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6016|回复: 2
收起左侧

2011年5月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3 00: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天河巡游者 于 2012-1-2 06:43 编辑

友谊


没有什么能纪念友谊。
它没有形状,没有位置,
没有声音,还能听到你;
没有眼睛,还能看到你;
没有心灵,却为你担心。
它在高空,如空气在胸腔。
它有记忆,与爱情相似。
它没有遗忘,只是减少、增加。
像阴郁之物、光与影的图案:
有时沉默,有时雀起。



模拟一个早晨


阳光如此诱人,像摆放在
桌子上的一小块和平。
鸟鸣恢复了清脆。在瓦砾中
也能看见它们在觅食。像我们需要
一个房间、沙发、书架和
花瓶中的自然之美。当几种颜色、
不同形状的花朵簇拥着,像一个大脑,
在安静地沉思中确立它的雄心勃勃,
驱赶着冷漠、战争和灾难现场的恐惧。
它更像淑女,在消耗中快速地失去自己的
古典景色,无法支撑阴郁的艺术,
水分像云一样流失。也是在光线中,
你看见尘埃在律动,在一个房间大的范围,
像一张挂毯的毛边。之后是风,
使这些立即溃散。



请说一句真话


好象很难。如果从
诗的角度,我想说的
真话仍然是:“给我钱吧!
我想买到健康、性、房子
和浪漫的爱情。”如果
仅仅是一句真话,我想说:
“这操蛋的世界,给了我
那么多艰难。”我没想
给世界什么。暴风雨
是天空给的。雨燕是
自然给的。脏东西
是我给的。也许还有尸体:
当我燃烧时,变成云。



我看到坦宁的眼睛


在给朋友的信中,你讲到那些泪水,
从粗糙的表面流下来:
"坦宁在里面哭泣。上帝收回了他所有的作品,
只留下坦宁。你看,这美丽、忧伤的眼睛。”
你说着说着就开始流泪。
你面对过很多顽固的石头、树根,
最后都把它们变成狭长的贾戈梅蒂。
无论头像还是全身像,一定要凹凸不平,
要尖细。这次你只想要双浑圆的眼睛。
你工作到深夜,小心、仔细,
很怕这种挖掘,伤害坦宁。
她不愿意出来怎么办?她还想
再看这个世界吗?你最后一次清理:
她盯着天花板,在更远地方流泪。



珍藏布列松


喜欢那些照片,活生生的时代,
喜欢贴着旧广告的旧上海。
我写了一首诗:
有一天,这些往事会降临:
拥有一颗心脏,和他们的样子。
湖光、沙子和树,你的声音,
更加迷人。它像一个人建造了一个巨大穹顶,
一条通往穹顶的小径。微笑也回来了,
穿过所有卵石,重归时光的血脉经络。



阳光


你很难想象:这片阳光
经历过北京上空、四川、苏州,
东北的大部分平原、日本、美国,
抚摸过太平洋的冷空气,
落在你身上。不带有任何色彩、纷争、
宗教仪式,不独特,不戴面具,
无论你是什么人、什么状态,
落在你身上,就像喜欢你。
它还会落在你的亲人、
陌生人身上,就像喜欢他们。
又一次,它落在你身上,
用广阔无边的空旷。



关于地理的挽歌


几乎每首诗都是挽歌。
在你将一段时光变成文字之前,
辛波斯卡在小星星底下道歉,
弗罗斯特在含笑的山谷里,
我找到自己的辽宁,
很快又会失去。它在我的梦里移动。
你需要自己的地理和风暴,翅膀和坚硬的支架。
空气不停驱赶你,寻找另一片嘴唇,
直到有一个新人——
在这首关于地理的挽歌里,
向日葵仰起脸庞;昆虫向你证明:
风中还有另一个地理。当黑夜降临时,
它像篮子,装着流水和过去。



挽歌,给小跳跳


诗是负担,不写为宜。
它会从容毁掉你。
当你看着自己是一个陌生人,每天
试图赢得她归来。
在黄昏中等待黄昏。步行在
一个美丽的苏州小镇,到
苏州的一个美丽小镇。
计划写一首诗,用太阳的平行光
重造一列早班火车。直到黑暗
涌进房间,才带着她回家。
想象韵脚怎样翘在草坪上,
像一盏灯。只有你记得
空气中著名的蓝雨衣1,莫奈拒绝手术2。
一方像丢失的岛屿,在唐山打太极拳。
在大厅里,SY说:我今天用中文和人说话。
悬浮杳无音信,挂在半空,
像错误的观念。
是谁教会我们写诗?再没有人
用那种语言说话。沈方仍然叫沈方,
在枯山水论坛游戏。李以亮在开心网偷菜,
在新浪玩微薄。江离和胡桑都已毕业,
甚至可以做我们的老师。
而只有你在回忆,在黄昏中等待黄昏。
因为回忆没有终点,
你总会找到自己这个陌生人。


1:一首外文歌。
2:李以亮翻译的莫奈诗选。
3:悬浮、SY,一方,早班火车各位老师之一,还有韦巍。SY有一天说:“我今天用中文和人说话。”很快乐的样子。一方说:“晚了,我去公园打太极拳。”



模仿


在布罗斯基、曼德尔施塔姆、茨维塔耶娃之间,
是欧洲的野蛮人的血液,还有一点点中国古人的舒适。
中国古代的资产阶级,在自己的庄园里,
比任何人都在意享乐,和骄傲。
也在意我们表示的尊敬。
有一刻在厨房,煤气炉燃烧着,
我想象他们的美食。
我们有盐、味精、农药,但是缺少
对土豆、茄子、豆角的热情。
那种香味,经过翻译
和精致的传递管道,混杂在一起。
我计划写几首舒适的诗,热气腾腾。
孤独在汤里冒泡,破裂。
像一些快乐的词语,被煮了十五分钟。
然后是摆上餐桌,专注于你正在做的事情。



读曼德尔施塔姆随笔选


当我翻开那一页,看到两张照片:
年轻的曼德尔施塔姆和
年老的曼德尔施塔姆,
是两个人,有一个在崩溃边缘,
将在流放中神秘死亡。
他在给科·伊·丘科夫斯基的信中说:
“你能借给我一点钱吗?”
谦卑得让人落泪。那么——
“好吧,让我们试着转动,
这吱呀作响的巨轮......”
作为诗人的曼德尔施塔姆又
回到那热情的、自由的位置,
还没有写那首干掉自己的诗。
在彼得褒的浓荫里,在
阿赫玛托娃的公寓里的长椅上,
“喜欢资产阶级情调,欧洲式的舒适,
不仅在肉体上而且在情感上也依恋它。”
在还没有遇到斯大林之前,
分析但丁的《神曲》和达尔文的
文学风格,这一切把他送上极端——
高贵的傲慢的诗人品质——有一个对手。
当我翻开那一页,曼德尔施塔姆在写信:
“想想呀:为什么她要走?生活
还有什么指望?我不能服从另一次
流放刑期,我不能。”



发表于 2011-12-19 19: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新浪玩微薄是真的。因为属于朋友们的一个公共空间好象转移到那里了,也不见得真玩多久
在开心网纯粹是抵挡不了多位朋友的邀请注册的,注册后从来再没去过,更没学会偷菜,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1 01:4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问兄长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8 11:58 , Processed in 0.04160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