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773|回复: 0
收起左侧

[新诗] 胡写下去(六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12 19: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中间

我不会永远孤寂下去
脚边的泥土和野花或许能见证一些什么

那些中间的气味,总不能让人忍耐太久
向左或向右的冲动,无法像药的剂量可以控制

在中间,我无法生长,即使两边是铜墙铁壁
我也会化作声音横穿过去,穿过去一些
灵魂的颤抖,多么需要一些光的照耀

我一直在洗头,当有一天所有的头发不在
那些拥抱,那些亲吻,多么像黎明的光亮


*胡写下去

为什么会胡写至今
只有写诗的瞬间才是最宁静的时刻

虽然没有能力在语句上纠结出深度
但我又不想让自己的朴素只成一张空空的椅子

自以为聪明,往往又是最幼稚的时候
现在一直不敢爬山,山上的风景
被人们朗诵着,只有偶然的节奏落在我的枕头

或许我还会写下去,一年一年减少鸟鸣
一年一年让阴沟里的叶子与花朵继续钻出来

*疯

打算疯的时候,我当然还没疯
那时你用灵魂来爱我,我的河水真的涨了

或许现在真的已疯了,我的河水已经枯干
你再用灵魂的碎片来爱我,我的伤口开始流血

其实没有什么证据可以支持我疯的病症
我站在高高的山头,朝着大路的方向狂吼
那些大厦自觉地让开,那些低微的草渐渐有了眉目

其实一切是不得不疯,在玻璃与玻璃之间
朋友赠送的黑西装一直穿着,只是领带不时变着颜色

                                
*怀念鸟

鸟那年走了
遐想还留在树上

在湖边坐久了
我已不再是老大

都说那些经不起推敲的词语
已经开始羞愧
而我总要喝酒以后才开始脸红

我始终怀念鸟
只有他始终挂念我笑容后的窘迫


*蚂蚁

蚂蚁吞噬了一切
在梦里
我的颤抖不声不响

除了蚂蚁
再也没了其它的背景
逃离也不再可笑

多么渺小的蚂蚁
它们聚在一起走过来
并不觉得有半点疯狂


*年轻

如果是一个僧人
那我还年轻
从草木里冒出头
目光滑滑的

可是我已不再年轻了
山水已不能随便颠倒

我双眼里的桃花
如此艳丽与寂静
我的鸟忘了很多姓与名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6 13:41 , Processed in 0.20521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