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464|回复: 0
收起左侧

2011年1月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2 23: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扎西 于 2011-12-12 23:54 编辑

2011年1月诗歌:

巴列霍:1892——2011

世上有不想拥有愿望的愿望!
世上有不想拥有一颗心的愿望!
世上有不从这首诗移开一寸的愿望!
世上有躲进一首诗里——这唯一的钟鼓楼的愿望!



我的一生

已是深夜。我听着自己制造的声音,
想到晚年的孤单,可能最可怕的事情会发生。
可能大小便失禁。可能死后很多天,
也不会被发现。可能对诗不再敏感,
只是痴呆地想。可能前列腺肥大。
可能血栓,虽然无耻,
也不能再讲年轻时的故事。
可能终于完成一部小说,安静地望着
墙上的寂静。可能我做过的所有事情,
就是为了把我和外界阻隔:
防止别人进入,也防止自己走出去丢脸。
可能懊悔:如果早一点死亡,世界就是
另一种模样。


最近的阅读

最近读苏童的《桑园留念》,
短篇小说编年,卷一。生命的过程
在他的笔下显得轻快,只是死
都很突然,都是在最平淡的时候,
悲剧露出面孔。另一本书里,
李叔同讲他出家的经过,也很平淡,
像是一切安排好的。史铁生
卧床那么多年,进入另一种形式,
床就是他的一部分。他的脚不用
再跟上他的头。像巴列霍写蜘蛛时:
“和它那众多、众多的脚......给了我
多么奇怪的痛苦!”巴列霍是饿死的。
晚年在巴黎,没有朋友,没有粮食,
他的生命就是深渊,直到咽气,
也没成为众多的脚中之一。
他留给后人的,只是怎样像他想要
看到蜘蛛的眼睛一样,研究他的痛苦。



老无所依

在影片《老无所依》中,导演试图讲述
这样一个故事:即使身陷绝境,也不能犯罪。
与此类似的电影比比皆是。他们不知道
活着是第一要素。更可笑的,
在《二十四孝》里,有埋儿奉母。
说的是两夫妻穷困莫名,生了孩子没钱养大,
因为家里还有老母亲,就挖坑把儿子埋掉。
戏剧的是老天爷给他两罐金币。看来,
埋儿是生财之道。印度电影《百万富翁》里,
坏蛋将孩子的眼睛烫瞎,让他乞讨。
我常能在街上看到电影中的少年:
两条腿没了,在市场爬行,像一个废物。
没有人同情废物,也没有人调查过
废物制造者。好象对废物的犯罪可以不算。
今年最佳照片,是一个孩子在垃圾中洗澡。
我想还是导演有先见之明,已经拍完了
他的一生,并且警告他:不能犯罪。
只是这警告来自美国人,也可以不算。



在失明才能看清的国度


在失明才能看清的国度,
小步跑的到来者,不要试图
从我的迷人的微笑中
进入完美的语言世界。
那过于僻静。黄昏已经降临,
最后一抹霞光,使灵魂产生警惕。
梦是沉重的外衣。石头唱出的
甜蜜的歌声,穿过城市的穹顶。
蚂蚁爬行在黑色的桥梁上,
看到无限的永恒。惟有这样的
跋涉者,对灾难和泪水一无所知。
在腐烂的木船旁,蜘蛛送来的
安全带上,蝉抖动翅膀。
在没有阴影的舞蹈课里,
想想感官带来的欺骗。
玻璃上流淌的灰尘,是它的
自画像。那门令人遗憾的锁着。
在失明才能看清的国度,
大地静谧,奥秘比比皆是。
与你在微风中步行的语言,
向你描述,你的双唇在
留声机上的嘟哝声。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8 12:03 , Processed in 0.03652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