(也许更短),
黄昏将过去,月亮出来。
如果有月光照着我会走得更加平静。
2011,2,16



问好天河兄!
另外,扎西兄弟,怎么样才能取消置顶?我不会弄。。。


发表于 2013-7-31 23: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都是精品,存下来,学无止境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6-4 02:59 , Processed in 0.03891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