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115|回复: 1
收起左侧

[评论] 略读李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2 22: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敢写鬼最多,也最具特色。他笔下的鬼都非邪恶,反而都是好鬼。甚至比现实中的人更可交心,比现实的人还有人味。《和一个好鬼乘风奔逃》中:我看到一个鬼/面容美好/在荒林中/数/去秋的/落叶;在《清明祭》中,鬼就像一个心地善良却找不到回家路的长者――老苍鬼在白玉兰花树下直立,冰凉了胸膛/时过境迁,找不到回家路了//儿子还坐等在门槛上……哭着哭着,已经长成大男人了。还有温柔的《秋鬼》,2009年9月14日晨,我逢到了一个鬼/她在我耳边轻轻呵气/在我耳边说一些轻轻的话语 。也许是由于,人与人之间已经有大多的隔膜,所以跟鬼倒更有话可说;也许是人已经变得越来合法冷漠,冷漠得像机器,所以觉得鬼因为活在暗处,会保留着更多的个性和可能性;也许人已经变得不可爱啦,所以不如去跟鬼去推心置腹,去厮守精神的最后三分地。总之,在李敢看来,鬼倒更可以作为人的一种超越,一种有生命力的可能。
  李敢,相片上看起来挺硬实。至今活在四川,512地震的重灾区之一都江堰。对于那场夺去了无算生命的大灾难,也不论这种伤害是天灾,还是人为。它带来的伤痛,都被我们渐渐淡忘――这是人类的生存之法中不可或缺的一种能力。一直以来,人们熟悉的痛苦解决之法只有两种,一种是医治,不能医治的那么就会被遗忘。如果仅仅只有这两种,那么就没有诗歌,也就没有作为诗者的李敢。
  灾难总是伴随着死亡,也只有死亡才能唤醒人们越来越麻木的神经。现实不是小说,所以没有奇遇,也不可能有穿越,但现实不排除发生不可能的可能,不论这现实是生死存亡,还是游戏一场。也不论“他赢。/他输。”他都要“等着一张绝九条”――等一个不可能的可能。死亡作为一面镜子,如果你愿意,会照见属于你的不可能的可能。至少,在我看来,李敢就是在端着死亡之镜,作为一个基点,用以观照现实,观照自我,也照这个世界。虽然他也知道“黑无常/白无常”,但对于李敢来说,鬼不仅仅是意象,更是作为生命之不可能的可能一个代称。也所以,他才坚定地不断《赶路》,虽然也知道“天太黑。”,但“总有人在路上走着/总有风,在他们身后吹拂//他们是闭着眼睛的”
作为诗者的李敢,“我知道,我一直在——试图抵达远山的途程,迷茫又坚定。”不断在以诗歌的形式追索自己的“本相”,途经“父”的暗影,带着温暖却似乎遥远的亲情,带着一种罪恶感――“为什么我能幸运地活着  这难道不是一种罪  这夜以继日的折磨  生生的迫人疯狂”!
  说实话,一直觉得李敢的诗歌不好读!每一次,每一首都给人一种压抑感、沉重感、苦涩感。也许这种阅读的煎熬,要比写作者内心轻淡许多。他把做人的责任感,把寻求出口的内心苦楚化成一种精神力,灌注进了每一个字,每一行诗。让诗歌具有独特的色彩和节凑,灰暗但蕴含着辉光,沉重却包含无穷的力量。也正因为此,才让我,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这个种着树,写着诗,爱着家,恨着俗,怀着鬼,赶着路的四川汉子……
发表于 2011-12-14 22:25:56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就是这样的,不管怎么说,他选择与诗歌同行应该算是幸福的吧。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1 09:00 , Processed in 0.03675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