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522|回复: 2
收起左侧

[新诗] 先锋的同题,发来充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15 13: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十字阿西 于 2011-10-15 13:31 编辑

《江湖》

天低下来。云墙不断推移,糅挤
偶尔裂开的缝隙,漏出一束惊慌
打在日趋潦草的岗顶。西皮,正翻越秋岭
他要到镇上去,召集人手截住木场的外客
黑色的蝙蝠衫在田野忽高忽低地飘扯
两行铁轨游出森森的禾茬,悄悄向远方蔓延
当北街在望,玻璃墙内隐隐传出噼啪的算盘声
西皮估计,烟摊阿四还在调笑卖混沌的女人
算命先生会和泼皮为一步棋争论不休
菜市的苍蝇也开始打盹了。这时候
雷劈过的老樟树,在三岔口滤出轻微的风
西皮不由心头一凛。午时三刻!小镇穿过他的瞳孔
碾开一朵镶有细碎金边的灰云
捎上他爱了三年的女人,东去二里

《刀下》

在理发室,脖子处于利刃之下
不容我不俯首帖耳。不单在剃刀边缘
像这样,把干净的颈脖送到刀下
一生不知要有多少次
我们一直顶着一把凌空的刀
日出而作。把大半的劳动报酬
以多种不同的感恩方式交出去
仅得少部分,用来喝酒,吃肉,聊女人
忙一些,碌碌如蚁的事

《桃花岛》

一片清澈的水域
透明得让我无所适从
石子间游着斑斓的鱼
它们的血,比人血要稀
看上去更红艳。——这是我
落水之后看到的。我的船沉了
在十月,靠近桃花岛。她说
你大可不必。这里的桃花都开过了
还有一些是要开的,但已是明年的事
你,不前不后的来,让我、我们
如何是好

《石头城》

那里不长草木。但有绑头巾的捕风汉子
我去到城里,只不过因为走失了一头骆驼
城门口倒也热闹,地摊小铺琳琅满目
补皮鞋的青年身边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英文
卖鸡蛋糕的大娘告诉我,他是京都大学的研究生
英文的意思是:请勿照相!最让我惊异的
是坐在中间空地上,对着城门大声哭骂的女人
她长得极其美丽,梨花带雨、哀恸的样子
我怕刚沽的散装白酒会忽然变酸,索性就地喝了
在食摊要了一碟茴香豆。伙计说,这女子隔三差五来这里
从不进城去,只是啼啼骂骂,累了就坐下来,继续哭泣
这会她正是如此,坐在尘土里,嘤嘤低泣,不时扬声骂几句:
铁石的男人,缩头的乌龟,有本事就把我娶进城去
天杀的,爱也爱了,恁将奴家弃下,眼看要老了
尚这般,孤零零

《木头人》

那女子悲伤欲绝。石头城里鸦雀无声
绑头巾的汉子立于城头,象一截树桩
木木地听那女子呼天抢地:你这木头
咋就不知晓我的心?任我自开自败
天杀的,是男人就给我下来,把我领进门
我不要八抬大轿,不要开口雁、金身鲤
我只要一根绳子,一生让你绑了去
那汉子嘴角抽动,不发一语。直站到夕阳落下
满天星斗,骑着月光飞下城楼

《美人灯》

从此,石头城里渐渐寂静
城门口啼骂怒笑的美丽女子
再也没有来过。石头城里一帮捕风的汉子
相继死于黎明。他们都在夜里遇见过一盏美人灯
只要点上三枝蜡烛,那呼之欲出美妙绝伦的女子灯身
就幻作真人在火中翩翩起舞。然后故事雷同
每一个艳遇如出一辙

2011.10.15



该贴已经同步到 十字阿西的微博
发表于 2011-10-15 19: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刀下》、《木头人》
学习了
发表于 2011-10-28 11: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返青了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6 14:07 , Processed in 0.03835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