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985|回复: 1
收起左侧

推荐晓隐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2 22: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月。给予一切可以给予的弯度
四月是最残忍的季节   ——T.S.艾略特
  
四月。日子如同村庄的心思青黄不接
一粒种子走出粮仓
在田野上做着变速运动
身子被风裹紧
疼痛在犁耙行走的下层拔节
骨骼舒展的声音
浇灌着四月汗水一片

布谷鸟醉在村庄的门槛
田野上烟火连天
枯草拢堆,木杈起舞
窝窝肠草没来得及集合
竹节草,猪耳朵,马死汗都在各自为阵
扎营地。占地势,争雨水,抢阳光
来不及了,来不及
清明之后,活着的农人再无理由悲伤

牧羊人累了,他要建房子
熬过无数个寒冬
羊群肥了,山水瘦了
牧羊人需要个女人
他选择在春暖花开的四月
起高架。动土的那天整个村庄醉了
只有牧羊人在夜里哭泣
翻动羊皮袍子嗅着味道

黄花在路边整齐地开放
西风卷过
帘翻动
肯定不是四月埋下的悲伤的伏笔
红岩寺,每个夜晚我从你这里启程
鄂西北的山峦连绵,村庄起伏
多少人走过
就会烙印多少曲折的心事

四月。给予一切可以给予的弯度
花儿向大地致谢
谁知道它的盛开到底有没有疼痛
父亲在田野上咳嗽
整个鄂西北村庄都在疼痛
抵御疼痛最好的方式就是弯腰

2011-4-17
白云简史

白云打开身体
麦芒背面的词语熟透
书写空白的人,起飞或者空降
如期待一场雨的麦苗
列阵以待。
他们的脸盆里各自都盛开一朵花
驾驭词语的人在幕布后面袒露羸弱
某个深夜,火光暗哑
那些流入人间的词汇
变身利器
削花瘦,雪夜薄。命令捧着一碗稀粥的双手发抖。

那些白天睡眠的历史记录者,沉湎于夜晚的梦游
偶然握住一柄失落人间的——
春秋战国逃难而来的青铜剑
说:好。正是时候。地域需要合纵连横。
而我。假装历史已从脚下流过
适当的时候,回首与我窃窃私语
推独轮车的老者,失忆。依靠惯性思维走进夕阳
走向死亡
而打麦场静坐的人
煎熬一盆延续历史香火的稀粥
一会儿是软的白云,一会儿是硬的石头

2011-5-24

暗夜解构
        
写下病句。我的手指勾过黑夜
与谁互盟。谁给我越过酒桌的勇气。去拾掇风卷残云
一个词语构建的帝国
我和我的影子即将消失,消失在乌鸦横渡不过的水塘

谁把高山夷为平地,让山巅的神秘坍塌
谁在平地开沟凿渠,让睡于低处的呼吸喊疼
谁用一根火柴的力量,把裸体男女送出众生并不平等的家园
火势很旺,水势很猛

谁把岩石放入熔炉。祭奠兵器的冷,润泽饰物的纹路
谁在圈养森林。让王国里面的动物死于有语言没文字的悲哀
谁用兑购烟火的权势。残杀分裂的国度,并把毒害辐射到浩瀚的星空
贪婪强大,欲望强大

我的罪行来源于我的两种选择——
拥身江湖,做个杀手,刀剑风霜;
远离江湖,做个路人,沉浮无边。
地狱有没有江湖,天堂有没有杀戮

于是,诗歌不死,因为一直再问,一直无答
文字和美酒勾兑一碗浆糊,扎篱笆垒墙
短短几十年的活体运动,够短。江湖竖起天堂和地狱两山墙
文字画符,美酒念咒。你。我。成孤

我的手指脱节,飞越沧海。去校正一个谎言
身体是一个病句,歪批斜注
一个因为言语紊乱的堡垒。注定黑夜锁不住白天的锁眼
我只是个醉倒家园的影子,眼看着大雁就要接近闪电

2010-4-15

月亮是举着马灯在屋顶来回查看动静的探子


拒绝风声,敌对窗户。门在黄昏
悲哀的掩上。关门的人参照着最后一线夕阳瘦下去

飘升。在门悬空紧闭之时
只有静卧城堡的制高点,才能偷窥夜空呼啸而过的秘密

静静地点燃烛台,与烛光并排而坐
与之交谈“春天转到镜子反面梳妆去了”

黑夜没有篱笆,房间可以不大
但一定不能有人打扰,惊断我捻在手心的发丝

思念是苏醒的猫,我已不能掌控
银针落地,我听到心口悸动的痒发出呐喊

枕边的书,越来越薄。难熬的夜越来越厚
一个个反义词昼伏夜出,乘着夜色奔向隐秘的角落

只是星星怕冷,醉酒的人想要打开天窗
怎奈。月亮是举着马灯在屋顶来回查看动静的探子
2011-05-08


南国炊烟

北方啊,你不懂南国的炊烟
就像母亲,不懂儿子的眷念
                                          ------题记
                                           ■晓隐

南方以南的地方,背对深蓝
礁石、沙滩、海浪
一条落单的鱼,掀不起波澜
我以倒退的姿态仰望北方
鱼对我发出呐喊:别逼我
再退就是危险的海岸线

一直退,退到心窒息
足迹清晰,视线模糊
前方打马而过的背影啊
请路过我家乡,从妈妈的厨房
偷一缕炊烟捎来,给我

等我的是父亲的心
不等我的是父亲的年龄
那一夜,我给自己熬了碗毒药
就上路了,从北向南追寻
追寻桃花,桃花总在不远的那山开了

阡陌纵横,曾经,撑伞南望
以为那个地方懂我心事
当地域和时限混淆,现在
目光转弯,曲线温柔
如那最熟悉的炊烟

2010-5-6       深圳


一开始,八月就是弯的

之一
一开始 ,八月就是弯的
桂花在枝头思往,她的影子挂在墙上
去年此时,他们并肩沉醉秋雨
当后悔还没开始,香气就溢满了小巷
秋蝉在林荫悲鸣,翅膀扇不动燎原的枯黄
蜘蛛趁着草木变凉,拼命织网
落叶被大地翻阅,,在城市露出半边脸
遗忘的, 八月的月亮补上
桂花香过了,落满了朝天的窗


之二

一开始,八月就是弯的
对着大地叩首的叶子挂着
欲拒还迎
那条回乡的泥巴路,被放牧的鞭子
抽弯了相貌
曾经熟悉的野花野草,已经失去了乳名
抱着干瘪的果实思谋着冬眠
电话里,母亲叫我在外面吃好点
炊烟就猫着腰飘来了,淹没了我啃在嘴边的
半块月饼.
我搭一把梯子在上弦月和下弦月之间
从高处俯瞰已经苍白的村庄的秘密


之三

一开始,八月就是弯的
祖辈的土坟越长越圆,丰厚如我翻不完的家谱
没有一块碑,祖辈的灵魂瘦弱地扎根泥土
我终于在旷野上遇到一块田地
四四方方的立在山丘间
父亲和叔父蹲在高处,如同两只鹧鸪
吧嗒吧嗒的旱烟袋冒着,不明不灭
天一放黑,他们就成了饥饿的仓鼠
足迹遍布祖国的乡野
弯腰九十度预备,等节气下一道收获的口令


之四

一开始,八月就是弯的
理论上笔直的铁轨,载着我穿过了多少个八月
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我丈量着阵地前沿的坡度
我被什么,到底是什么阴谋着,迂回拐弯
当我的眼神呆滞在鄂西北一个叫红岩寺的旮旯
火车正从我的左耳穿越我的右耳
你独立站台的身影,追赶上帝的后脚跟
我赌过,我输了.城市!谢谢你留着我空空的躯体
我只能这样回家
八月来风,无须爱,只是一个角度
桂花便飘散在炊烟和田地存在的地方

2010-9-12

《写在离别前夜》


在这之前
我没有想过要述说
甚至是留下些什么,你知道的
我的疼痛如同我的诗句只在暗夜煎熬
直到有一天,熬出了瘾,上面开满毒之花
这一天,我离开。依旧在暗夜,我看到
夜空的鸟投向月亮,如一块煤献身一团烈火
所有的动止于静。一腔血液蔓延至盘绕密布的血管末梢
与之相反,所有交错纵横的河流归附于汪洋大海


天之涯,我注定不是海之子
我的年谱里面写满蒲公英,金银花,野菊花
青黛,茯苓,黄莲这些土著
年份越拖延,我对于它们的依赖就越强烈
在深夜我重复着:喝,吃,敷
在我的陆地,我小心翼翼地雕刻着我的地图
疆域不大,长相宽容,怀揣悲悯
我的言语里面少了火药味儿,一股无名的
暗火绵延在血脉。风不吹,草不动
我怕所有映照着我邪恶的倒影,会倒在
那座城的门槛上,赤身裸体,脚朝着海的方向
头朝着向北的原野。我仅存的思想被防守和攻击
互相吞噬。坚硬只是桥墩下的骨骸
经受顺流和逆流的蹂躏       


额外的程序用冗长来挤压我的时间
剩下的夜晚都如此珍贵,似一滴
牙膏芬芳我的口味,也能给你带来强烈的清新
你不必吃惊。我手心里的谷物已错过了许多春天
其实整个夜晚我们从未谋面
我那两行两行的文字,如两枚凌霜的荷叶
你那两行热泪促使你两手插入水盆
在这里我们是相遇的,你的温暖握着我的瘦
说,对不起,暗夜——
素昧平生。谁为谁,放了一把大火


此时,夜黑风高。
路面在眼前次第下陷,一线灰白没入土地
除了一点模糊,我看到了什么?远古的爱恋
或者我的祖先。还是烽火台上捷报的狼烟
原谅我的失神。如此夜晚总令人情不自禁
不要说行囊空空。岁月如偷。被盗的往往是无憾的
就此转身,然后快速转弯。拎自己的罐子熬自己的药
我的乡下。暗夜。时常会有流星滑过
那时,我会停下熬药,抬头望一望

2011-1-21   深圳

《桃花乱令》
      
           ——  从南方回乡穿越风雪有感


一路向北不是山河的倒退
是某种苍凉在不可抑制地拔高

圣斗士最终败给无知
烟霭迷蒙,眼睛落满灰
铁器一旦温柔,心便深陷
楼阁紧凑,偏门常开
故园客不来。
在南方,感受的不是心与力的角斗

草尖上的青春
“嗤”地落入锡炉,一缕青烟回旋
天堂和地狱之间,烟尘三千。谁
找到了最终的自己。
我们是即将老化的烙铁芯
逼迫烙铁头灵动而又温柔的焊接着世界

杀人的阳光见证着最后的光明
手持凶器的正在现场书写着历史

繁华和糜乱,左脸桃花右脸疥疤
规矩潜定。谁跳过鼻梁,下场就到,桃花坞里桃花冢
唐诗有律,宋词有规。竹篮打水
几千年的词牌,只是良民内心的意淫
小村苦读,最后一笑遭尽数落
绝望的时候,谁真在思想?掌控者
低头于命运
我们背负渔篓,辗转在逃荒的路上

2011-1-23

《潜台词》

老虎吼着越过群山,风举着火焰从一边到另一边。
秘密在一场浩劫之后站出来,亮相。在山巅树梢
承受左一个耳光,右一句诅咒。
像一片筋骨受损的叶子。不叹春,不悲秋
受伤的豹子装死,等待乌鸦的攻击
乌鸦在隔壁的山洼齐奏乐音。先纳税,后分赃
一次声势浩大的演习。需要会议,需要申报
需要在春天安好胎位,秋天出生的时候
必须脸先着地。
群山多好,可进可出。只是群山有了人气
山不再是山。山成了裱装世相相框的底色
很多年以后。豹子进化成了家禽。识眼色过日子,图温饱
仅有的一只老虎躺在担架上
游行的队伍举着布幌子,耳朵咬着耳朵
几个读书人路过麦地,谈论到:本•拉登死了
一个种田人停下锄头说:唉!可惜。老虎终究没坐上王位
这年头,其实潜台词可以是这样——
再信自己就真是信邪

2011-5-5
发表于 2011-12-27 12:40:5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7 17:43 , Processed in 0.03807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