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662|回复: 1
收起左侧

【收藏34】《席永君:一位安静的诗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8 09: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席永君:一位安静的诗人
     
柏桦/文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真没想到就这么轻轻一晃,曾经繁华的岁月就成寂寞的往事。想当年(大约从1992年起),我投身书海做一名自由撰稿人是何等的忙碌热烈,也就是在那一段非凡的日月里,我认识了诗人席永君。他来自离成都不远的临邛古城,人很安静,很整洁,很清瘦,看上去形貌自有一种古风。从一开始,他就给我如下一种诗人印象:生命对于他只是诗与文字,而非名和利。我知道他是“整体主义”诗派(有关对该派的谈论可参见我另一著作《左边:毛泽东时代的抒情诗人》)的一员,同该派掌门人石光华及宋渠、宋炜、万夏诸君一道,致力于汉诗的写作,但由于过分内向沉默,不太引人注意。再往后,随着交往的加深,我零星地读了他一些小诗,真是写得既安静又有章法,其诗风与我的某一类路数颇为近似。后来,我参观了他的藏书,神秘终于打开:他的藏书与我完全相似,他所喜欢的书正是我喜欢的,而且,尤其重要的是他竟和我一样专门收藏那些冷僻的书。不仅于此,他的藏书量和阅读量也相当惊人,或许比我还大。如是,我喜欢上了这位诗人。
不久前,永君寄来了整整一本他即将出版的诗选集《春天的木牛流马》,这是十多年来我首次较为完整和集中地读他的诗歌。通篇读下来,我禁不住暗暗吃惊,也禁不住想动手抄录他其中的许多诗句。依然是最初给我留下的印象,写得既安静又有章法。整本书尽由精细的小诗组成(这是我十分乐意见到的),即便有组诗,也是由若干短制形构。在这些诗篇里,他有时以一个成人的目光侦破周遭的现实,有时又以一个孩子的目光打量出平淡中的不凡(如《童年》组诗),有时还以一位古代道人目光遥对玄秘的风景。他就这样“为诗中的自我戴上了种种面具”(借自裘小龙论叶芝的一个观点),以非个人化的姿势写出更为深幽的个人化的诗歌。
诗人的另一个特点是在现代性的书写中融入汉风,即我们常说的中西合璧,或闻一多所说的,新诗“要做中西艺术结婚后产生的宁馨儿”,或者就是卞之琳的座右铭,“化欧化古”,或者也是我一贯所说,汉风与洋味的结合。正是如此,永君的诗有一种温柔的优美,讲分寸,不做作,放弃西式速度及爆发力,竭力遵循吾国传统之作诗法典,即“温柔敦厚”的诗教。真是文如其人,与他的普通为人一样,他成为了这样一个静悄悄的诗人,他的任务就是在尘世间感惜光阴,默默观看,享受内心丰富而微妙的感受,并以沉静的形式写出一首首小诗。
在本篇短序结束前,我要引用他书中的二句诗(出自《春天》)来简说几句:

轻雷滚过川西平原
春天驾着木牛流马来了

这两句诗可说是用最恰当又最神秘莫测的四个名词和二个动词(声音也极好,平仄十分相宜,读来谐于唇吻)集中展出了诗人的形象,它不仅令我嗅闻到了川西平原在临邛古城那一带的古今气息(那可是三国时期,蜀相孔明安排军事的重镇),同时也让我仿佛在幻觉与真实中看到我们的诗人正安详地驾着古老的木牛流马向我们走来。
好了,面对这样一位如此安静的诗人,我也不能过于铺展多说了。现在是深冬,在这严寒的天气里,我幽居室内正阅读着诗人,在此,请允许我就以王寅早年的两行诗(出自《朗诵》)落幕吧:

谢谢大家
谢谢大家冬天仍然热爱一个诗人

2008年12月25日,于成都西南交通大学(发表于2009年6月《芙蓉锦江》总第8期)

发表于 2011-10-8 12: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轻雷滚过川西平原
春天驾着木牛流马来了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9-23 12:04 , Processed in 0.03561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