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569|回复: 1
收起左侧

[新诗] 羊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1 08: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梅》

盛夏。有时忽然想起
它们

水晶棺内他在坚持
黑色的人群仍在谈判

斗室人丧失了吟哦
蚊的闷雷堵在胸口

风将桦树的叶子吹翻
露出背面的白

道路上怀孕的女人如洞窟
打坐飞天之蛹------

《古道》

我走进山峦的胞衣
我坐进乌木
啄木鸟的尖喙敲击
额角方正
我的血液粘稠而
鲜红

母亲啊,我跌入尘土之内
如一只掰碎的馍块
被蚁群觅食
这小小的痛苦者啊
吃我的肉
啃我木琴的骨
雨中我双耳的芙蓉花绽放
这小小的光辉者啊

母亲,你告诉我
那年的破长衫传教士
在我们温凉的大地上
翻开了圣经的草叶
他因疟疾而死
乌鸦和野狗
分食了他的肉体
他的痛苦和欢欣
交给了蔚蓝

交给我,母亲
山峦之上,有晾晒的
一颗心

《羊水》

是一头羊的嘴唇伸向水面
是拿橡皮管向羊肚子灌水

是山羊攀上胡佛大坝舔吃盐粒
是羊族妇女头顶上的一大盆水

是鸳鸯火锅,烈火烹油
刚切出的羊肉薄如枫叶

是执一根羊骨,敲羊皮鼓
一条河的水声

是一张皮,血和骨头
包着另一张皮,血和骨头

是一只眼眶,滴落一颗泪珠
父亲啊,你拿着刀子

是多年前的母亲,在树下
她的手,抚着世界的水

你在潜泳,饮水
吃着母亲

《认出》

在我离开之时
那掠过树枝的北风会认出我

跌落石堆的牙齿会认出我
洒落黄土的血液会认得我

高烧和呕吐物会认出我
骨刺和筋膜炎会认出我

栽倒在地的公鸡会认出我
铁道上失踪的羔羊会认出我

炊烟和土豆会认出我
尿布和红旗会认出我

臭虫和碗底的薄雪会认出我
夜行的足迹会认出我

梅花鹿的黑眼睛会认得我
树丛的积雪会认得我

榆树和石碑会认得我
孔乙己和巴列霍会认得我

墨水和雨滴会认出我
谷粒和骨灰会认出我

一吨重的公文和忐忑会认出我
膝盖发软和谄媚会认出我

草木和草民会认出我
有名的和无名的会认出我

浑圆的落日会认得我
黑夜和钻石会认得我

颤动的乳房会认得我
坟墓会认得我

灰烬和诗歌会认得我
母亲会认得我

儿子和儿子会认得我
而我已不认得这一切

《榆树》

粗壮黧黑的身体内
矗立一层层洞窟,端坐着
无尽的重叠物事
根部的白,是骨殖,父母的脚趾手指
然后是缓缓移动的羊群
跳火盆的新妇
哇哇啼鸣的大头婴儿
是一把锈镰,一把木梳
是一只布谷鸟
是轰隆隆的坦克,泥沙,头颅
硕大无比的铁锤
是振翅的飞蝗,草席,活埋
豫剧,落日
是一本圣经和毛泽东选集
是一页页血书,墨书,灰纸
白纸
无字纸
上面是深绿的榆叶
再上面是嫩绿的榆叶
泛着光
布满细密的纹路

《折柳》

折柳  折柳
从诗经一直折到现在
公元一九六五年
高庙村民办教师王爱莲
因男女问题
被拉出游街批斗后
扬起手
用柳丝挽一个套
钻了进去
人们于荷塘看到她时
她仍在晨风中微微晃动
衣襟沾血
脸面干净
那一天:五月十三
有月
柳荫正浓

《树荫》

他与自己的影子搏斗,拥抱,交媾
生出了一个又一个
他认为的树荫,马面,老鼠
它们叽叽叫着从脚跟逃开
黄昏他拖着影子穿过马路
像曳着一具压扁的尸体
天黑他不敢落脚
恐怕踩出血来
发表于 2011-11-14 14: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昏他拖着影子穿过马路
像曳着一具压扁的尸体
————————————————
问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3 09:52 , Processed in 0.038427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