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236|回复: 5
收起左侧

《村庄的守望》(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10 16:2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地址:眉山市东坡区城南岷家渡恒泰集团《中国恒泰报》编辑部   许岚
邮编:620010   邮箱:xulan_018@163.com
天涯博客:http://liangkuaiya.blog.tianya.cn


村庄的守望(组诗)
                                      □许岚

《一粒麦子落地的声音》

晒场已经失忆多年

三五个喘着粗气的老母亲
她们最干净、肥沃的粪便
酣畅淋漓。直达
天空,泥土的颤栗

她们乳下渐渐泛青的孙子
磨亮镰刀。集体等待秋后
收割最后一茬的自己

一粒麦子落地的声音
是母亲们胎动的亢奋

有多少幸福长出春牙
就有多少母亲远离我们


《桑椹的村庄》

耄耋之年了
桑奶奶依旧没发福
独自守望丘陵,山坡,田野
安详地纺织蜀锦
苏绣,丝绸之路

桑椹肿胀的浆果
像梦的味道,化痰润喉
目光炙热而浓稠
它在月光下,一粒粒腐烂
将日子陈酿为酒   

桑椹的村庄,渐渐地矮了下去
我的忧伤,一转身
高过了童年


《清明上河图》

桐子花已开
宝马河水渐涨
胥家坝依旧两眼昏花
我对清明的敬仰
依旧料峭晴朗

放任文字去踏青,耕种
一个节气的苦与甜
可它从来都不喜欢
携纷纷细雨粉饰尘埃

北宋画家张择端
油漆的人间四月天
步入画卷的815位先人
没有一个是我的父老

我得赶紧从春天手里
买下一匹蜀锦蜀绣
精心绣下一幅他们
永不沉睡的上河图

即使,比清明还白
比我的怀念还细


《插秧》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
吃饭吃饭,秧田会办
父亲披蓑衣,戴斗笠
在细雨中退步向前
那五行一排的绿姑娘
为我的童年
捧回香喷喷的大米饭

父亲用满是稻粒的手
把我栽插在拥挤的城市
每当我渴了,瘦了
父亲便搬来故乡的水田
每当清明来临
父亲总会流连于田间
喃喃自语:龙娃就是我的秋天

如今,插秧早已改成了抛秧
站在田埂上就能把秧插完
女儿说多像仙女散花
女儿很好奇
我很心酸
因为,我们的户口里
再也没有了稻田


《稻花》

如一场瑞雪
眨眼间,覆盖了川西平原
稻花清瘦而白皙
小巧而优雅

稻花是田野的红娘
和秋风一起
使尽全身的力气
让怀春的稻,幸福受孕

稻花走得悄无声息
一望无垠弯腰的金黄
常常激动得她泪眼婆娑

稻花泪的白,泪的香
我咀嚼了一生
悲喜了一生


《稻子》

我居住蛙声中央
一天天地疯长,一天天地
亭亭玉立,水中扬花
自从喝醉了那场美酒之后
妈妈说:你该出嫁了
然后是迎亲队伍的鼓乐声
在我的脖颈悦耳地落下

我的殷红的处女血
盛开在庄稼人岁月的沧桑
勤劳的年轻小伙目光
贴近我饱满丰腴的乳房

当善良的村姑举起镰刀
刹那
我曾不忍地
掉下八月的泪花


《秋天这个词》

秋天这个词
被稻穗码在晒场
我的父亲
把儿孙抱在怀里
哼丰收曲
我的母亲
把果实清洗干净
还给春天

乡村说
城市再怎样富有
也复制不出田野
那一望无垠的金碧家园

即将被一场白雪覆盖
我的衰老说
我也将如秋天一样
从丰盈回到风干

我的父亲母亲
深入泥土最潮湿的角落
他们一生用镰刀收割秋天
自己却没有秋天

而我,还来不及
用诗歌为秋天写下敬意
却已经化作沿途的秕谷

秋天这个词
说肥也肥
说瘦也瘦……


《凉快垭的风》

乘凉的树早已走远
我不得不说
我就是其中最矮小的一棵。

风这位风烛残年的留守老人
等不到树叶的抚摸
像时光的灶台一样。越发寂寞,生锈
风灰暗的骨折的翅膀
无助地躺在凉快垭的某个角落
我潮湿、阴冷的内心

风中,有稻子、麦芽的微香懒洋洋的飘过
风的香手帕,全给了枝繁叶茂的村姑,小伙
嗷嗷待哺的婴儿,孩童

风常常光顾我的美梦
在我居住的城市蛰伏
风用枯藤似的双手,紧紧卡住我的脖子
我不能反抗,也不想反抗

我的父亲母亲——
被岁月风干的康乃馨,被风埋葬在向阳的垭口

我知道,凉快垭的风真的疯了
我不再配做风的儿子,风的医生,风的良药
再也没有能力让风颐养天年
我知道,我年少时的一声口哨
一张成绩单,都足以让风轻轻捧起我的脸

夏送凉茶冬送衣。

我欠风的太多了。就像我欠故乡的魂
再也喊不回来

风啊,如果我的忏悔能长出一弯雪月
你能否还是那树开满凉快垭的风花……


《父亲母亲的坟冢》

故乡的一个结
任胥家坝的花落花开
怎么也不得解

一扇心灵药膳的门
大声喊着我的乳名——

父亲母亲的坟冢
是我文字的面包
越是怀想
越是饥饿


《黄荆条》

黄荆条喜欢群居
在故乡的田边地角,山坡沟旁
它紫色的花骨朵
一种中草药的清香
苦了我的童年

黄荆条下出好人
一年一茬
它就会狠狠地抽我一回
它被我拦腰折断,放进灶膛
发出吱吱的哭喊
煮出一锅,一锅
我疼痛的快意

只见黄荆长,不见黄荆板
在我的记忆里
没见过黄荆条长大成材的
直到我踏进三苏祠
看见苏洵亲手种植的
那棵黄荆树,千年的手臂上
依然伸出丛丛锯齿小叶

我的心中一阵窃喜
难道,一门三父子
也是黄荆条给抽出来的


《升学宴》

去省城上学的头晚
在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
玉米,稻子,月色
蛙声,牛羊,乡亲
平时从不贪杯,却都喝醉了
他们亢奋酡红的脸
让贫瘠的胥家坝
幸福动容,彻夜难眠

我的启蒙老师。送我一根竹鞭
和他的祝福一样清瘦俊朗

我的父母。反复叮嘱我:
孩子,你就像脚下的庄稼
努力吸收外界的阳光
就会慢慢变得茁壮饱满

那条我上学的小路。在黎明到来之前
早早清除了泥泞,铺满了晨露

十八年前。我的升学宴
经过父母和老师的侍弄
泛着泥土的清香,书本的清香
我喜欢呼吸这熟悉的气味

在城市。我常常会中途离开
那些场面恢弘,飘萍浮水的升学宴
默默走向郊外
去弯腰俯拾一些落入泥土的感恩
沉实得清新,自然

升学宴一直走在来时的路上
像故乡那双美味斑斓的手
烹调着我的快乐和苦难


《立秋》

还没磨亮镰刀
秋天就喘着粗气
铺天盖地的来了
农事有些猝不及防
甚至有些沮丧

他不想红蜻蜓
失去一塘的莲香

他不想我的父老
在蒸笼里收割汗水

他不想做新娘的稻子
来不及进入洞房
就进入餐桌的胃

秋天的叶片上
站满了归乡的人
他们的身子越来越轻
他们的秋天才刚刚发芽


《秋天:我和故乡对视》

故乡站在川北山岗
我在川西平原望

我与故乡,仅仅
保持一幅画的距离

秋天何时才能逼近故乡
只有落叶知道,炊烟知道


《青苔》

青苔阴凉的绿衣裳
云朵般地,披在湿地,老墙
灌木丛,古井,瓦檐
我在时光的间隙行走
青苔轻盈的歌唱
翠生生的

青苔和清流肌肤相亲
青苔很滋润,滑爽
可以熬汤,烘烤
即使长到我的唇上
依然守身如玉
清 香 四 溢


《香炉草》

天感冒发烧了。我多想
采遍故乡开着小百花的香炉草
以凉快垭为灶台,宝马河为汁
熬一锅清香四溢的香炉茶
为中国清热解毒

我身体素来硬朗红润
与从小喝母亲熬的香炉茶有关
与具有香炉草一样的血性有关

在田野,草地,山坡
不舍昼夜地枯荣


《柳江的水》

柳江不是一条江
柳江是一溪爱情故事
从玉屏山的深处
清清白白地流淌下来

时值雨季。柳江的水
和我皮肤的颜色一样
弥漫着泥土的清香
从来不伤手和脚

柳江的树
柳江的人
柳江的民居
柳江的街巷
柳江的烟雨
柳江的时光
水灵灵的
把南来北往的回眸一笑

梳洗得悠长,悠长


《今年最干净的天空》

云彩累了,躲在树荫里休憩
暴雨白净净的手,将天与地从头到脚
清洗了一遍。包括他们内心
积蓄了一夏的怨气

秋天站在晒场和稻草堆上
抬头自言自语:今年是个好收成
今天是今年最干净的天空

我爬上眉山的楼顶
数有多少雄鹰从头上盘旋而过
多少白鹭又回到玻璃江,东坡湖

今年最干净的天空。炫目得我
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愿永远保持这种瞄准的
敬仰的姿势


《九•一八》

我是个失地多年的农民。和九•一八的同胞一样
我怀念炊烟里飘出的稻米香,怀念玉米高粱
怀念老水牛一样在田野上辛勤写诗的父亲
怀念祖坟堆里安详生长的青草,泛着露珠的芬芳

九•一八那些逝去的先烈,同胞,他们的灵魂
长眠在生养他们的故乡,或者飘扬红旗的疆场
他们的根,矗立起一座座伟岸的纪念碑

而我的魂魄,将进行一次一次无休止的迁徙
故乡的山与河,将被一台台挖掘机肢解
良田与老屋,也将失去把酒话桑麻

九•一八,国难。警报声声似杜鹃啼血
一边缅怀昨天,一边垂泪未来

践踏这个沉重的词,一种让国人卧薪尝胆的伤口
刚被一部抗日史,悲壮的手掌,徐徐的合上
       
却为何要在今天,没有战火的九百六十万平方
以城市兼并农村的宏伟蓝图,泡沫理想

再次剖开,再次剖开
故乡和我的胸膛,山花烂漫的村庄


《城里的月光》

没有麦地,稻田,蛙声,炊烟,也没有布谷鸟
城里的月光,无法将一把镰刀举到天上
不会有繁星点点的丰收曲和民歌,幸福的徜徉

城里的月光,等不来小河旁的小芳
它像一口深不见底的老井
囚禁着多少像我这样的井蛙
不能坐天观景,也不奢望采菊东篱下

其实,我在城里写诗已经多年
写月光下的故乡,就像一幅水墨画廊
春雷翻山越岭,推敲儿时的童话
开门的竟是李白,他的月光通体明亮
发表于 2011-10-10 18: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稻花泪的白,泪的香
我咀嚼了一生
悲喜了一生
发表于 2011-10-10 22:56: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短构特别耐读,问好许兄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1 08: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忙着生计,才来问好大家,惭愧!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1 11: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校长!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1 11: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绪胜兄!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02:39 , Processed in 0.04229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